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73章 冠上他的姓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看手机了,那些新闻都是哗众取宠,再不就是有意诋毁你诬陷你,有什么可看的。”夏紫萱夺过虞清霜的手机,把粥推到她面前,“吃东西。”


        

“也不都是你说的那般,墨临渊他为了维护我,受了很多攻击。”


        

“一个男人是不是你的良配,就要看他在关键时刻能不能为你挡下唾沫星子,挡下刀光剑影。”


        

嘴角抽了抽,虞清霜无奈道:“这是什么道理,我惹的麻烦,怎么能让他……”


        

“这不是你惹的,说起来还是容家给你招来的呢。”


        

“你见过容冽了,他是不是非要把我抓回去判罪?”


        

“你别说了,这个男人已经疯了,为了他的妹妹,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完全就是个满脑子仇恨的呆子傻子。”


        

虞清霜捧着粥,一边喝着,一边道:“当初不太理解他为了容太太会背弃你,现在我好像懂一点了,在容冽的心中,家人是第一位的。对不对?”


        

“对。”


        

“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家人就好了。”


        

“你这羡慕的什么呢……”


        

“我不是虞家的女儿,第二次亲子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紫萱,我果真不是虞家的女儿,那我到底姓什么呢,我虽叫清霜,可我姓什么?”


        

夏紫萱愣住了。


        

清霜的这话问的很急,在孤儿院的孩子,哪里有真正的姓氏?


        

她虽然是夏家的女儿,但这些年负担的,她言语不出。


        

“清霜,你别这样,其实虞家那种家庭并不好的,做虞家人那么辛苦,你……”


        

“不管是什么样的家庭,我只想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姓氏。可是这世界那么大,姓氏那么多,我却不知道家在哪儿,姓氏为何,你不觉得讽刺吗?”


        

“这有什么,以前我们不也没有家,没有姓氏吗?不一样过来了。”


        

“紫萱,不一样的。”


        

“我只知道,墨临渊他一直在你身边,凤林别墅就是你的家,墨临渊就是你的家人,还有我。至于姓氏嘛,等你和墨临渊解开心结在一起之后,你可以和他一起姓,就姓墨。”


        

虞清霜“噗嗤”一声,无奈笑了出来。


        

“终于看到你笑了,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我没事的。”虞清霜眸色动了动,道:“季沉也还在阅城?”


        

“季琉璃走了,他担心季琉璃,我就让他先回去了。这个人,原本也没什么事,非要跟着我过来,这不,又走了。”


        

“其实季沉是个日理万机的大总裁,他能抽时间陪你过来,可见他对你的真心。”


        

“真心?”夏紫萱挑眉,语气中夹了几分世故,“再真的真心也抵不过家族的压力,他不会娶我,我也不会嫁他。”


        

她和季沉,就是两个相互慰藉的个体,仅此而已。


        

虞清霜不赞同她的说法:“你是夏家千金,自己也有本事和名气,怎么这般自轻自贱?”


        

“你不懂,那些家族啊,最重视的就是劳什子的颜面,在他们眼里,演员和模特都不是什么光荣的职业,除非我肯舍弃梦想,做个全职太太,牵线木偶。”


        

“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虞清霜嘴上劝着,心里却闪现了季琉璃说过的话。


        

我哥哥不会娶夏紫萱的。


        

“就算他肯娶我,我也不会嫁给他。”


        

夏紫萱语气莫名的说出这话,虞清霜的视线被门外的男人吸引过去。


        

“你看什么呢?”夏紫萱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眸眼一动,“那我就不打扰了。”


        

墨临渊步伐沉稳的走向虞清霜。


        

“好点了?”


        

“我看了新闻,你……”


        

“都是记者胡乱写的,不必在意。”他淡淡道,冷硬英俊的轮廓之间,多了几分风雨压过的疲惫。


        

虞清霜自嘲的勾起嘴角:“是不是胡乱写的,我能分辨。墨临渊,你和我说句实话,你能找到证据吗?”


        

以他的实力,如果真的能找到证据,只怕不会等到现在。


        

“我知道你不想和容冽决裂,你心里还是在乎这个兄弟的,但现在你已经开始联合君赐收购容家的产业,这只能说明,容冽逼得太紧,你也没法子了,对吗?”


        

墨临渊一直都知道这个小女人聪慧,见识广,这一系列的变动她看得懂。


        

“容冽太偏执。”


        

“你又何尝不是呢?”


        

虞清霜垂着睫毛,“你大可不必管我,可你太偏执了,哪怕 我只是个替身,你也不想让我受伤害。现在好了,你几乎要赔出自己的声誉和颜面了,事情再这么继续发酵,你很难收拾残局的。”


        

墨临渊一把握住虞清霜的手腕,灼热深沉的眼神紧紧锁定着她,她想避开男人的目光,却听他低沉道:“霜儿,看着我的眼睛。”


        

虞清霜鬼使神差的看向他的眼。


        

这双深邃的眼底,毫不掩饰对她的疼爱、宠溺。


        

他如此深情的目光,她的心脏险些骤停。


        

“你别……”


        

“我从没把你当做谁的替身。”他道,“这话我只说你一遍,你不是替身,而是我要守护一辈子的女人。无论你怎么刺激我,逃开我,我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出事。”


        

他的心里,想起了那个可怜的孩子。


        

如果他足够强势,足够霸道,把她囚禁在身边,孩子也不会死。


        

可换个角度,他得给他心爱的小人儿自由。


        

“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他道。


        

虞清霜的血液翻滚着,心底压抑的情感也在这个时候汹涌逃窜,脱离了她的防备和压制,涌上脑海。


        

水盈盈的眸子里满是男人的身影,她动了情,而他也放不下她了……


        

四片唇瓣缓缓触碰到一起,没有借口,没有幻想,也没有伪装,就这么真实的紧贴在一处。


        

这个吻,从一开始的温柔渐渐变得狂野,霸道。


        

虞清霜要窒息了,可她愿意窒息在这致命的霸道温柔中。


        

墨临渊放开她时,轻抚着她的脸颊,柔声道:“你什么也不要担心,有我。”


        

……


        

那日把话说开后,墨临渊和虞清霜的感情升温很快,她自欺欺人的不再提起霜霜,毕竟他对自己也是有喜欢的,也是动了情的。


        

虞清霜在别墅后面的花园里画画,画里的人,正是那个日夜萦绕在脑海中的男人。


        

夕阳西下,一道长长的身影拉开,那人眼中的柔情全部倾注在认真画画的女人身上,此时他的神色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