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07章 不想和你做一对怨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临渊的怒气值太可怕了,墨九不敢说什么,只老老实实拦住了顾焱。


        

顾焱看着墨临渊的举止,冷道:“墨临渊就这点本事了?”


        

“顾先生,麻烦你说话注意点。”


        

“墨九,我问你,清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她和墨临渊会变成这样?”


        

他记得虞清霜对墨临渊很上心,不可能故意借自己来气墨临渊。


        

“我不能说,也请顾先生不要再追问。”


        

“那你们也就这么看着墨临渊发疯?如果他伤了清霜怎么办?”


        

“这点请顾先生放心,我们三少不会对夫人怎么样的,他保护夫人还来不及呢,他只是见不得夫人和别的男人有任何牵扯暧昧。”


        

“包括唐锦年?”顾焱问得犀利。


        

墨九脸色一黑,“顾先生。”


        

“果然和唐锦年有关,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顾焱握紧了拳头,俊雅的脸上浮现狰狞可怕的青筋,赧然是在发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墨九怕他去找唐锦年,赶紧道:“顾先生,你要知道,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夫人的名声就越可能受损,还请你不要再追究了。该做什么,我们三少会做。”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这是我们夫人的事情,更不用你来管。”


        

“墨临渊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还能做什么?”


        

墨九听到顾焱说这样的话诋毁墨临渊,当即怒了,掏出枪就对着顾焱,“你这是故意挑衅?”


        

“墨九,就连墨临渊都得让我三分,就凭你?我告诉你,虞清霜虽然是他墨临渊的老婆,但也是我的朋友,既然墨临渊保护不了她,就让我来!”


        

墨九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个沉稳内敛的男人会说出这么张扬的话,关键他还敢觊觎自家夫人?


        

简直可恶!


        

“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开枪?”


        

“那你试试看,等你开了枪,墨临渊的麻烦会更大。”


        

“你——”


        

“你可以走了。”顾焱冷漠道。


        

墨九拿顾焱没办法,他说的都是实话,自己要是真把顾焱崩出个什么事,那可麻烦了。


        

车上,虞清霜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挣脱墨临渊的禁锢,她原本苍白的脸上多了些微烦躁,“墨临渊,你放手。”


        

“我不放,每次我一放手,你就会逃开我,霜儿,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


        

“你说过,我是自由的。”


        

“霜儿,你知道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现在我给你自由,但前提是你在我的保护范围之内。”


        

虞清霜目光冷漠的盯着男人,她不知道,她这样冷漠的眼神对男人来说有多刺眼,他的心脏又有多疼。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墨临渊,这件事不只是对我的侮辱,也是对你的侮辱,作为男人,你真的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吗?”


        

不等墨临渊说话,虞清霜又开口说了一句特别刺人的话,“男人被戴绿帽子是奇耻大辱,你居然一点也不在意,你不是男人吗?”


        

墨临渊被她气的浑身发抖,他突然猛地吻住了她的唇,在她失神之际进入她的身体。


        

他很疼,她更疼!


        

虞清霜强忍着疼,脸上毫无情绪,墨临渊狠狠吻着她,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她是属于自己的。


        

***


        

回到御景别墅,墨临渊抱着虞清霜下了车,她的身上盖着毯子,谁也看不出发生了什么,别墅里的护卫只觉得气氛十分古怪,怎么这两人都冷冰冰的,比冰山还冻人。


        

虞清霜让他抱着自己回到了卧室,刚进了卧室,她就挣脱了他,抬手打了他一耳光。


        

啪的一声,很响亮,不过这巴掌打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心。


        

他眯起锐利的黑眸,努力掩饰自己的受伤,问道:“怎么,你不愿意了?”


        

“对!我不愿意!墨临渊,我已经被唐锦年玷污了,你却在这时候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怎么,你想让我忘记唐锦年对我的伤害,还是想让我再一次记起那样的耻辱?”


        

墨临渊咬着牙,“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变过,你一直都是我最爱的女人!”


        

这件事不怪她,他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伤害她呢。


        

可惜她一直都不懂。


        

“墨临渊,我也再说一次,我不能再面对你,我希望你以后离我远远的,再也不要来纠缠我!”


        

“你说什么?”


        

看着男人受伤的神色,虞清霜别开了眼,强忍着心底的不舍和痛苦,一字一句道:“别再来纠缠我,我真的不想见到你,我一看见你就会想起被唐锦年侮辱的事,我求你了,别再来纠缠我了好吗?”


        

她无力的口吻,坚定的决绝,统统化作利刃,一件不落的穿进墨临渊的心脏。


        

“这么不想见我?”


        

“是。”


        

“好,我可以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但你不能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这是他最大的退让。


        

虞清霜冷笑道:“不,这是我的自由,我不会和你做这样的交易。”


        

“虞清霜!你不觉得自己太狠心了吗?”


        

“墨临渊,你心里爱着霜霜,而我现在被人侮辱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我想过点自由的生活不行吗?”虞清霜反问道。


        

“你还在介意那件事?”


        

“对!”虞清霜大声道,直视着男人复杂的眼睛,“我一直都很介意,我介意你心里有别的女人,介意你曾经把我当做替身,也介意你骗我说你活不长了,如果不是这样,我是绝对不会留在你身边的!”


        

看着墨临渊几乎崩溃的样子,虞清霜哽咽住,她捏着拳头,用尽力气道:“我很介意你对我的好,因为我觉得这些好都是我偷来的,其实我被唐锦年侮辱,你心里是不舒服的,你是介意的,你只是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对不对?墨临渊,我们都活得不容易,就别再相互折磨了!”


        

“霜儿——”


        

她不觉得她这样的话很伤人吗?


        

“墨临渊,我们的孩子没了,是你没用,护不住我,也护不住孩子,我不会和你继续下去了。我之前留在你身边是因为你快死了,事实证明你还能活很久,我不想和你做一对怨偶,懂吗?”


        

“在你眼里,我们是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