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15章 怎么爱上墨临渊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又怎么样?小公主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顾长安真的对小公主有那种心思,他一定不会让她知道真相的,只要他不想知道,就不会知道。”


        

这人说完,深吸口气,低低道:“老婆,女儿,我很快就能回家了,你们等着我。”


        

顾长安带着虞清霜出去后,好奇道:“在想什么,看你神色这么严肃。”


        

“我在想,他们的话是否可信。”


        

“做我们这一行的,可真可假,不过对着自己的主子,决不能说谎。”


        

“我不是他们的主子,我也不习惯他们叫我小公主。”虞清霜不悦道。


        

总有一种阶级的那种传统和古老的感觉。


        

她不喜欢。


        

虞清霜偏头看着顾长安,道:“你觉得他们的话可信吗?”


        

“你是说……我义父?”


        

“和影就是背叛者,但我总觉得,背叛者除了他,应该还有别人。”


        

“这……应该不会。”


        

“我也就是猜猜。”虞清霜眨巴下眼,道,“现在去哪儿?”


        

“休息?”


        

“好。”


        

虞清霜走着走着,突然踩到一个大石头,整个人控制不住身形的往前面一跌。


        

“小心!”顾长安一把拉住她,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怀里。


        

在靠着顾长安的胸膛的那一刻,虞清霜的心脏一下子停止跳动了,这感觉……


        

好熟悉。


        

顾长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正准备把她推开,却被她反手抱住。


        

“长安。”她低声唤着顾长安的名字。


        

顾长安一下子窒息了。


        

她如此温柔的唤他,他只觉得自己要失去控制了。


        

“我们以前……也这样过吗?”


        

刚刚的那一幕,好熟悉。


        

“你以前爬上树摘水果,从上面掉下来,是我接住了你。”顾长安闭着眼,一点点回忆道。


        

“有一次你为了摘荷花,险些掉进荷花池,还是我拉住了你。”


        

“你和小姐吵架,冲了出去,外面下着雨,是我跟着你,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帮你挡雨。”


        

“……”


        

他的声音,如梦似幻。


        

虞清霜的心脏突突的疼着,抽着。


        

脑海里,仿佛真的记起了他说的那些。


        

“我是如何爱上墨临渊的?”虞清霜突然问道。


        

听到“墨临渊”这三个字,顾长安一下子从梦里醒来,他睁开眼,眼底的迷恋瞬间变得清明。


        

虞清霜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皱眉道:“你生气了?”


        

“不,长安不敢。”顾长安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恭敬地低着头。


        

虞清霜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他的恭敬!


        

“长安,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算当初我爱上的是墨临渊,可我也清楚,我是不会把你当下属的,我也不会讨厌你。”


        

顾长安的心脏,再次停顿。


        

是啊,小公主永远不会把他当下属。


        

她不是还叫他长安,叫他哥哥?


        

“我是如何爱上墨临渊的?”她又重复道。


        

“墨临渊跟着小姐学东西,那段时间,你很想出去玩,但没人敢放你出去,我又跟着义父出去办事了,没法儿带你溜出去,最后是墨临渊带你出去的。”


        

至于她和墨临渊是怎么见面的……他回来后,她在他的耳边说了很多次,每一次他都觉得像是在拿刀子扎自己,可她喜欢,她也说的开心,他就假装也很开心。


        

他现在还能清楚的记得,她说起墨临渊时,眼底的光芒有多耀眼。


        

想来,她那个时候就已经爱上墨临渊了吧。


        

之后她偷偷跑出去给墨临渊跳舞,为他做点心,和他一起看星星……


        

她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她的眼睛里,爱情最大。


        

事情被小姐发现之后,小姐没有生气,但也没有承诺什么,只是把墨临渊和君赐等人都送回了各自的家族。


        

从那以后,她就有些变了。


        

不过,也没隔多久,就出了后面的事。


        

墨临渊爱她爱的痴迷,执着,深沉,得知她死亡的事情之后,发了几次疯,都没躲过那些暗杀。


        

其实墨临渊是小姐教出来的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受伤呢?


        

那段时间墨临渊受的伤,仿佛是他刻意的。


        

他想被杀死,这样他就可以去找她了。


        

顾长安想起自己那段时间对墨临渊的举止的震惊,突然意识到,那个男人也是很爱她的。


        

“其实除了墨临渊,君赐、也很喜欢你。”顾长安说道。


        

虞清霜干脆坐在了阶梯上,抬头望着星空,疑惑道:“君赐为什么喜欢我呢?”


        

“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少女,他们喜欢你都很正常。”


        

“那你也喜欢我咯。”虞清霜趁着现在自己什么也不记得,心态也很冷静,一股脑全问了。


        

顾长安摇了摇头:“属下不敢。”


        

“坐。”


        

见他沉默,虞清霜故意板起俏脸,“我让你坐。”


        

等顾长安坐在她身边后,她又道:“我没把你当过下属,你就没有敢不敢这一说。长安,我长大后变了模样吗?”


        

“什么?”


        

“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的样子没有变,为什么墨临渊没有第一时间把我认出来?”


        

顾长安闻言,忍不住道:“他一眼就认出你了。”


        

“啊?”


        

“你的样子没有变的太多,不过你身上的胎记不见了,墨临渊虽然认出你,但还是暗中调查了许久。”


        

“那君赐呢?”


        

“君赐知道你活着回来之后特地去见过你,只是你没看到他。”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


        

顾长安默了默,道:“因为我一直在暗处看着你,守着你。”


        

一开始义父并不知道,直到义父发现后,他只能以棋子的身份接近她,监视她。


        

虞清霜的心脏抽了抽,她转头盯着顾长安,一字一句道:“我的孩子……是和影杀的?”


        

她躺在手术台上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是和影拿掉了她的孩子,对吗?


        

顾长安的目光里,盛载着说不清的愧疚。


        

“对不起!”


        

“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你来说这句对不起?况且那是我的孩子,他的命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换的。”


        

“你、斗不过义父。”


        

“是吗?”


        

那个变态的背叛者不但杀了自己的母亲,还杀了她的孩子,让她如何不恨?


        

“就算有水玲珑在你身边,你也斗不过义父,除非……”


        

虞清霜看着他:“除非什么?”


        

“除非你和墨临渊、君赐,你们三人联手。”


        

顾长安不想背叛义父,他能够做的,也只有这点了。


        

“不,我不能把墨临渊和君赐都牵扯进来,一个不好,会害了他们的。”当年连和妤这样的大人物都没能躲过和影的算计,她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