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90章 唐锦年,如锦流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了贪欲的人都想继续掌控大权,一旦墨临渊开始掌控南丰国际,他肯定会做出一系列动作,尤其是和墨家的企业合并之后。


        

这不是南丰国际其他高层乐意看到的。


        

虞清霜听墨临渊说起过,她对商业上的事情不是很懂,但她也不是小孩子了,“墨临渊既然要接手南家,肯定做好了准备,我不担心的。”


        

“那你自己呢?你和他的关系已经公之于众,如果别人利用你的安危威胁他呢?”


        

到时候危险的还是她,而不是墨临渊。


        

“我不会有事的。”虞清霜安抚道,“倒是你,你到京都有什么打算?”


        

顾长安的眸子闪了闪,他的打算就是暗中跟着她,保护她。


        

他不信墨临渊能把她保护好,所以他必须时刻跟着。


        

“我想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务必回答我。”虞清霜深吸口气,把自己一直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重新摆在了心头,“我和大家口中的那个和妤,有什么关系?”


        

顾长安的手不自觉的一抖,差点把桌上的咖啡洒出杯子。


        

“你的反应很奇怪。”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直觉告诉我,我和她有关系。”


        

顾长安沉吟了会儿,一字一句道:“有一个人知道全部的真相,你可以问他。”


        

“谁?”


        

虞清霜以为顾长安会说墨临渊,谁知他说的却是……“龙煜天。”


        

“师父?”


        

“他是你师父?”


        

“对啊,不过他这人神神秘秘的,我并不是很了解。你好像知道他的身份。”


        

顾长安语气莫名道:“他是个好老师。”


        

“可是我……”


        

“我该走了。”


        

“长安?”


        

“别让墨临渊知道我已经来了。”


        

其实说不说,墨临渊都知道了,但他还是不想让墨临渊知道他暗中跟着虞清霜。


        

虞清霜看着男人的背影,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强烈。


        

顾长安的反应很大,大到她不能忽视,看来她真的与和妤有关系。


        

季琉璃端着咖啡过来,疑惑道:“他是什么人,打扮怪怪的。”


        

“只是个朋友,别告诉墨临渊哦。”


        

“放心。”


        

季琉璃看了眼时间,道:“我们该过去了。”


        

……**分割线**……


        

唐家的少爷唐锦年是个心机深沉的家伙,从墨临渊把虞清霜带回京都的第一天,他就意识到京都局势接下来的变化,也意识到了虞清霜的重要性。


        

这不,季琉璃想约他出来,他很忙,没时间,各种借口拒绝,但季琉璃提出虞清霜想约他出来,他立刻就抽出了一个晚餐的时间。


        

如意餐厅中。


        

季琉璃已经定了位置,虞清霜和她坐在包间里,说着即将见到的那个男人。


        

“唐锦年长什么样?”虞清霜好奇的问道。


        

季琉璃想了想,道:“长得挺帅的,不过我也很多年没有见他了,不知道现在变了没有。”


        

“我看唐婉婉长得虽然美丽,但少了几分气质,不知道作为唐婉婉哥哥的唐锦年会是什么样的?”


        

说话间,门被服务员打开。


        

“唐先生,里面请。”


        

虞清霜眯起眼睛,打量着从容进来的唐先生。


        

唐锦年的容貌不是很妖孽出众的那种,不如墨临渊那般邪魅,也不如顾焱那般如玉,但却有种特别的阳刚 从容之感。


        

他扫了一眼季琉璃,再看向虞清霜,嘴角扬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


        

“琉璃表妹,好久不见。”他盯着虞清霜,“虞小姐,初次见面,以后请多指教。”


        

唔,这是一个很优雅礼貌的男子。


        

但谁也不敢小看了他的心机和算计。


        

“唐先生。”


        

“可以叫我锦年。”唐锦年意味深长道。


        

季琉璃狐疑的看了眼唐锦年,又看看一脸无知的虞清霜,暗道:什么情况?唐锦年似乎对虞清霜格外感兴趣呢。


        

虞清霜淡定道:“叫锦年就有点过于亲密了,我是墨临渊的妻子,唐先生也别叫我虞小姐了,叫我墨太太。”


        

这话,岂止是宣告自己的已婚身份,还有种打脸的意味在其中。


        

季琉璃默了默:清霜,够牛。


        

“墨太太。”唐锦年好整以暇的笑道,随即坐下,“想吃点什么,今晚我买单。”


        

“是我说了请你来吃饭的,怎么能让你买单呢。”季琉璃客气道。


        

“我是男士,应该我来买单。琉璃表妹很久没有来A国了,不知这次过来,准备玩多久?”


        

季琉璃听了这话就知道这厮是在故意转移话题。


        

她干咳道:“小姨父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我母亲最近也有些不舒服,就让我先来看看小姨父,等她身体好点了,就过来。”


        

“这个不用大姨担心,我父亲的身体虽然不大好,但三姨把他照顾的很妥帖。”


        

虞清霜默默看着菜单,假装自己是一团空气,什么都没听见。


        

“三姨对我父亲的心思我是知道的,只要他们两个长辈过得开心,我无所谓。”


        

“你——”季琉璃咬着牙,斟酌着言辞,“虽然他们是否在一起对你来说没什么所谓,但你想过没有,三姨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嫁过两次人,又是外公带回来的养女,当年在林家做错了事被赶出来的,如今她这么殷勤的讨好小姨父和你们兄妹,你也不怕她还有更坏的招等着你。”


        

闻言,虞清霜暗道一声:够直接。


        

“你觉得,她能在我的手心里翻出浪花来?”唐锦年直视着季琉璃,目光中盛载着难以言喻的严谨和威严。


        

虞清霜默默看着,心中一惊。


        

难怪唐锦年能够成为京都四大君子之一呢,这份威严和气度,的确慑人。


        

“好啊,如果你真的相信她,也有把握不让她做错事,那我们打个赌好了。”


        

“什么赌?”


        

“我约她出来谈谈,如果她对小姨父是真心的,我以后什么都不说,还会劝我母亲不要多管闲事,如果她不是真心的……”


        

唐锦年扬起嘴角:“我把她赶出唐家。”


        

“好!”


        

唐锦年端起酒杯,看向虞清霜:“我们的家事谈完了,现在可以轻松吃一顿饭了吧。墨太太,我敬你。”


        

“唐先生客气。”


        

季琉璃不想对着唐锦年这张脸,于是暂时去洗手间恢复情绪,包间里,只剩下虞清霜和唐锦年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