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74章 摘下他的面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听到花叶拂动的声音,头也没回,笑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不让他们靠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提前了许多。”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虞清霜继续道:“你看我画画的功底如何?肯定没有跳舞的功底好,你还没见过我跳舞吧,改日我跳给你看啊。唔,你喜欢看什么样的舞蹈,我都会哦。”


        

“你是不是也很好奇,我在孤儿院张大,怎么会那么多才艺……咦,你怎么不说话?”


        

虞清霜放下画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如蝴蝶般轻盈的转身,把整幅画呈现给男人。


        

顾长安依旧戴着一个黑色面具,他的目光定格在这幅画上,眼底飞快掠过一道刺骨的嫉妒。


        

“是你?”虞清霜站稳,心神防备。


        

“是我。”“容梓歌是你杀的,对吗?你为什么要杀她?”


        

顾长安早料到她看自己的眼神会是愤恨、防备、冷漠,早就做了准备的,但心里还是不可抑制的疼了片刻。


        

他抿起唇,“因为她该死。”


        

“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五年前,容梓歌害死了我的弟弟,我必须为我弟弟报仇。就这么杀了她,真是可惜了,原本我还想继续折磨一下她的,但你出现了,我不得不给她一个痛快。”


        

虞清霜皱着秀眉道:“怎么会……这么说,你要杀容梓歌是早有预谋?”


        

“不错。”“呵,你杀了容梓歌,却连累了我!”


        

“墨临渊他查不出真相。”顾长安突然道。


        

“什么意思?”


        

“我杀人的手法很娴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除非他抓到我这个真凶,否则……”


        

虞清霜闻言,打断了他的话:“所以你是来找我示威的?来嘲讽我做了你的替死鬼?”


        

“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杀了容冽,只要容冽不再追究,以墨临渊的本事,他可以保你平安。”


        

虞清霜闻言,俏脸发寒,“不可能。”


        

“你果然还是那么善良。”


        

虞清霜不语,这男人说的话什么意思,怎么怪怪的?


        

“我在地下停车场被丁立远开车撞,也是你救了我,对吗?”


        

“你的记性很好。”


        

“为什么救我?你认识我?”虞清霜步步逼近了男人,她身上清甜的气息漂到男人的鼻翼间,男人失神了片刻。


        

待他回神,虞清霜已经趁他不注意,摘下了他的面具。


        

面具之下的容颜已经毁损,他的额头和眼角处都有明显的刀疤,交错得骇人。


        

不止如此,他的眼睛上方有一个很明显的疤痕,如果再偏一点,他就瞎了。


        

不知为何,看到这张满是伤痕的脸,虞清霜的心口莫名发疼。


        

可她根本不认识这男人,为什么要心疼他?


        

“你……”


        

顾长安动作利落的夺回面具,重新戴上,“吓到你了?下次不要随便摘男人的面具。”


        

“……”虞清霜不知说点什么好。


        

“你既然不想杀容冽,那就抓我回去吧。”


        

“什么?”虞清霜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你疯了?”


        

他这是要自首?杀手也会自首?她才不信呢。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很简单,保证你的安全,你的名声,你的……自由。”


        

虞清霜不解得厉害。


        

这个男人真的认识她吗?


        

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牺牲自己来保护她?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她终于好奇自己是谁了呢。


        

顾长安看着女人姣好的脸蛋儿,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真诚的笑容:“长安。一世长安。”


        

“一世长安……长安。”虞清霜呢喃着他的名字,在顾长安的耳畔,听到的仿佛是女孩儿最温柔最纯净的依赖。


        

虞清霜平静的与他对视,美丽的眸子里,溢出淡淡的微光。


        

“你、想起了吗?”顾长安低声道,也不知虞清霜听到了没有。


        

他耳朵动了动,周身的寒气终于释放。


        

“别动!”他突然抓住了虞清霜,动作看似粗暴,实则温柔。


        

虞清霜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她一点也不害怕,只是觉得奇怪。


        

“放开她。”墨临渊戴着数十个黑衣护卫齐齐围住了花园这边。


        

花园后面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想要绕过去,几乎不可能。


        

而另外的出口现在已经被堵死,顾长安现在就是一头困兽。


        

“墨临渊,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调虎离山,这招的确高明。”墨临渊盯着顾长安,“你今天逃不掉了,我劝你束手就擒。”


        

“你早知道我会来找她?”


        

墨临渊不确定顾长安会来,他只是有预感,况且他查到顾长安的人都已经被调离了阅城,顾长安肯定要有大动作。


        

他不离开,那就一定会来找霜儿。


        

“可惜了。”墨临渊薄唇微启,说出三个字。


        

虞清霜听不大明白,顾长安却清楚墨临渊的意思,他锐利的眼底迸射出一道寒芒:“我不但要杀容梓歌,还要杀容冽。”


        

只有虞清霜不知道,暗处有监控,录下了顾长安说的每一个字。


        

“你没有机会了。”


        

“是吗?”顾长安冷酷道,“虞清霜在我手里,你敢动我试试?”


        

“你要什么?”


        

“离开。”


        

墨临渊沉吟了片刻,也不废话:“放他走。”


        

“三少?”墨九低声劝阻,“咱们好不容易布下天罗地网抓他,要是放了他,后患无穷。”


        

“墨临渊,你的手下说得对,放了我,后患无穷。你确定要为了一个女人放虎归山?”


        

“她是我的女人。”墨临渊道,“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天下和女人都守不住,还叫什么男人。墨九,下命令,让所有人都撤!”


        

“墨临渊!”虞清霜叫了一声。


        

“霜儿,别怕。”


        

顾长安没想到墨临渊会这么爽快,但他今天来,可不是单纯来闹一遭的。


        

吸了吸气,顾长安钳制着虞清霜一路走出花园,从侧门离开凤林别墅……


        

下山的路,他没有选择最顺畅的大路,反而选择了一条青草葱郁的小路。


        

“你怕墨临渊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