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75章 曾经的一世长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不会反悔。不过我很好奇,他既然利用你来诱捕我,为何又为了你放我走。”


        

“他没有利用我。”虞清霜的眼神深沉了几分。


        

是别人利用了她。


        

“你一点也不怕我伤害你?”


        

“如果你想伤害我,那次就不会救我了。”


        

虞清霜被他握着手臂,靠他的力气才没有跌倒,她咬着唇,良久,看着男人的轮廓:“长安。”


        

顾长安的身体狠狠僵了一瞬,连血液都停止了流淌。


        

他几乎疯狂热切的看向虞清霜。


        

你记得我了?


        

这声“长安”,从未变过。


        

虞清霜被他奇怪的反应吓到,愣了愣,“你……”


        

陌生的眼神,毫无昔日依恋的神色,无不在宣告:她不记得他。


        

顾长安敛下心底的失落,“什么?”


        

“是你害死我的孩子?”虞清霜问。


        

顾长安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他沉默了。


        

“真是你在手术室里让我流产的?”


        

“我不会给人做手术。”顾长安道。


        

哪怕他做错过很多事,但他不想在她身上做错一点点。


        

他不愿看到她恨自己。


        

“这么说,不是你?”


        

“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吗?”


        

虞清霜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南边的小路:“你从那里走吧。”


        

“恩?”


        

“这条路上埋伏了其他人,你如果走这里,会被乱枪打死。”


        

顾长安的眼底闪过一道惊喜:“你在关心我,你不想让我死?”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你杀容梓歌的真正目的,我只知道,你救我一命,我欠你一命。”


        

顾长安握着她的手更加紧了。


        

他突然一用力,把虞清霜抱住。


        

感受着怀里温软的她,顾长安扯了扯嘴角,哪怕此刻死了,也值了。


        

虞清霜傻眼了,这个男人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抱住她?


        

可在男人的动作里,她没有察觉半点轻浮和色心,只感受到男人激动失控的情绪在翻滚。


        

她停顿了两秒,狠狠推开他。


        

顾长安心满意足了,哪怕只有两秒,也足够了。


        

“我走了,保重!”他冲虞清霜露出一个与他气质不符的和煦笑容,转身飞快消失在丛林里。


        

虞清霜打开手表上的定位功能,等待着墨临渊的到来。


        

“为什么要帮他?”墨临渊问道。


        

她故意关闭了定位功能,逃走之后又故意把埋伏的事情告诉顾长安,难道她真想起来了?


        

“他救过我。”


        

“你不怀疑是他害了我们的孩子?”


        

“不是他。”


        

“霜儿,你这么信任他?”


        

虞清霜双眸迷离,模糊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知道他没说谎。”


        

砰——


        

说话间,一道尖锐的枪声刺破空气,传入耳边。


        

“这是……”


        

“他走不掉了。”墨临渊沉眸,蹲下身,“上来,我们回家。”


        

他知道虞清霜身体虚弱,走了这么远,肯定受不住了。


        

虞清霜也不矫情,跳到墨临渊的背上,情绪明显不佳:“你要把他送到监狱里吗?”


        

“我只要真相。”


        

“可我觉得你似乎认识他,他也很了解你,你们是老朋友,还是死敌?”


        

“霜儿对他的事情很感兴趣。”


        

“我承认。”


        

墨临渊意味深长道:“偏不告诉你。”


        

等时机到了,你自然会知道一切。


        

虞清霜瘪了瘪嘴,不再说话,心里却在担心顾长安的安危。


        

他中了枪,会死吗?


        

墨临渊应该不会让人下杀手吧,只是不知道君赐会如何了。


        

“霜儿,你不问我?”


        

“我知道你不会利用我的。”


        

墨临渊扬起唇,他的霜儿真的开始信任他了。


        

把虞清霜送回房间,夏紫萱来陪着她,墨临渊急速走到别墅的训练场。


        

墨九耷拉着脑袋,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


        

“你倒识趣。”


        

“属下利用少夫人的安危诱捕顾长安,实在不该。”


        

“知道不该还敢做,谁给你的胆子!”墨临渊冷斥道。


        

“三少,墨九知错!”


        

“再有下一次,你还会拿霜儿的安危做引,是吗?”


        

墨九不知道墨临渊这话什么意思……下一次?


        

“三少,我也是为了您好,为了少夫人,您连自己的名声都不要了,您可是要去争夺那个位置的人,这件事极有可能成为您人生的污点,属下不能这么看着您陷入泥潭。”


        

“放肆!”墨临渊执起鞭子,狠狠一鞭抽在墨九的身上。


        

只是一鞭,衣物破裂,露出血肉。


        

墨临渊的黑眸闪了闪,他将鞭子扔掉,郑重道:“再有下次,我绝不饶你。”


        

没有墨临渊的命令,墨九不敢起来。


        

君赐知道他在这边,拿了外伤药膏过来,看见他后背裂开的皮肉,诧异道:“只给了你一鞭子?”


        

墨九心中一阵无语。


        

他跟了三少这么多年,不但帮着管理公司,还负责训练新人,三少对他极为信任,他也从没被三少罚过。


        

“我往年出任务失败了,三少也只是一笑而过,如今为了少夫人……哎,我真是触到三少的逆鳞了。”


        

“这不怪你,怪我,是我让你和我里应外合的。”


        

“就算三少罚我,我也不后悔,好歹是抓住了顾长安,只要洗脱了少夫人的嫌疑,那些有损三少声誉的声音就会消失了。”


        

君赐叹了口气:“他很清楚,顾长安没有伤害虞清霜的理由,可他还是怕。这才真是关心则乱。”


        

“所以三少身边必须有人理智一点。”


        

“他信任你,看重你,这次若是换了别人,早就被赶出去了,也就是你,只挨了一鞭子。”君赐转移了话题,道,“其实顾长安没走我们埋伏的那边。”


        

“什么?那他……”


        

“他的枪伤,是自己他打的,他故意暴露了位置,让我能及时带人去抓他。”


        

墨九闻言,俊脸上布满了问号……这,啥情况?


        

“有两种可能,一是自愿与你合作抓捕顾长安的虞清霜突然改变主意了,提醒顾长安有埋伏。”“这,应该不会,我虽然私自行动,但少夫人是清楚计划的,她不会把凶手放走。”


        

“那就只有第二个可能了,顾长安早就料到我们会设埋伏,他原本想走,但他为了一个人,还是选择自残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