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01章 虞清霜,你的良心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临渊此刻沉下心来,细细了这回事,说真的,当他看到唐锦年和虞清霜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心里恨极了。


        

如果虞清霜不是被算计的,如果她是自愿和唐锦年在一起,那他一定会想杀了她,可是她没有背叛他,她是无辜的。


        

现在南妃雪认真地问他这个问题,他也认真的回想了一番,苦笑道:“这件事与她无关。”


        

“看来你心里还是有心结的了。”南妃雪叹气道。


        

墨临渊皱着眉,似是烦躁不已,“我真不知道,我心里很难受,我很想杀了唐锦年和唐婉婉,可是我看见霜儿,就会不自觉想起她和唐锦年躺在一起的情景,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吗?”


        

南妃雪没有经历过,不过她换位思考了一下,自嘲道:“我们都不是圣人,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心中肯定是不舒服的,不过这也怪不了虞清霜,你就算心里有什么不舒服的,也不要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我知道,对我来说,她才是最重要的,我心里始终爱她,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闻言,南妃雪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这件事你们都需要时间好好冷静一下,你听我的,先不要找唐锦年报仇,如果事情闹大,这件事对你和虞清霜的影响才是最大的。”


        

墨临渊握紧拳头,额间冒出几根青筋:“我明白。”


        

“我就怕你明白归明白,理智却战胜不了情感。你得记住,这件事如果不能私下解决,虞清霜的一辈子可就完了,至少她在A国就绝对混不下去了,懂吗?”


        

墨太太和其他男人一夜厮混,这样的大标题,绝对是地震级别的新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若是被有心人逮住,墨临渊的前途也会受到影响。


        

哎,虞清霜这么聪明的女人,竟然也会一时大意,被唐婉婉那种蠢人给算计了。


        

“我去看看虞清霜,不能让她受了苦,还自我折磨。”


        

“你、不要提起那些事伤她的心。”


        

“你就放心吧,这点事情姐姐还能做不好?”


        

南妃雪和墨临渊的这一番对话本以为除了他们俩谁也不知道,殊不知,有一半都被虞清霜听到了。


        

虞清霜躲在上面听到了墨临渊的那番话。


        

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满脑子都是墨临渊那句心里不舒服,还有他时不时想起自己和唐锦年躺在一起的一幕……呵呵,哪有男人会不介意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


        

除非他不是个男人,或者他根本不在乎自己。


        

她已经没了清白,就算墨临渊嘴上不说,心里也是记得这件事的,这是她人生的污点,也是她未来每一天、每一个时刻都摆脱不掉的耻辱,她要怎么办?


        

叩叩叩。


        

虞清霜假装没有听到外面的敲门声,现在的她还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来安慰她呢,她已经是个没有价值的女人了。


        

叩叩叩。


        

敲门声从不停止。


        

南妃雪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看到虞清霜光着脚坐在阳台上,她心中一痛,拿起毛毯走过去要给她盖上……


        

“你别碰我!”


        

“清霜,是我。”


        

“别碰我,好吗?”虞清霜哽咽着,努力压抑着心底的痛苦,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悲哀。


        

南妃雪拿着毛毯,盖也不是,不盖也不是。


        

“墨临渊让你来劝我什么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道你还会催眠吗?”


        

“我没想劝你什么,清霜,我们都是新时代的女性,别说谈几个男朋友了,就算是怀了孕再嫁人,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南妃雪提起了夏紫萱,道,“夏紫萱以前和容冽在一起,还怀孕,之后流产,可季沉那样的男人,不也没有因为她的过去放弃她吗?”


        

“我不是紫萱。”


        

“我知道你不是夏紫萱,说起来,你比夏紫萱幸福多了,她真心爱过容冽,也是真真切切被背叛过,而你不一样,弟弟一直都只爱你一个人,不管发生什么,他对你的爱都没改变过。”


        

虞清霜闻言,苦笑道:“是吗?那和霜呢?他难道就没爱过和霜?”


        

“和霜,她的事情以后我们再说。我不想劝你原谅谁,也不想劝你以后开朗一点过日子,我只想和你说,他会为你杀了唐锦年和唐婉婉,这是他想做的,也是他该做的,至于你要做什么,那是你的自由,他会支持你!”


        

虞清霜听着南妃雪这话,心里越发难受。


        

“我知道墨临渊对我好,也知道他不会再提这件事,可事实已经存在了,连我都嫌弃这样的自己,我还怎么面对他?南妃雪,我不妨和你说一句实话。”


        

虞清霜缓缓站起来,和南妃雪面对面,外面的阳光已经开始暖和了,只是南妃雪眼中的虞清霜却好似一座弥漫着寒气的冰山,让人不敢靠近。


        

“我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我不想让墨临渊为了我手染鲜血,也不想让他因为我的事情就毁了前途,我希望你可以劝他把这件事忘了,我自己会……”


        

“你想和弟弟分开?”南妃雪一针见血道。


        

看着沉默的虞清霜,南妃雪的话语更急了,“你失去清白,你难过,你想报仇,可你想过弟弟没有?他更难过,更想为你报仇,这关系到他的挚爱和尊严,而在这个时候,你不选择留在他身边,反而要离开他,虞清霜,你的良心呢?”


        

南妃雪一直都是站在墨临渊的身边的,自然说话也没那么客气。


        

尤其是她亲眼看到过虞清霜上次因为君懿离开墨临渊,之后又流产出事,这一桩桩,每次都比刀子还锋锐,狠狠扎在弟弟的心口。


        

如果她这次又走了,弟弟怎么办?


        

虞清霜知道自己的决定有多不懂事,可她没办法!


        

“难道你要我整日面对墨临渊吗?这件事是我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了,我不想浪费他的时间。”虞清霜吼出声来,脸色苍白的吓人。


        

“我说了,这只是一个考验,只要你和弟弟都看开了,就不算什么。季沉都能接受夏紫萱,夏紫萱也能撇开心结嫁给季沉,你又有什么不能的?”


        

“那不一样!唐锦年和唐婉婉算计我,在我昏迷的情况下侮辱了我,这是我一辈子的耻辱!你那么在乎墨临渊的前程,难道你想看着他为了我去杀人,甚至是坐牢?”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