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65章 是生是死,退无可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少留步!”叶顷收起肆意的笑容,推开身上的女人,“你,出去!”


        

“是,是。”姚媚出去时,特地看了墨临渊一眼。


        

这样的男人,如果能和他春风一夜,她就是死也值了。


        

墨临渊厌恶的蹙起眉,姚媚身上的香水味太浓了,也只有叶顷才会喜欢玩弄这样的女人。


        

他重新回来,坐在椅子上:“水玲珑失踪了十年,再次出现在阅城。”


        

“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她就在阅城。”


        

叶顷捏着拳头,额间青筋直冒,谁都能看出他对水玲珑的仇恨。


        

墨临渊沉声道:“我要你做的很简单,拖住杨威,让他联系不了容冽。”


        

“呵呵……你是在开玩笑吗?杨威是警局的大队长,我如何拖住他?”


        

“如果没有把握,我不会来找你,除非你不想知道水玲珑的下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凭什么相信你?”


        

墨临渊淡淡道:“你没有选择。”


        

叶顷恨极了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是,他没有选择。


        

他找了十年,终于找到了那个女人,他怎么可能放弃这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


        

“为什么?”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没有理由,我不做。”


        

墨临渊眯了眯锐利的黑眸。


        

“你在阅城已经 权势滔天,我还知道你即将掌控整个墨家,甚至是阅城的大半经济,这种时候针对容家,不太科学。容冽是你曾经的兄弟,你们因为容梓歌那个蠢女人决裂,但这些年你也不曾对容家下手,我就想知道,是什么让狂傲威严的墨三少主动找我做交易?”


        

墨临渊没想到叶顷对阅城的局势这么了解,他微抿薄唇:“你不妨再猜猜?”


        

“我猜,这件事要么和京都那位有关,要么和虞清霜有关。”


        

叶顷紧锁着墨临渊的神色,突然大笑出声:“想不到墨三少也会有动心的一天,不过虞清霜那个小东西,我当初就觉得她很有趣,如果不是我心里……”


        

叶顷的话,戛然而止。


        

他差点说了什么?


        

“你心里始终藏着水玲珑,谁也不能取代她。你对霜儿的好奇和热情,只是因为你没有得到,因为你对她充满了探索的欲望,对吗?”


        

叶顷的眸底射出两道寒芒:“墨临渊!你以为你知道多少?”


        

“不多,但也够了。”


        

“你……”


        

“交易我摆在你的面前了,做不做,是你的事。”


        

“我什么时候能知道她的下落?”叶顷站起来,急切道。


        

“等我处理了容家的事,自然会带你去见她。”


        

墨临渊一走,叶顷压抑着的恨意顿时爆发,一想冷静自持的他把客厅砸得乱七八糟,还一口气叫了六个女人来叶园陪他。


        

水玲珑那个女人……早晚都要落在他的手里!


        

……


        

墨临渊从叶园出来后,墨九小心翼翼的问道:“三少,您就那么确定,叶顷会帮咱们?”


        

“杨威的堂妹曾被叶顷玩弄一个月,之后进了精神病院。”


        

“这是我和十八查出来的,您当初让我们调查叶顷,就是为了了解这些?”


        

“如果不查,又怎么知道他和水玲珑的关系这么密切?”


        

墨九不解:“您怎么确信叶顷就是水玲珑当年宁可背叛和妤也要保护的男人呢?”


        

墨临渊揉着太阳穴,耐心为墨九解惑:“叶顷的名字反过来念,是什么?”


        

“顷叶……”墨九呢喃了下,突然瞪大眼睛:“他就是青野?”


        

“换了脸,也还了身份。”墨临渊高深莫测道。


        

“偶买噶……如果叶顷就是青野,那水玲珑在阅城的这一年岂不是一直在暗中关注他?”


        

墨临渊低低道:“霜儿的记忆不知何时能恢复,水玲珑接近她,也不知是好是坏,只有让叶顷和水玲珑两人争斗起来,才可以给霜儿争取一点时间。”


        

“可是少夫人都已经喜欢上别人了,您怎么还那么操心她的事儿……”


        

和家的事儿,本就不是三少应该操心的嘛。


        

“多嘴。”


        

墨九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虞清霜的坏话。


        

容梓歌的死给容冽带来了极大的打击,失去挚爱,失去从小疼惜的亲妹妹,他还有什么不可以豁出去的呢?


        

“儿子,你妹妹死的这么惨,咱们可不能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啊!”


        

“我已经让阿威把人抓了。”


        

“阿威顶什么事儿,你得自己出面,那个虞清霜一看就是个狐狸精,和你妹妹抢男人不说,还狠心杀了你妹妹,我真是……我可怜的女儿啊……”


        

容太太的哭泣让容冽的心里烦躁极了,他冷声道:“我已经安排好国外那边了,我会把您送出国。”


        

“出国?我为什么要出国?”容太太停止了哭泣,不解的看着神色冷硬的儿子。


        

他、要做什么吗?


        

容冽的眼神倏然变得铁硬起来,他一字一句道:“我已经退无可退,必须奋力一搏。”


        

但这一搏,他不知道是生是死,他不能把年迈的母亲也拖入这漩涡里。


        

“你说什么?”


        

容太太见他不说话,疯了似的拽着他的手,“儿子,你把话说清楚,你要做什么,你为什么要把我送出国?你是不是做好准备和墨临渊……”


        

“来人,送太太回去休息。”


        

“儿子,你不能乱来啊,你妹妹死了,你可是容家唯一的血脉了。你是我的儿子,你要是没了,容家可怎么办?”


        

“少爷,您、真的要和墨三少做对吗?”


        

“不是我要和他作对,而是他不肯放过我。”容冽看着容梓歌生前的照片,语气莫名,“我知道梓歌做错了,可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我能怎么样?三少曾经当我是兄弟,可他毕竟还是因为梓歌的事情与我断绝了情义,这一次,他为了救虞清霜那个杀人凶手,一定会站在我的对立面,我别无选择。”


        

力强闻言,沉声道:“小姐的死……您不觉得有点意外吗?”


        

“意外?”


        

“属下总觉得,虞清霜没有动机杀小姐。”


        

“也许是梓歌激怒了她呢?力强,你不要帮那个杀人凶手辩解了,我去的时候,虞清霜的手里还有梓歌的血,梓歌也指认了她就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