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97章 失踪,暴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既想把虞清霜的名声损毁,让墨临渊不再喜爱虞清霜,又想让自己作为她的后盾,心甘情愿给她解决接下来的麻烦,这样一箭双雕的办法,不是她能想出来的。


        

“说话!”看着唐婉婉发呆的样子,唐锦年真的很疑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妹妹。


        

唐婉婉擦去眼角的泪水,低低道:“不是谁给我出的主意,这就是我想出来的,哥哥,你不是喜欢虞清霜吗?我不介意虞清霜做我的嫂子,只要她不再是墨临渊的老婆就行了。”


        

说完,她还嘀咕道:“哥哥的能力并不比墨临渊差,咱们唐家也差不了南丰国际多少,哥哥为什么这么怕墨临渊呢?”


        

“我怕墨临渊?”


        

“哥哥如果不怕的话,为什么喜欢虞清霜却不敢往前多走一步?”唐婉婉按照那个人教自己的话一字一句说了,还以为唐锦年会更加升起,没想到唐锦年居然沉默了。


        

她暗暗道:那人果然了解哥哥。


        

“哥哥,虞清霜和墨临渊虽然是夫妻,可他们俩并没有接受过大家的祝福,再说了,只要虞清霜变成了你的女人,墨临渊就不会再要她了,到时候虞清霜变成整个A国的笑话,她还不好好依靠着你?”


        

唐婉婉再接再厉道:“退一万步来说,只要可以得到她一次,那也是好的呀。等墨临渊因为虞清霜的事情无暇顾及合并南家和墨家产业的事情之后,哥哥就能趁此机会大展宏图了。”


        

闻言,唐锦年的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精光。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


        

“你和我说实话,在背后给你出主意的人到底是谁?”


        

他依旧不信,唐婉婉这个被宠坏的大小姐是想讲不出这样的话的。


        

唐婉婉严肃道:“这就是我自己的主意!哥哥,你别看不起我,我也是很聪明的。”


        

“真不说?”


        

“真的是我自己想的。”


        

“行了,你下去吧,这件事不要声张出去,我会看着办。”


        

“那虞清霜……”


        

“下去!”


        

唐婉婉见唐锦年开始发怕脾气,也不敢再多话,免得挑战了他的底细。


        

“等等。”


        

“哥哥,你后悔了?”


        

“给你办事的那两个男人是什么人?”


        

唐婉婉眼神一变,随即努力镇定心神,故作轻松道:“就是我花钱请来的保镖啊,哥哥放心,没有我的允许,他们是不会乱说的!”


        

“拿钱打发了他们,让他们离开京都。”


        

“为什么?”


        

“按我说的做。”


        

“哦。”


        

唐锦年想了想,又道:“婉婉,如果你真想要嫁给墨临渊,就不要再自作主张,我会帮你。”


        

唐婉婉点了点头,默默离开,但她的心里却泛起了浪涛。


        

如果哥哥真的肯帮她,她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了,除了她自己,她谁也不信。


        

唐锦年并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已经被人洗脑彻底,只惦记着自己卧室里里的女人。


        

他猜到虞清霜不会心甘情愿被唐婉婉带到唐家,当看见躺在自己的床上昏迷着的女人,他的心莫名的从嗓子眼落回了胸腔。


        

如果她是清醒的,他还真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好。


        

虞清霜的身上还穿着黑色的裙子,她的肤色很白,不知是不是被唐婉婉喂了什么,脸蛋有些泛红,就连她的呼吸,也带着几分令人着迷的沉重和动人。


        

唐锦年坐在床边,目光有神的盯着女人姣好的面容。


        

他的手不自觉地落在了虞清霜的脸上,“这么烫?”


        

唐锦年虽然没有老婆,但也是过来人了,只是他洁身自好,如果不是正常交往,他是不会对女人怎么样的,之前有过两个女人的他很快就意识到,虞清霜的身体十分不对劲。


        

他缓缓掀开了被子,虞清霜的呼吸稍微轻缓了一些。


        

“难受。”虞清霜迷迷糊糊的,并没有彻底昏迷,只是这药性让她有些迷糊,像是在做梦一样。


        

“很热吗?我给你把衣服脱了。”唐锦年说道。


        

他知道,一旦他今晚动了虞清霜,他就彻底站在了墨临渊的对立面,不止如此,他还要面对虞清霜这个女人背后的那股隐秘势力带来的麻烦,又或者说……好处!


        

这是个两难的抉择,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唐婉婉背后的那个人很清楚,他对墨临渊有多大的敌意,对虞清霜又有多强烈的占有欲……


        

现在这个女人被送到他的面前,就在咫尺之间,他的内心开始了最艰难的抉择。


        

女人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她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安,极度需要男人给她最好的慰藉……


        

做,还是不做?!


        

……**分割线**……


        

御景别墅。


        

“还没找到?”墨临渊怒道,墨九和墨十三两人额间冒出不少冷汗,可见两人有多大的压力。


        

“三少,我们的人都在找了,只是、不知道少夫人到底去了哪里,联系过季小姐了,季小姐说她们俩见了没多久,季小姐就先走了,按理说少夫人应该已经回来了。”


        

“应该?人呢?我就问你们,人呢?”


        

墨临渊气的俊脸阴沉,气势冷冽,谁也不敢靠近,偏偏墨九和墨十三在这件事上要负很大的责任,再不敢靠近,也得来面对这可怕的怒火。


        

“也许少夫人她是跟着哪个朋友出去了,一时间没联系上呢。”


        

墨临渊冷漠的眼神扫过两人,“如果霜儿出了什么事,你们俩……”


        

墨九和墨十三齐齐跪下:“属下知错!”


        

“滚!”墨临渊怒吼道,自己出去找人。


        

他就不信了,这京都里有不少他的人手,他会找不到他的霜儿。


        

墨临渊深思过这件事的始末,虞清霜不会无缘无故关机,失联,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把她藏起来了。


        

在这京都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藏人的,只有两人。


        

顾焱和唐锦年。


        

他更倾向于顾焱。


        

那个男人和霜儿认识,一点也不掩饰对霜儿的关心,那次唐婉婉在微博上诋毁霜儿的时候,就是他暗中帮的霜儿。


        

那点人情,墨临渊记得,但他也从这件事中认识到顾焱对虞清霜的心意。


        

他和顾焱是敌人,顾焱巴不得霜儿出事,借此分散他的精力,可偏偏他没有火上浇油,反而出手帮忙平息。


        

墨临渊开着车去了顾家,此时的顾家一片宁静,直到他的闯入。


        

顾焱穿着睡衣来到客厅,看到气势汹汹、包裹着寒霜的墨临渊,挑眉,冷笑:“三少,就算你我不睦,也不至于半夜来扰人清梦吧。”


        

“是不是你做的?”墨临渊不想废话,冷睨着顾焱,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