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95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京都的日子总是要比在阅城忙碌一些,时间飞逝很快,转眼间,虞清霜已经到这个地方一个月了。


        

她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但墨临渊还是没打算要孩子,一是怕她身体承受不住,二是担心此刻京都风云诡谲,许多暗中的钉子都没去掉,万一有了孩子,虞清霜的处境会更危险。


        

虞清霜这段时间过得挺充实的,除了给墨临渊做点小秘书的事情,还时常和季琉璃约着出去喝咖啡,吃饭。


        

这不,季琉璃又约了她,说是有一个大好的消息要告诉她。


        

虞清霜想,季琉璃的好消息一定和她的那位三姨有关。


        

“好消息,清霜,我哥哥让人给我带了话,他和夏紫萱已经决定在一起了。”


        

闻言,虞清霜着实是惊讶了一把。


        

她和夏紫萱可是死党的关系,这么大的消息,夏紫萱都没和自己说过。


        

“真的假的?”


        

“夏紫萱肯定没和你说吧,我就知道。”


        

“到底怎么回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季家的父母不是一直都很反对季沉和紫萱在一起的吗?


        

况且季家那样的家族,真的不介意未来的儿媳妇结过婚,流过产?


        

季琉璃看出虞清霜诧异之处,十分友好的给她解释道:“我哥哥说了,他非夏紫萱不娶,我父母也没办法,这不,夏紫萱怀孕了,我哥哥更要娶她了,夏家那边本来不想让她嫁给我哥哥的,你是知道的,夏紫萱和夏家人的关系不怎么样。”


        

虞清霜点了点头,紫萱在夏家,的确不太受欢迎。


        

“这么说,季沉是用了奉子成婚的法子说服你父母的?”


        

“除了这个办法,也没其他的法子了。”季琉璃语气莫名道。


        

“想不到哥哥这样有原则的人为了给夏紫萱一个完整的婚姻,都肯用这样的办法。我想,他一定很爱夏紫萱的吧。”


        

“应该是吧。”虞清霜对季沉不是很了解,但从他为夏紫萱说的那些事情来看,他的确是个痴情的男人。


        

想到这里,虞清霜忍不住想起夏紫萱的前夫,也就是当初风云一时的容家少爷,容冽。


        

那个男人失踪之后去了哪里,紫萱要嫁给季沉的消息,他可听说了?


        

“你在想什么呢。”


        

“啊,怎么了?”


        

“我和你说的话你没听见?”


        

“你说了什么?”


        

季琉璃无语道:“当然是夏紫萱和我哥哥的婚礼了,要不你还是和墨临渊抽个时间去一趟Z国吧,给夏紫萱撑腰!”


        

“这又是怎么个情况?”


        

“夏家的人对夏紫萱并不好,我父母虽然接受了夏紫萱,可一些世家都在看笑话呢。哥哥他为了夏紫萱不要自己的名声,可夏紫萱现在怀了孕,如果你不去的话,我担心她那么要强的性子会出问题。”


        

虞清霜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季琉璃,语气莫名道:“这话不像是你说的,是季沉让你对我说的?”


        

“哈哈哈,你真聪明,连这个都猜到了。”


        

“孕妇多思,是要开解开解的。这样吧,我回去问问墨临渊,看看他有没有时间,他最近挺忙的,如果他没时间的话,我就自己先过去看看紫萱。”


        

紫萱帮过她不少,现在紫萱怀孕,又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作为好朋友,必须得去!


        

“你什么时候回去?”


        

“应该快了吧,唐锦年也不是傻子,我把我查到的那些东西放在他面前,他要是还想让我三姨嫁给他父亲,那他就真是糊涂到底了。”季琉璃语气愤愤道。


        

这事关系到唐家的隐秘,虞清霜也就没多问。


        

“要不你看看时间,我们一起去?”


        

“好啊,我这边安排下时间。”


        

说着,季琉璃接到了个电话,和虞清霜打了招呼就走了,虞清霜点了不少吃的,也不好浪费了,本想约墨临渊过来的,谁料到唐婉婉好巧不巧的出现在这家餐厅,还气势汹汹的朝着她走来。


        

虞清霜好整以暇的看着唐婉婉,坐等她出招。


        

唐婉婉坐在季琉璃的位置上,目光阴森的盯着虞清霜,一字一句道:“你这段时间是做了乌龟嘛,每次想找你,你都不在。”


        

虞清霜没说话。


        

她当然不是当乌龟,她只是不想和这个愚蠢的女人废话罢了。


        

都知道她是来找麻烦的,如果自己还笑盈盈做出欢迎的姿态,那她不就是个傻子?


        

“虞清霜,我和你说话呢!”


        

“唐小姐,说话请客气点。”


        

“呵呵,你还真以为墨临渊现在继承了南丰国际,你就是南家的女主人了,你就是这A国的第一名门夫人了?”


        

“你说话总是这么咄咄逼人,没有逻辑吗?”


        

虞清霜觉得奇怪,怎么唐锦年那么聪明的男人,还没阻止自己的妹妹说出这些愚蠢的话?


        

他可知道,一旦唐婉婉把这样的话透露给个别记者,唐家的名声可就受损了。


        

唐婉婉从虞清霜的眼中看出了鄙夷和嘲讽,她气的咬牙切齿,不过没关系,她很快就可以收拾虞清霜了。


        

深吸口气,唐婉婉严肃道:“虞清霜,我今天就和你明说了吧,不管墨临渊爱不爱你,你都不适合待在他的身边。你识趣一点,自己离开他,不要让我对你动手。”


        

虞清霜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淡淡道:“不知唐小姐准备怎么对我动手?”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小姐的罚酒是什么滋味,我还挺好奇。”


        

“你——”


        

虞清霜觉得唐婉婉不过是个疯子在乱嚷嚷罢了,起身就要走。


        

唐婉婉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沉声道:“虞清霜,你真的不肯退出?”


        

“不肯。”虞清霜直视着唐婉婉的眼睛,周身气势陡然凌厉起来,差点把唐婉婉给震慑住。


        

唐婉婉牢记着自己的计划,她好不容易利用那个女人把季琉璃给引开,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唐婉婉下定了决心,道:“好!既然你不识趣,那就别怪我了!”


        

她放了狠话之后,两个男人走向了虞清霜这边。


        

虞清霜暗道不好,正要拿出手机,脑子突然一阵晕眩,等等,她刚刚什么都没吃,除了那杯茶……


        

难道唐婉婉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在她的茶里加东西?


        

“是不是没力气了?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把你丢在大街上的,我会让你知道,我唐婉婉的手段有多厉害!”唐婉婉扬起嘴角,得意洋洋的看着虞清霜,眼底闪烁着刺眼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