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85章 想爱不能爱的悲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虞清霜“啊”了一声,“那她就在飞扬娱乐上班?”


        

“不错。”


        

听到这里,虞清霜对冷飞扬的风流再次感到咋舌。


        

“嫂子,你这是什么表情,三少是不是和你说了我的坏话?”冷飞扬端着一杯酒过来,看样子喝了不少,不过眼神还算清醒。


        

虞清霜故意道:“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你刚换了新女友。”


        

“我对林曼可是一见钟情,你别把她和那些庸脂俗粉当成一类哦。”


        

“哦。”


        

虞清霜想,男人想追女人的时候,都会这么说,等到厌烦了,提分手的时候就不是这么个模样了。


        

冷飞扬见虞清霜对自己的话不是很放在心上,忍不住叫墨临渊:“三少,你老婆不信我。”


        

“我也不信你。”墨临渊淡淡道,把虞清霜搂到自己怀里,“等你什么时候求婚了,我们什么时候就信了。”


        

“你们这是瞧不起我。林曼,林曼!”


        

林曼穿着很随和的裙子,看起来也不像那种只顾打扮、一心想出名的妖艳女子,她举手投足都十分客气优雅,站在冷飞扬身边,如果忽略掉冷飞扬纨绔风流的个性,这两人还是挺般配的。


        

虞清霜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冷飞扬。


        

“我现在就可以像三少和嫂子保证,我以后只有林曼一个女人,如果我敢背叛林曼,就叫我……喝酒呛死。”


        

虞清霜道:“林曼,你信吗?”


        

林曼点了点头:“信。”


        

“额……你不知道他以前什么样?”


        

“我知道呀。”林曼道,“不过在我眼里,冷飞扬是个好人,他只是爱玩了点,心还是很好的。”


        

虞清霜一听,总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事儿,偏偏墨临渊又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害她都不好意思问。


        

在另一头,洛肯被南妃雪的气势弄的十分尴尬。


        

好几次他都想坐远一点,谁知南妃雪又靠近自己一次。


        

他紧张道:“大小姐。”


        

“这么怕我?我们可是早就认识的,还这么怕我,你莫不是喜欢我?”


        

洛肯本来很肆意洒脱,但在南妃雪面前,他着实洒脱不起来。


        

“大小姐,你别说笑了,你是南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我怎么会……”


        

“就因为我是南家的千金小姐,你就不喜欢我了?如果我只是个普通女孩儿,甚至是个孤儿呢,你是不是就喜欢我了?”


        

“大小姐,可别开玩笑。”


        

南妃雪看着男人闪躲的目光,心中一阵不悦。


        

她咬了咬唇,道:“好吧,我的确是开玩笑的,看你这么正儿八经的,想逗逗你,谁知你这么不经逗。”


        

她一口喝掉所有的红酒,懒洋洋的坐在离洛肯最远的位置。


        

洛肯的心里蓦地一下空了。


        

不能想,你和她的身份完全不同,不能想!


        

虞清霜注意到南妃雪的不对劲,趁着冷飞扬缠住了墨临渊,她走到南妃雪身边去,低声问道:“心情不好?”


        

“恩。”


        

“是不是有人不解风情?”


        

“我一直以为你是被弟弟宠坏的女人,什么都不懂,怎么,你也看出来了?”


        

“傻子也能看出来吧。”


        

“偏偏有个傻子就是看不出来。”南妃雪咬着牙,恶狠狠道。


        

虞清霜默了默,洛肯可不是傻子,他不是看不出来,而是……不想接受事实。


        

“也许他有苦衷呢。我看得出,他对你还是有情意的,不信的话,你今晚可以试试。”


        

南妃雪挑眉,斜睨着那边喝酒的男人:“怎么试?”


        

虞清霜凑到南妃雪耳畔说了几句话,只见南妃雪有点犹豫:“这、真的能行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给南妃雪出了个坏主意,回御景别墅的路上,她还特地把这事儿告诉了墨临渊:“要不你让墨十三暗中跟着,万一出事的话……”


        

毕竟是墨临渊他姐姐,要是真出事了,她怎么负责?


        

墨临渊伸出手,捏了捏虞清霜白皙的脸蛋儿:“也就你敢教南妃雪做这种事了,要是被老头子知道……”


        

“我这是教她怎么得到自己的幸福,又没错!”虞清霜嘟起嘴,一本正经道。


        

“教她故意和小流氓暧昧是得到幸福?”


        

“她故意和小流氓暧昧了,洛肯就会看见,如果洛肯心里有她,肯定会吃醋的。再不然,他也会出面保护南妃雪的。”


        

“你想的太简单了,洛肯的心思比你更复杂。”


        

“你什么意思?”


        

墨临渊高深莫测道:“洛肯极有可能把小流氓暴打一顿,然后离开。”


        

“额……他不带南妃雪一起离开?”


        

“不会。”


        

“为什么?”


        

虞清霜见墨临渊不说话,问的更急了,“为什么呀,我看得出来,洛肯对南妃雪是有意思的,否则他也不会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闷酒,为什么他不愿意更进一步呢?”


        

“洛肯他……他觉得他配不上南妃雪。”


        

“他长得很帅啊,而且他的家族也算名门了,不过我看他似乎很孤僻的样子……他是不是小时候受到过什么伤害?就算这样,南妃雪那么了解你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在意身份和地位的。”


        

虞清霜就好奇了,女人在乎名分地位的话肯定不会主动了,再者,这种事情男人又不吃亏,为什么要一次次把人推开呢。


        

“有件事,南妃雪还不知道。”墨临渊把车子停在了旁边的停车道上,目光幽深的看着虞清霜,沉吟道,“我看南妃雪挺听你的劝,我把秘密告诉你,你帮洛肯劝劝她吧。”


        

虞清霜闻言,暗道:这是要让她劝南妃雪放手的意思。


        

“他们俩都还没开始呢,有什么可劝的?”


        

“你不知道,南妃雪已经喜欢洛肯很多年了。”


        

虞清霜干咳道:“啊?”


        

她还真没想到呢。


        

虽说南妃雪的年龄比洛肯大了那么几岁,但只要男女相爱,这都不是事儿。


        

“你要说的这个秘密……就是洛肯不愿接受南妃雪心意,还把自己的心意也死死压抑着的原因?”


        

墨临渊重重点头,俊美的脸上覆盖了一层薄霜般的寒意。


        

“你、你说。”虞清霜有点紧张,几乎结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