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20章 人都被你气吐血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我知道的,你不喜欢我大哥,但我大哥他很执着的,他和墨临渊一样,都是那种认定了就不会改变的人。”顾知画一口气把憋在喉咙里的话给说了出来,这一说,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我不是怪你不给我大哥机会,我只是、我觉得你有点奇怪。你既然喜欢墨临渊,为什么要离开他,给我大哥希望呢?你知道的,我大哥和你重逢之后,一直克制着对你的情感,直到你离开了墨临渊,我大哥才重新生出了追求你的希望。”


        

虞清霜压根没想到这一层,她只是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墨临渊,况且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从君赐和水玲珑的口中又得知自己身负大仇,她怎么能连累了墨临渊呢?


        

她不是那种柔弱要寻死的女人,她把这些都想的明明白白,所以她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顾焱他,真的喜欢我吗?”虞清霜道。


        

顾知画无语了:“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我不敢确信顾焱对我是那样的感情,况且他是个君子,他知道克制,也知道结局,既然知道结局,为什么还要选择没有结果的人呢?”


        

顾知画道:“这就是聪明人最大的悲哀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可……”


        

“我偷偷跟着大哥出来见你,不只是想告诉你,大哥对你的心意有多深,也是怕你对大哥无心,却又让他心怀希望,如果你不喜欢他,或者你给不了他一点点的希望,那我希望你能想个办法,让他彻底放弃你。”


        

虞清霜的脑海中不自觉回忆起那日她利用顾焱刺激墨临渊放弃自己的事情,当时的她在无意中给了顾焱希望,害的顾焱现在对她痴心不改。


        

早知道的话,她死也不会那么做的,现在该怎么办呢。


        

“你这么关心顾焱,是因为什么?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顾知画笑道:“不愧是我大哥看中的人,心思就是细腻。我承认,除了因为那是我大哥,我不忍心看着他追求一个根本得不到的人,更因为有一个人一直深爱着我大哥,我不想她的爱变成一团空气。”


        

“谁?”


        

如果有人爱着顾焱,而顾知画也认可这个人的话,说明其人品和家世都不错。


        

只要有这样一个人,虞清霜就好办多了。


        

“岳暖。”


        

听到这样一个名字,虞清霜皱起了眉头。


        

岳家?


        

她不知道A国有什么岳家的豪门啊。


        

“你是不是以为岳暖是个豪门千金,或者是名门之女?”


        

虞清霜尴尬一笑。


        

顾知画道:“岳暖是我大哥的秘书,她家境简单,但从小成绩好,人脉也广,大家都很喜欢她,哪怕她做了大哥的秘书,也没几个人嫉妒她,大家都觉得,她有资格。”


        

“所以你也觉得她有资格做你的嫂子。”


        

“以前我觉得有资格的是你。”


        

“我?我是墨临渊的妻子,而且我并不是……”


        

虞清霜的话被顾知画打断:“这是个新世纪了,没人会纠结自己的对象是不是处,自然了,肯定会有这么传统的人,咱们不是啊。在结婚之前有过男朋友,哪怕和男朋友同居过都是很正常的,只要是真心相爱,过往的一切都是云烟。”


        

说完,顾知画似笑非笑的看着虞清霜:“你能让墨临渊这么爱你,可见你的本事和魅力,大哥喜欢你,那我也认可你做我的嫂子,不过现在看来,你们没缘分,你是个很理智的女人,可以对任何人硬起心肠,也不做出心软的决定。”


        

这点她很佩服虞清霜,但换了是她自己,她不会这么做。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心软,这得有多理智,多孤单?


        

听了顾知画这一席话,虞清霜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不是我说话太直接了,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没有,我挺好的。”虞清霜道,“那个岳暖,她真的那么好?”


        

“她很好,可我大哥的眼里没有她,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分割线……


        

虞清霜一路上都在琢磨怎么成全顾焱和岳暖,这两人连名字都十分有缘呢,可该用什么办法呢?


        

回到别墅,才把车停好,就看见一个十分仙风道骨的老者冲自己挥手,她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得,被逮住了。


        

肯定又是一顿训。


        

还真被虞清霜给猜中了,她屏住呼吸,准备给龙煜天露个笑容,再讨好两句,结果还没来得及撒娇卖萌呢,龙煜天就破口大骂了:“你是蠢货么,居然被那种人渣算计,还傻乎乎的离开一个一心保护你的男人。墨临渊他哪点不好,你要这么刺激他?”


        

“你要是把墨临渊这么好的男人都给气死了,我看你不一辈子后悔才怪。”


        

“你个臭丫头,真是没出息,就算真被唐锦年那个混蛋玷污了,你报复回来就是了,这么躲着墨临渊做什么?我问你,你是不是铁了心要把墨临渊气死,好找第二个男人?”


        

虞清霜被他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


        

奇怪,他怎么都帮着墨临渊呀?


        

如果洛肯看到龙煜天这会儿的行为,肯定要大笑了。


        

在墨临渊面前骂墨临渊,说虞清霜的好话,结果一到虞清霜面前又开始说墨临渊的好话,这不是在骂人,这是在劝架。


        

虞清霜拉着他进去,低声道:“这儿还有佣人呢,师父,您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呀。”


        

“你还知道要面子?你当初把墨临渊活活气吐血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他的面子呢?整个御景的人都知道我的徒弟把墨临渊气吐血了,害我在他那儿都不好做人,看谁都是一副怨气。”


        

虞清霜闻言,微微吃惊道:“墨临渊吐血了?”


        

“你不知道?你气的,你不知道?”龙煜天表情夸张的看着虞清霜,哼了一声。


        

虞清霜囧了囧:她真不知道。


        

那天她说了狠话之后怕自己会心软,会后悔,于是赶紧离开了御景。


        

她以为墨临渊归怪自己,会恨自己,可她没想到……墨临渊被气吐血了!难怪御景那边的守卫这么严谨,感情是因为墨临渊吐血了。


        

“等等,师父,墨临渊只是吐血而已,你这么激动……莫非他被人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