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84章 第一名门女主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被留在这里陪南霆下棋,果真是下棋,她原本还以为南霆会逮着机会让自己劝说墨临渊,或者对自己说点墨临渊不能听的话。


        

现在看来,他比薄老爷子好相处多了。


        

“我又输了,外公的棋艺太厉害了,我根本不是对手。”虞清霜在败北几次后,一阵无力。


        

“哈哈哈,你这个小丫头,其实你是故意让着我的,对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虞清霜摇了摇头,道:“我真没让。”


        

“那我们再来一局?”


        

“外公除了下棋,真不想和我说点什么?”虞清霜故意道。


        

南霆端了茶杯,啜了口茶,“该说的都已经和临渊说了,其实我也不想强迫他,只是他现在需要南家的支持,而我,也需要他继承我的心血。”


        

“其实外公还是很在乎墨临渊的想法的,否则的话,你可以用别的手段逼迫他接受。”


        

“你倒是聪明。”


        

“我只是观察得细致。外公疼爱墨临渊的母亲,自然爱屋及乌了。”虞清霜叹了口气,道:“可惜好人没好报,也不知当年……”


        

“当年。”南霆眯起了眼,思绪回到了当年。


        

虞清霜见他脸色越发难看,忍不住出声道:“外公,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些往事。你在阅城发生的那些事我都听过,那个顾长安杀了容梓歌,之后容家诬陷你,你不生气?”


        

“生气啊,可生气归生气,死人的毕竟是容家,这事儿过了就算了,我不是还没被冤枉到死吗?”


        

“哈哈哈……你这个小丫头,我喜欢你这性子,洒脱。”


        

虞清霜很想问和妤的事情,据说和妤是在京都长大,最初建立的势力也在京都,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就退到了阅城的和园。


        

她总觉得顾长安和那个人的关系不简单,甚至是自己。


        

她有个大胆的猜测,但这个猜测实在是太大胆了,她反而不敢深想。


        

至少得有人说出来,也要有证据才行。


        

“在想什么呢?”


        

“先前墨临渊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不知道外公有没有兴趣听一听呢?”


        

“什么故事?”南霆问道。


        

“一个奇女子的故事,那奇女子叫和妤……”虞清霜一边说着和妤的故事,一边细细观察南霆的神色,发现他听到后面的时候,心态明显绷不住了。


        

虞清霜说完之后,好奇的看着南霆:”外公一定见过当初的那位奇女子,对吧?“


        

“见是见过,只是不熟。”


        

“怎么会不熟呢,她当初在京都很厉害的,中南府是京都第一名门世家,怎么会和她……”


        

“就是不熟。”南霆沉声道,“好了,不要再说这件事了,那个人的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她也、也死了,实在没必要再提。”


        

虞清霜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都禁止再提和妤呢。


        

和妤做错了什么,还是说……和妤的死和他们有关,所以他们都不肯说?


        

“好了,我也累了,你自去休息吧。”


        

南霆摆了摆手,光明叔很快就进来把虞清霜请了出去。


        

虞清霜出去后,漫无目的走在花园里,满脑子都是南霆听到和妤的故事之后表现出的那种复杂情绪。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阳刚的声音:“虞小姐。”


        

“你是……”


        

“我是顾静恒。”顾静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意,望着虞清霜,“老爷子已经睡下了?”


        

“嗯,不知你有什么事?”


        

“就是想问问虞小姐,想不想做京都第一名门的女主人。”顾静恒直言道。


        

这种事,如今可没人敢直接说出来,哪怕中南府的许多人都默认了墨临渊是未来的主子,可南霆还在,谁敢这么说?


        

虞清霜不是傻子,顾静恒在她面前说这样的话,定是故意的。


        

顾静恒语气依旧平静无波:“做了第一名门的夫人,才能掌握京都的人脉,到时候想调查什么都可以,不必求人,也不必担心别人不给你面子。”


        

这话,说的极其实在。


        

因她出身“卑微”,唐婉婉等人才敢去找茬;因她没有势力,想调查和妤的事情也不能,也因她什么都不懂,南老爷子才会只把她当个孩子。


        

虞清霜想,轻松了大半辈子,是时候为了调查一些自己想知道的真相而开始努力做事了。


        

她冷漠的看着顾静恒,道:“如果墨临渊接了南家的权柄,你不就要被他驱使了?你愿意?”


        

她怎么看都觉得顾静恒不是那种乖乖听话办事的人。


        

“到时候就算我想被墨临渊驱使,他也信不过我,我自然有我的去路,我只是不希望虞小姐就这么一辈子当个无名无分的人。”


        

“这话你就说错了,我不需要什么名分,也不想……”


        

“虞小姐就不想知道那些好奇了很久的真相?我听说顾长安为了你自愿被抓。”


        

虞清霜眸子一冷,防备的看着顾静恒。


        

顾静恒仿佛没看出她的神色变了,兀自道:“不过这顾长安也是个厉害的,据说被判刑之后没多久,就被人救了出去。”


        

虞清霜不想和这个神秘兮兮的男人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顾静恒也没为难她,但他的话一直萦绕在虞清霜的耳边。


        

自己掌控了人脉和权力,才能更好调查真相,不是吗?


        

知道冷飞扬也来了京都,虞清霜晚上也参加了他们的聚会,他们的事情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虞清霜去的时候,看见冷飞扬正和一个看起来十分温柔美丽的女人说着话,而南妃雪则和洛肯坐在一起。


        

虞清霜走到墨临渊身边坐下,好奇道:“那个女人是……冷飞扬的新欢?”


        

冷飞扬旗下的飞扬娱乐有不少长得漂亮的女艺人,这家伙风流惯了,时不时和旗下女艺人传出点绯闻什么的,冷家的人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不过这女人看起来不像是娱乐圈的人啊。


        

“恩,新欢。”


        

“叫什么名字?”虞清霜打量着那个女人,发现她也在看自己,目光和善,她也冲女人笑了笑。


        

墨临渊揉了揉她的秀发,柔声道:“林曼。”


        

“林曼?这名字不错,是做什么的,能降服冷飞扬吗?”


        

“她是个歌手,刚出道呢。性子泼辣,大约能降服冷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