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69章 最潇洒的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君赐淡淡道:“我说过,我的心里没有你,无论你怎么努力,我都不会喜欢你,希望你以后自重。”


        

“自重、呵呵,自重!”


        

季琉璃咬着牙,俏脸布满了绝望和冷漠:“那你又知道自重吗?君赐,觊觎自己好兄弟的女人,这是一个君子做的事吗?我喜欢你,我错了,那你喜欢她,你又是对的?”


        

“你在胡说什么。”君赐压低了声音,冷道。


        

“我没胡说,也许连你自己都在克制,你可以不承认,但我知道,你就是在乎她的。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引得你们一个两个都那么在乎她。”


        

君赐眯了眯锐利的眼,沉声道:“季琉璃,如果你不想给季家找麻烦的话,最好别再纠缠。”


        

“你威胁我?”


        

季琉璃不管怎么做,君赐都是一副淡漠的神色,可只有关系到虞清霜,他才会露出一点正常的表情和反应。


        

她真的好恨。


        

“君赐,你难道不知道,墨临渊爱虞清霜,爱到入了骨髓?”“我知道。”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


        

“我没有。”


        

君赐的表情很淡,淡到看不到一点神情。


        

“对,你没有,你只是在那杯下了药的酒里,喊出了她的名字。在这偌大的阅城,叫霜儿的女人,你见过的女人,怕也只有她虞清霜了吧。”


        

君赐闻言,俊逸的脸上顿时覆了汹涌的寒气,“季、琉、璃。”


        

那杯酒里的药不是催、情的,而是让他口吐真言的。


        

如果不是季琉璃一再强调、发疯,他压根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在失魂落魄之际叫出那个名字。


        

他怎么能!


        

“你承认了,你就是觊觎墨临渊的女人,你压根就不是个合格的好兄弟。”


        

君赐往前走了两步,双手突然按住季琉璃的肩膀,他的眼神淡漠至极,口吻也凌厉得让人心中发颤。


        

他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哪怕我一生不娶。”


        

他说:“季琉璃,别再痴心妄想了。”


        

他说:“如果你泄露了那晚的事半句,我拼尽全力也会毁了季家。”


        

他还说:“别再打扰她,她是天上的凤凰,不是你能靠近的。”


        

若说痛,季琉璃此刻怕是痛到极致,痛到麻木了吧。


        

“君赐,你没有心。”她低声呢喃着,浑身力气都在此刻用尽。


        

君赐的身形一凝,随后离开。


        

他的确没有心,因为他的心早就给了另外一个人。


        

谁都不知道君赐和季琉璃说了什么,只知道季琉璃离开了别墅,直接去了机场。


        

墨临渊听墨九说起这事儿后,只淡淡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墨九摸了摸脑袋:“季先生很快就到阅城了,君少这时候把人气走,确实有点过分。”


        

“过分吗?如果他吊着季琉璃不放,才是真的过分吧。”


        

“三少,季先生来了之后,可要接到别墅?”


        

“不必,他们不是来见我的。”


        

“那少夫人……”


        

“他们也不是来见霜儿的。”


        

墨九不解:“那他们来见谁?”


        

千里迢迢飞过来,就为了体验一下阅城的五星级酒店待遇?


        

“临渊。”


        

“进。”


        

“墨九,你先出去,我和临渊聊聊。”


        

墨临渊亲自给君赐倒了茶,“辛苦。”


        

“其实她最初喜欢的不是我。”君赐意味深长的看着墨临渊,眼底多了几分探究。


        

“她对我只是一时兴起的错觉。”


        

“那她对我也只是少女时期的迷恋幻想。”


        

两个男人对视着,半晌,同时勾起嘴角笑了。


        

“这么把人气走,你不后悔?”


        

“季琉璃不属于君家。”


        

君家的担子太重了,她担不起,在他眼里,季琉璃只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


        

墨临渊眼神一动:“那她呢?”


        

“你说谁?”


        

“霜儿。”


        

君赐没有正面回答墨临渊这个略有深意的问题,他啜了口茶,提起了另一件事:“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和你、容冽、洛肯、飞扬,我们五个都在那个地方受到过严苛的训练,但也得到了最美好的温柔。”


        

墨临渊的记忆潮涌般打开。


        

他们的兄弟情谊就是在那片宫殿般的庄园里建立起来的,而那时,有机会见到和园小公主的人,只有他们。


        

“你我都很清楚,和影对她的野心和占有欲,也知道和影手里掌握了多少高科技,如果我们不联手,无法打败和影。”


        

“我知道。”


        

君赐语气莫名道:“我是M国君家的继承人,而你是墨家天下的未来掌舵者,我们的担子,没有几个女人担得起。”


        

墨临渊得到了他的答案,一个很真很实在的答案。


        

“你想劝我放弃?”


        

“那是你的事,我不会劝你。我们永远是兄弟,永远一致对外。”


        

“好兄弟!”墨临渊狂笑了三声,随后伸出手,君赐见状,用拳头顶了一下他的手,笑道:“这茶不错。”


        

“她很快就要醒了,要去见见她吗?”


        

“不必。”君赐淡淡道。


        

她早已不记得他们,而这一次,她最先遇到的,还是临渊。


        

这是命中注定的,他从不强求。


        

“我先走了,还有点线索没理清楚。”


        

“辛苦。”


        

墨临渊盯着君赐潇洒的背影,嘴角微扬。


        

五个人中,君赐是活得最潇洒明白的人,尽管他的担子那样沉重,但他还是活出了最好的姿态。


        

虞清霜昏迷了很久,醒来就看见墨临渊坐在床边。


        

她不想和他说话。


        

墨临渊端着燕窝,“乖乖吃东西,吃完了带你去见虞清月。”


        

“虞清月已经到了?”


        

“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做到。”墨临渊耐心的把燕窝送到她的嘴边。


        

虞清霜咬了咬唇,还是不想吃。


        

“霜儿,你已经虚弱得晕倒了,如果再晕倒一次,我就只能把你送回海熙岛了。”


        

“我现在可是嫌疑犯,你把我送回海熙岛,不怕担责任吗?”


        

“你若不想连累我,就乖乖吃东西。”


        

他总是用一副哄小孩子的口吻哄她,虞清霜有些不乐意,傲娇道:“我不要你喂,我要……”


        

虞清霜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这男人,她竟找不到第二个喂她的人。


        

“霜儿想让我用嘴喂?”


        

“……”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