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83章 对她曾动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焱听着她这句“我不知道”,心中的石头缓缓落下。


        

这个答案很好。


        

尽管他很后悔,但他至少还得到了这样满意的答案,不是吗?


        

“在京都,若有人欺负你,尽管来找我,如果不方便找我,就告诉知画,她是个很聪明的人,知道该怎么做。”


        

“钢琴先生这是怕我还和以前一样笨,被人欺负?”虞清霜故作轻松道,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


        

顾焱知道她是在化解尴尬,于是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在我记忆中,你一直都是个爱哭的女孩儿,这一点,不曾改过。”


        

就好像过了这么多年,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很多,美貌的也不少,可他谁也没有放在心上。


        

唯一一个放在心上的,如今还成了别人的妻子。


        

想想可真是讽刺。


        

虞清霜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听到了一道低沉黯哑的声音:“霜儿。”


        

她猛地回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墨临渊高大的身躯就站在门口,门没关,他什么时候出现的,谁也不知道。


        

顾焱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平静而客气的看着墨临渊:“三少,好久不见。”


        

墨临渊走进来,身上携裹着怒气和寒气,他握住了虞清霜的手,像是在宣告自己的主权般,“是很久不见了,这是我的妻子,清霜。霜儿,这位是顾董,顾焱。”


        

虞清霜知道,他在生气。


        

她和顾焱认识,所以他生气。


        

然而她还是猜错了,她和顾焱认识固然让墨临渊有些诧异,但他真正生气的却是顾焱竟然对她做这么亲密的动作,用手宠溺的点她的额头,她却没有躲闪。


        

他们已经熟悉到这种程度了吗?


        

“要不我们先回去了,顾先生,下次见。”


        

顾焱知道虞清霜心里有顾忌,他笑了笑:“下次见。”


        

虞清霜赶紧拉着墨临渊离开。


        

到了车上,她解释道:“其实约我来看夜景的真的是顾知画,只是她中途出去了,我才见到了顾焱,我和顾焱认识,但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


        

墨临渊始终不说话,但手一直紧紧握着虞清霜。


        

虞清霜小心翼翼看着男人的脸色,道:“你真生气了?”


        

“没有。”


        

“那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霜儿,我只是不喜欢顾焱看你的眼神。顾焱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我的敌人。”


        

虞清霜自然知道这一点,不过她认为,商业上的竞争并不能让她对一个人生出厌恶,她只知道,适当的小心点就够了。


        

“我知道,我和他最多只是普通朋友,是不会影响了你的生意的。”


        

“算了,你没懂我的意思。”


        

墨临渊想表达的是,你和他不要那么亲密,而在她看来,她把顾焱当普通朋友,可顾焱呢?


        

回到御景别墅之后,虞清霜去洗漱,回来看见男人坐在床头,目光幽深的看着自己,表情还有点古怪。


        

“怎么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如果让你和我一起去中南府见那个人,你去吗?”


        

虞清霜愣了愣,道:“我既然陪你来了京都,肯定愿意去呀。”


        

“那就好,明天上午我们一起过去。”


        

“南家老爷子的身体真的不好了吗?”


        

“恩。”


        

虞清霜坐在他的身边,靠着他的肩膀,柔声道:“我知道你还在想我和顾焱的事情,我可以发誓,我和他之间没什么,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闻言,墨临渊忍不住笑了出来:“傻姑娘。”


        

中南府是京都最大的宅子,占地宽广,地段昂贵,就连里面的建筑和摆设,都是及其低调奢华的。


        

这样一座宅子,也只有百年名门才能拥有了。


        

墨临渊带着虞清霜一早来了中南府,南霆还没起床,南妃雪知道他们要过来,亲自招呼两人用早餐。


        

“我听说唐婉婉带人去找你麻烦了,你可应付得来?”南妃雪随意问道。


        

虞清霜点了点头:“的确是去找我的,不过不是找麻烦,只是去做客。我觉得她们……恩,还好。”


        

她这么说,是不想让墨临渊因为自己的事情担心,反正也也不怕那个愚蠢没脑子的女人。


        

南妃雪满意的看了她一眼,随即看向墨临渊:“爷爷提出的请求,你可考虑清楚了?”


        

虞清霜有点纳闷,什么请求?居然用了请这个字。


        

“再说。”


        

南妃雪无奈的耸了耸肩,三人安安静静吃着早餐,没一会儿,负责伺候南霆的光明来了,“大小姐,三少,老爷子已经起来了,请你们过去。”


        

“嗯。”


        

虞清霜一直暗暗告诉自己:我就是个跟班,我就是个跟班……


        

可到了南霆住的地方,南霆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小清霜,你过来,我看看。”


        

小清霜?


        

虞清霜和墨九打听过这位南家老爷子的脾气和性子,一个杀伐果断的老人家,脾气肯定不好,他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客气?


        

墨临渊和南妃雪也愣住了。


        

老头子这是咋了,对虞清霜这么温和?


        

虞清霜走过去,恭敬道:“老爷子好。”


        

“你该和临渊一样,叫我一声外公。”


        

“……”虞清霜看了看墨临渊,他没什么反应,触及到老人家眼底的热度,又想到他不久于人世,便生出同情的心思,“外公。”


        

“真是个乖巧的丫头。好了,妃雪,临渊,你们都来看过我了,就先去忙你们的吧,我想留小清霜在这里和我说说话,下下棋。小清霜,你会下棋吗?”


        

虞清霜点头道:“会一点。”


        

“没关系,会一点就行了,我们先下两局,然后我再教你。”


        

墨临渊不太理解南霆为什么这么做,他之前可是不赞同自己对霜儿好,不放弃霜儿的,现在怎么突然对霜儿这么客气?


        

就为了让他继承南家?


        

南妃雪拉着墨临渊出去,轻声道:“别管爷爷怎么想的,反正他也吃不了虞清霜,你赶紧考虑清楚呀,别让其他人钻了空子。”


        

南妃雪口中的“其他人”,两人都心知肚明。


        

“恩,我知道。”墨临渊淡淡道,“飞扬和洛肯都来了,我去接他们。”


        

“那我也去。”


        

墨临渊狐疑的看着南妃雪,“你也去?怎么,你想见洛肯?”


        

“弟弟说话别这么直白嘛,我只是觉得,他很有意思。”


        

“你很久之前就觉得他有意思了。”


        

“……”南妃雪觉得吧,弟弟太聪明了不是好事儿,总揭穿她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