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82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么说,你还是承认,你在他心里的位置很重要。”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虞清霜道,“知画,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不知道,我还没喜欢过谁呢。”


        

“是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的无奈,也是那种明明心中苦涩却还是忍不住甜蜜的复杂,我纠结了很久,最终选择留在他的身边,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和背景,而是因为他这个人。”


        

顾知画眸子闪了闪,对虞清霜的这番话不是很理解,但还是记在了心上。


        

……


        

顾家,顾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听到妹妹这么说,他挑起了眉:“她当真这么说?”


        

“当然了,我当时还有些震撼呢。哥,你觉得这个虞清霜是个怎么样的人?”


        

“能被墨临渊看上,自然不是简单的人。”


        

“你这不是废话嘛,我是想问,你喜欢她这种性子吗?”


        

对唐婉婉等人进退有度,该冷硬就冷硬,对自己也是直白坦荡,愿意交心。


        

随意,却又有几分骨子里的骄傲。


        

顾焱闻言,盯着顾知画的眼睛,“你觉得呢?”


        

顾知画被他高深的眸子看得心中一怔。


        

半晌,她才道:“反正你的眼光高的很,谁介绍的女孩儿你都不喜欢,京都里的名媛也都被你拒绝的七七八八了,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


        

她说完,不等顾焱说话,赶紧起身跑了。


        

顾焱虽然翻着书,心中却回荡起顾知画的声音。


        

可那个女人已经是墨临渊的妻子了呢。


        

如果不是看到她的照片,他几乎要把那件事给忘了。


        

虞清霜?


        

原来她叫虞清霜。


        

……


        

夜,很快降临。


        

“少夫人,三少今晚有事,可能不回来了。”


        

“好,我知道了。”


        

虞清霜回了一句后,收到了顾知画的信息,她约虞清霜去京都最高的魔都大楼看风景。


        

新交了个朋友,她一个人呆着也无聊,到了京都也没好好看过夜景,不如……去看看?


        

有了这心思,墨十三向墨临渊报告之后,得到墨临渊的同意,他亲自护送虞清霜去魔都大楼。


        

顾知画定了一个包间,正是看风景的好地方。


        

虞清霜到了地方,顾知画就在里面等着的。


        

“的确是个好地方。”虞清霜站在落地窗前,视线里,京都的夜景一览无余。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恩,很喜欢。”


        

两人说了会儿话,顾知画借口出去拿点东西,虞清霜独自一人坐在落地窗边的椅子上,打量着万千灯火。


        

也不知道墨临渊在做什么,他的身体可还扛得住?


        

“是你。”


        

一道温润的嗓音缓缓传来。


        

“你是……”虞清霜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他的容貌很出众,却不是墨临渊那种阳刚又冷硬的妖孽模样,而是一种让人见了觉得心中温润、如玉般美好的样子。


        

很英俊,气质也很温润。


        

她愣了愣,直直看着男人。


        

顾焱扬起嘴角:“真不认识了?”


        

虞清霜看着这人,虽然觉得熟悉,却还是想不起来。


        

不过她倒是想起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好意思,请问……”


        

“顾焱。”


        

“你是知画的哥哥,顾焱?”那不是墨临渊的敌对头嘛。


        

顾家近年来发展势头很好,步步紧逼,赧然要取代第一世家南家了。


        

南家和顾家在全国的产业数不胜数,真正争夺的,是周边几个国家的市场。


        

这个顾焱看着年纪不大,但本事却和墨临渊差不多了呢。


        

虞清霜眼底的防备让顾焱心中泛起一丝不悦,他温润道:“四年前,M国,可还记得?”


        

虞清霜努力回忆了会儿,眼底终于流露出几分惊讶:“是你呀,钢琴先生。”


        

那时虞清霜被人诬陷,学业没有完成,虽然有老头子教了她许多东西,可她还是想像个普通人一样过完一生,谁知道……


        

她难受极了,下了雨,她走进了一家格调不错的餐厅。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雨淅沥沥下着,心里越来越难受,哭出了声音。


        

是这个温润的男人,不,那时候的他还是个少年呢。


        

他安慰了她,还为她弹奏了一曲《蓝色多瑙河》。


        

她称他,钢琴先生。


        

“你现在还爱哭吗?”


        

“才不呢,我也就是那个时候狼狈了一次,被你撞见了而已。”


        

顾焱温和的看着她,嗓音里带了几分笑意:“我一直在找你,没想到你来了A国,还……”


        

嫁给了墨临渊。


        

嫁给了他的对手。


        

虞清霜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她沉吟了会儿,咬着唇道:“我也没想到,世事难料。”


        

“嫁给他,你幸福吗?”


        

“这话……你是以顾家少爷的身份问我呢,还是以钢琴先生的身份问我?”


        

“钢琴先生。”他道。


        

在她的面前,他从不是什么顾家少爷,也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顾董。


        

他只是她的钢琴先生。


        

虞清霜心里某处微微一动。


        

那时候她还是个少女,青春期时的触动,依旧印刻在心底。


        

她很清楚,自己当时是欣赏感情先生,甚至是多了解他,和他有更多的接触。


        

只是当时出了点意外,他急匆匆回国,而她也去了别的地方。


        

她别开了眼,回避着顾焱深邃的眼神,淡定道:“我很幸福。”


        

“那就好。”


        

顾焱坐在她的身边,两人静默无言,一起看着京都这看似热闹,实则内心寂寥的所谓景色。


        

良久,虞清霜才开口:“我该走了呢。”


        

“这么快就要走?”


        

“嗯,你帮我和知画说一声吧。”


        

顾焱突然拉住了虞清霜的手腕,他的动作很温柔,只要虞清霜轻轻用力, 就可以挣脱。


        

但虞清霜没有。


        

她歪着脑袋,不解的看着他:“还有事吗?”


        

顾焱意味深长的对上她清澈的眸子,一字一句道:“如果,我说如果,当初我没有走,等我回去找你的时候,你也还在等,你我之间会不会……”


        

虞清霜咬了咬唇:“我、我不知道。”


        

她的心里始终有个模糊的人影,她不知道那是谁。


        

她承认,顾焱是她少女时期动心过的男子,也是唯一的男子。


        

可多年之后,她爱上了墨临渊。


        

爱,和动心,大约也是有很大的区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