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02章 女人别为难自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妃雪,如果你不想看着墨临渊因为我而身败名裂,就不要再劝我了。”


        

此刻,虞清霜的心里除了痛苦,还有不甘心。


        

可她再怎么不甘也没用,她不是和霜,她 只是虞清霜。


        

虞清霜现在失去了清白,连成为和霜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始终记得这一点,亲耳听到他说出那样的话,她不怪他,只是怪自己,愚蠢的遭受了算计。


        

也许墨临渊是舍不得自己的,他也不会怪她,可他的心里有这样一个结,而她,也无法再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做他的妻子。


        

“你真的想好了?你这么做,不但会伤了他的心,也会成全了唐婉婉那个贱人。”


        

“成全她?呵呵,我怎么会成全她呢。”虞清霜自嘲的扬起了嘴角,“她害了我的后半生,我怎么会容她得逞?”


        

南妃雪也不再劝说虞清霜,她知道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如果为了迎合别人,为了保护别人,就不顾自己的尊严和清白,这么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清霜,女人不容易,别太为难自己。”


        

虞清霜狐疑的看着南妃雪,良久,才道:“听说你要出国了,恭喜。”


        

“多谢。”


        

两个女人都是要强的,谁也没有再揭对方的伤疤。


        

南妃雪离开御景别墅时,墨临渊特地问了她,她只说了一句话:“虞清霜是个坚强的女人,不要小看了她,也不要阻止她做任何决定。”


        

墨临渊不明所以,还以为南妃雪是在打哑谜,不过当他看到虞清霜换了衣服下楼吃东西,心中的巨石总算放下了下来。


        

墨九等人一直都在暗暗关注着两人的举止和互动,观察了一天都没看到三少和夫人互动过一次。


        

这什么情况?到底是和好了,还是在冷战?


        

话说回来,这事儿谁也怪不了,可到底是个心结啊,泛着绿光的帽子,谁接受的了?


        

与此同时,阅城。


        

水玲珑执意要走,叶顷干脆把她住的卧室当成了囚禁处,窗户也被封了,外面还把守着几个彪形大汉。


        

“让叶顷来见我。”水玲珑不吃东西,佣人和外头的护卫也不敢亏待了她,只得去请叶顷。


        

叶顷为了不让自己失控伤害到她,已经三天没有见她了,每次见到她,他都会抑制不住那股怒气和冲动,狠狠教训她,索取她,她的身体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医生还再三叮嘱他不能再放纵,他只好暂时疏远。


        

“找我什么事?”再次见到水玲珑,三天的时间,把一个冷傲坚强的女人折磨成了一个脸色苍白、神色虚弱的病秧子,叶顷心中一动,已然决定把佣人全部开除,这些护卫也都该滚蛋了。


        

就算水玲珑是他的禁、、裔,也容不得其他人“虐待”。


        

“我要去京都。”


        

“你去京都做什么?”


        

“找……墨临渊。”水玲珑沉吟道。


        

叶顷闻言,眉头高高蹙起,“你找墨临渊干嘛?怎么,你对他有意思?”


        

水玲珑习惯了叶顷的伤人口吻,对此不置可否,“如果你不让我走,我就绝食,我看你是要一个活着的水玲珑让你折磨,还是要一具尸体,让你看着堵心。”


        

“你在威胁我?”叶顷咬牙道。


        

“叶顷,我要去京都找墨临渊有急事,你如果继续拦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叶顷最恨的就是水玲珑心中有其他人,还是墨临渊那样出色的男人,一把捏住水玲珑的手腕,他恶狠狠道:“你喜欢墨临渊,你想去找他,想成为他的女人?”


        

“这和你有关系吗?”


        

如果她想成为墨临渊的女人,何苦等那么多年?


        

她的冷漠在叶顷眼中就是默认,“你果然是喜欢墨临渊!贱人,我还以为你是个自私自利不会有感情的人,没想到你也会动情。你想去找他?我偏不让你去找!”


        

“叶顷,别逼我动手!”水玲珑咬牙道。


        

叶顷冷哼道:“好啊,你尽管动手。”


        

他知道水玲珑是和风教出来的,身手和自己不相上下,这么多年了,他还没好好和这个女人打过呢。


        

水玲珑也不废话,出手就是凌厉的杀招。


        

叶顷一次次接住她的招式,面上虽然不显,心中却震撼无比,想不到这几年她居然一点也没有懈怠,要想压住她,太难!


        

水玲珑用的是不要命的打法,因为她今天必须离开叶园,前往京都。


        

半个小时后,房间里的东西全都砸坏了,叶顷的脸上多了几道乌青,水玲珑的脸色看起来也苍白的厉害。


        

“你走吧。”叶顷冷冷道。


        

水玲珑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身后传来男人越发冰凉的话语:“水玲珑,我不会放过你,这辈子你都只能和我纠缠在一处。”


        

她的步子顿了良久,嘴角缓缓抿起,“我知道。”


        

从她再次出现在这个男人面前时,她就知道,她和他生生世世都要纠缠在一起了。


        

……分割线……


        

虞清霜一早就出了门,墨临渊不敢跟的太近,只能远远跟着她,发现她的车子竟然是开往唐家的方向,墨临渊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墨九干咳道:“三少,夫人这是要做什么?”


        

夫人不会要去杀人吧?


        

“跟着她。”


        

墨临渊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如果是杀人,为何只开了一辆车,连武器都没带。


        

如果不是杀人,那她又是要做什么呢?


        

霜儿,难道经过那件事之后,你真的对唐锦年有了什么吗?


        

不,我不信。


        

虞清霜把车子停在唐家门口,余光瞥到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她下车后,管家吓得半死,连忙通知了在家中的唐锦年和唐婉婉。


        

虞清霜并未进唐家,而是走到了那个鬼祟身影身后,“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唐词?”


        

唐词被唐锦年算计了一把,之后又被林悠悠奚落,还失去了原有的房子和车子,现在的他是真真正正的一无所有。


        

他到唐家,就是想找唐锦年说个清楚,最好还能见到亲生父亲唐建。


        

只可惜,来了几次都被这个该死的管家拦在了外头。


        

“你是虞清霜?”


        

“你认识我。”


        

“你和墨临渊的新闻到处都是,不认识你才怪呢。”唐词嘀咕道,其实他一直比较关注墨家的事情,毕竟林悠悠当初是要和墨麟联姻的,墨麟还警告过他,不准再靠近林悠悠,谁知道高高在上的墨麟居然被自己的三弟夺权了。


        

呵呵,想想都觉得可笑。


        

“你在这里做什么,想让唐家认回你这个儿子?”虞清霜说话有些刺人,不过她说的都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