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66章 别小瞧了女人的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少爷,墨三少已经明确拒绝了小姐,小姐此次是为了逃婚的,虞清霜好端端的干嘛要在这个时候杀人,虞家的风波虽然有墨三少平息,可也还没完全安静下来,她……”


        

这时候杀人,太不明智了。在他眼里,虞清霜可不是个冲动的愚蠢之人。


        

容冽冷声道:“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要和三少斗,注定只有死路一条,梓歌不一定是虞清霜杀的,我没必要找她报仇,是吗?”


        

“力强不敢!”


        

“力强我告诉你,虞清霜她就是杀害梓歌的凶手,我答应过梓歌,一定会帮她报仇,哪怕付出的代价是容家的前途,我也不会让虞清霜逍遥法外!”


        

他必须趁现在阿威还能掌控虞清霜,及时动手,否则三少真把虞清霜救出去了,他可就……


        

“少爷,大事不好。”


        

“怎么?”


        

“叶顷刚刚把咱们容氏旗下的一些散股给收购了,他还约见了李董。”


        

闻言,容冽眸色一暗:“他要做什么?”


        

他和叶顷可没什么恩怨,这个时候叶顷突然对容家出手,是看出容家的气运将近,还是为了别的?


        

“少爷,我们先去公司看看情况?”力强提醒道。


        

容冽放下手里的照片,沉声道:“去公司!”


        

……


        

Z国,夏家。


        

“唷,我当是谁呢,二小姐都天亮了才回来,又是陪哪个制片人吃饭呢?”嘴巴刻薄的李玉莲瞧着刚回来的夏紫萱,阴阳怪气的说道。


        

夏紫萱瞥了她一眼,“大妈。”


        

“你这是什么态度?”


        

夏紫萱累了一晚上,不想再和李玉莲吵架,自顾自回了房间。


        

“夏紫萱,你也太没教养了吧,难怪大家都说夏家三千金只有两个千金能出去见人,另外一个啊,不但没教养,还自甘堕落的去做什么模特,整日陪那些男人吃饭喝酒,谁知道是不是用什么不正当的法子上位呢。”


        

难听的话越来越刺耳,夏紫萱停住脚步,转身。


        

“大妈最近真是闲得慌,不去管不知廉耻和有妇之夫暧昧不清的夏之星,偏要管我,别人要是不知道,还以为我才是大妈的亲生女儿呢。”


        

“你、你——”


        

夏之星是李玉莲的亲生女儿,也是夏家的三小姐,近来的确是闹了些不好听的绯闻出来。


        

李玉莲指着夏紫萱的鼻子大骂道:“你这个有妈生没妈教的小野种,老爷把你从孤儿院认回来之后家里就一直出事儿,你就是个扫把星,别以为你勾搭上季沉就……”


        

砰!


        

名贵的花瓶被夏紫萱扔到地上,碎了一地。


        

“大妈,在这个家里最没教养的人应该是你吧。整日打人骂狗,不知道教育好自己的女儿,还有空八卦别人的闲事,我看啊,爸爸真的应该再找个适合的人来管家了。”


        

夏紫萱不想再呆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干脆拎着包包出门了。


        

还不如住在外面的公寓呢,吵死了。


        

刚开车出 了夏家大门,季沉就来了电话。


        

“喂?”


        

“我要去A国一趟,一起吗?”


        

夏紫萱并不知道虞清霜“杀人”的事儿,对那个地方,她的心结虽然已经解开了,但她并不想再触及。


        

“你的好友出事了。”


        

“那个笨蛋又怎么了?”夏紫萱急切道,“你把地址给我,我马上过来,帮我订一张机票。”


        

季沉:“……”


        

什么时候她也能这么担心自己就好了。


        

飞机上,夏紫萱从季沉口中得知事情经过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清霜这个笨蛋,怎么这么倒霉,碰见杀人的事情不说,还被诬陷,真是……容梓歌也是奇怪,不追究真正的杀人凶手,临死都要栽赃一把,实在是过分。”


        

“可别小瞧了一个女人的恨。”


        

“那她的恨也太变态了。”夏紫萱对容梓歌的死并不同情,作死的人早晚都会有报应,她有什么可同情的。


        

她现在只担心虞清霜会被容家咬着不放。


        

“墨临渊在阅城好歹也是只手遮天了,怎么,他也会没辙?”


        

“他大概是不想和容冽撕破脸,这才会想到我。”


        

“他不是想到你,是想让你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夏紫萱哼了一声,“到了这时候还想着算计,真不愧是心机深沉、杀伐果断的墨三少!”


        

“你生气?”


        

“他怕清霜怪罪,就借你的口把事情告诉我,聪明是聪明了,就是太……气人。”


        

季沉笑而不语。


        

“看来,我还是要去见容冽一面了。”


        

“你会和他说什么?”


        

“当然是说实话了,清霜是不会杀人的,她那么善良,不会……”


        

“容冽会信?”季沉又问。


        

夏紫萱愣住。


        

死的是容梓歌,容冽最疼爱的妹妹,他会轻易相信自己吗?


        

“如果容冽提出过分的要求,你会如何?”


        

“你想表达什么,不如直说。”


        

季沉一把搂住夏紫萱的腰肢,霸道不已:“我想表达的是,夏紫萱,你是我季沉看中的女人,不准和别的男人暧昧不清。”


        

夏紫萱扬起嘴角,手指抚着男人英俊的脸:“我可没答应做你的女人,少自作多情!”


        

……


        

虞清瑶一直想见虞清霜一面,求了好久,才得见她。


        

虞清霜看着清瘦了许多的虞清瑶,柔声道:“虞家的风波之后,你、怎么样?”


        

“墨三少把虞家的风波平息之后,出钱送我出国留学,学我最喜欢的音乐,但我还是想在离开之前见你一面。”


        

虞清霜对虞清瑶的印象一直都很淡,只知道她是虞家的私生女,胆小懦弱,被秦芬月欺负得唯唯诺诺,十分可怜。


        

陡然看见她眼底的雾气,那种倔强又柔弱的一面,虞清霜忍不住道:“有什么难处,你可以直说。”


        

“没有没有,墨三少安排的很好,我一点难处也没有,我只是……我想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不可能有机会追求自己的梦想,我甚至连爸爸的葬礼都不能参加。”


        

虞清瑶撑着下巴,直直看着虞清霜:“是你给了我新的希望和生活,所以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一个被大妈和大姐姐隐瞒了很久的大事。”


        

“哦?什么大事?”虞清霜对虞清瑶口中的“大事”并不是很在意,不过看她这么认真的份上,还是做出了一副严肃的模样。


        

“其实,你并不是虞家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