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71章 生的这么痴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知道身世,回到墨家质问了墨老爷子,还被狠狠罚了一顿家法的墨麟整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叫人送女人到房间里“解闷”,再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对于墨麟的自甘堕落,林萧萧倒是劝过一次,可惜墨麟不领情,而墨老爷子,更是对他失望了。


        

在墨家,唯一还忠诚墨麟的人只有森。


        

“大少爷。”


        

墨麟喝的烂醉,怀里还搂着个女人,两人衣衫不整,可见是疯玩了一夜。


        

“做什么?”


        

“大少爷,我有重要的事要报。”


        

“说吧。”


        

“可是……”


        

墨麟看了眼怀里的女人,扬起嘴角:“这有什么,她是我的心肝宝贝儿,没什么不能听的,你说吧。”


        

见森犹豫,墨麟扔掉酒瓶:“不想说就出去,我还不想听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虞清月死了。”


        

墨麟的手微微一抖。


        

“怎么死的?”


        

“被接到凤临山两个小时左右,回到监狱里就自杀了。”


        

墨麟闻言,愣了愣:“老三下的手?”


        

“虽说是自杀,但虞清月原本在监狱里的求生意志很强,怎么会去了一趟凤临山就自杀了呢,大少爷,您就不担心……”


        

墨麟捏紧了拳头,“果真是老三逼死了她,可她都已经落魄成那样了,老三这么做……”


        

“三少爷一直都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虞清月做过伤害虞清霜的事,他就要虞清月的命,那你多次算计,还曾让他失去双腿,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你吗?”


        

森看到墨麟眼底的惊恐之后,越发满意:“大少爷,你若再继续一蹶不振,下一个被逼到自杀的,可就是你了。”


        

“不,不会,我已经不和他抢了,他还要杀我?”


        

“二少爷还在医院里躺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下面受了伤,必须好好医治,否则将来……”


        

“不,他已经不能再人道了,现在的二少爷和太监没什么区别。”森一字一句道。


        

墨麟震惊不已:“怎么会?”


        

“三少爷关注了医院那边,让治疗一年才能让二少爷出院,结果二少爷在医院里辱骂了虞清霜几次,之后就治不好了。”


        

这样的事,不可谓不骇人。


        

“老二毕竟是老三的哥哥,再是私生子,那也都是墨家的血脉,老三这么做,就不怕老爷子知道?”


        

“老爷子是知道的,但我瞧着,就算三少爷杀了二少爷,老爷子也不会皱一皱眉。大少爷,你的处境真的很危险,二少爷只是调戏了一下虞清霜就落得个再不能人道、再不配为男人的下场,你……”


        

观虞清月和墨津的下场,墨麟当然知道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你说得对,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不能坐以待毙!”他重复了两遍,推开怀里的女人,眼神变得阴桀起来。


        

顾长安跪在地上,一日一夜下来,他的脸色已经异常苍白,只是眼神依旧执着,周围的人见了,都不敢置喙什么,只得默默走开。


        

和影本想趁此机会敲打一下他,没想到他这么执迷不悟。


        

“你还要跪?”和影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顾长安已经很久没开口说话了,他抬起头,毫不畏惧的看着和影的眼:“求义父准许。”


        

“如果我不准,你就要跪死在这里吗?”


        

“她是无辜的,人是我杀的。”


        

“我当然知道人是你杀的,但她自己运气不好,我又有什么办法?我说过给她一年时间,不会反悔,但这件事……我们不能再插手。”


        

“可是……”


        

“她虽然被诬陷杀人,但现在住的不是牢狱,而是墨临渊的凤林别墅,你当她是什么人,她是个需要你搭救的无依无靠的弱女子?”


        

顾长安低垂着眼,“可墨临渊等人查不到真相的,就算他们知道是我做的,他们拿不到证据,容冽和警方都不会罢休。”


        

时间已经过去七天,墨临渊拖不下去了;如果他再不出面,她就真的被当成杀人凶手判刑了。


        

和影觉得奇怪,皱眉道:“你明知道她的身份,也知道你们不可能,为何还要这么执着?”


        

“义父不也执着了这么多年吗?”


        

“放肆!”


        

和影狠狠一耳光打过去,顾长安没躲,就这么挨了这耳光。


        

和影怒道:“我把你当儿子看待,一心想培养你成我的接班人,没想到你却为了个女人……现在还敢出言置喙我的事情,我看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是不是有朝一日你也要为了她和我作对,甚至杀我?”


        

“长安不敢!长安的命是义父给的,义父如果想要,长安随时都可以为义父而死。”


        

“好,看在你对我忠心不二的份上,我给你个机会帮她。”


        

顾长安闻言,一下子直起了身体。


        

“你找个机会去见她,把真相告诉她,她若自己可以找到证据证明清白,那我也不插手,如果她还是没出息,废物一个,咱们就当和妤没这个女儿好了。”


        

顾长安重重磕了个头:“长安多谢义父成全!”


        

和影叹气,“怎么生的这么痴情?”


        

杀人不眨眼的人,真的可以付出真心,也真的可以为了一个人放下原则。


        

“说起来,长安和主子真的很像。”


        

敢这么说话的人,也只有水垚了。


        

“只可惜,他喜欢错了。”和影说完这话,心里也不是很好受。


        

他和长安,又有什么区别?


        

“主子真的放心长安去办这件事?”


        

“墨临渊就等着他去呢,我也想看看,长安如何从凤临山逃出来。”


        

水垚皱着眉,想了半晌,才道:“如果那个人帮他,或许有希望。”


        

“是么?”和影不以为然。


        

“主子,还有一件事。”


        

“什么?”


        

“有玲珑的消息了。”


        

和影的步子猛地一顿。


        

水玲珑隐匿了这些年,终于现身了,“你可别告诉我,她就在阅城。”


        

“她的确在阅城,而且很多年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


        

容家大厅,墨临渊和君赐齐齐出现在此处,容家的护卫全都被震慑住了。


        

这……两大国家的豪门世家少主都出现在容家,这是要灭了容家吗?


        

力强就在容冽的身后,说实话,这两位大佬的威严和气场太强,他也有些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