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21章 怀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现在知道担心了?”龙煜天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来不及了,要不是我妙手回春,墨临渊早死了,还等你!我可警告你啊,你要是再气他吐血一次,就是在砸你师父的招牌,小心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龙煜天这话说的,虞清霜后背有些发毛。


        

“师父,你和我说说,墨临渊他到底怎么样了,你别老说这些没用的好不好?”


        

“没用的?”龙煜天咬咬牙,恶狠狠道,“你居然敢嫌弃师父,要是没有师父,你这小丫头可就变成寡妇了。”


        

虞清霜听龙煜天说的这么严重,心头对墨临渊的担心更浓了,“师父,你……”


        

“行了行了,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放心吧,他且死不了呢。”


        

“师父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还能有什么事,听说你把墨临渊给气吐血了,我特地回来看热闹。”


        

虞清霜嘴角抽搐了几下,给他倒了杯水,干咳道:“师父才不是看热闹的人呢,师父一定是怕墨临渊出事,怕我守寡。”


        

“呵呵,你现在承认你是墨临渊的老婆了?”


        

虞清霜闻言,叹了口气,道:“师父,其实我是有苦衷的。你知道么,那个唐锦年竟然敢对我……我恨不得杀了他。”


        

“你确定了?”


        

“确定什么?”


        

“那小子真的把你给……额,那个了?”龙煜天好奇的看着虞清霜,弄的虞清霜满脸通红。


        

见她不说话,龙煜天严肃道:“这样,师父帮你催眠他,听他说实话。有些表象是可以营造出来的,你不要相信的那么快,小笨蛋。”


        

“师父真的可以催眠唐锦年?唔,如果是真的,我立马就杀了他!”


        

“杀人是犯法的。”


        

“和影还杀了那么多人呢,不也活得好好的。”


        

“那是因为他注定生活在黑暗中,你不一样,你是要和墨临渊一起生在光明的。”


        

虞清霜闻言,咬牙道:“那如果是呢,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搞得他家破人亡了。可我之前见过唐锦年一次的,我发现这家伙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要不我也不至于帮你用催眠术什么的,这样,你找个机会把他叫到你这儿来,师父帮你问个清楚。”


        

虞清霜心 想,如果真的能让师父用催眠术问清楚,那她之后报仇也能理所应当一点。


        

反正唐锦年把她害成这个样子,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师父,你真会催眠术?”虞清霜好奇的看着龙煜天,问道。


        

“怎么,不相信你师父是世外高人吧,我很牛的!”


        

看着龙煜天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虞清霜真是彻底无语了……“这么说,水玲珑和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当初真的催眠了我的记忆,让我误以为自己就是虞清霜?”


        

龙煜天就知道,水玲珑那个臭丫头肯定什么都会告诉她。


        

“她说的都对,但有一点她说的不对,我可没让你误以为你就是虞清霜,你本来就是虞清霜!”


        

“我不是叫和霜吗?”


        

“那是你以前的名字,你重生之后就叫虞清霜。”


        

重生?


        

虞清霜听到这两个字,陡然想起自己的确是重生回来的,当初她自尽在叶顷的叶园,之后重生回到被送到叶园之前。


        

这么玄妙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秘密。


        

“师父,你说人死了,真的可以重生吗?”


        

“自然是可以的,只要有足够的命和运,老天爷眷顾你,在这个世界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可以发生。你问这个做什么?”


        

虞清霜突然想到,师父并不是完全的无神论者,他这番话不可信。


        

可如果她重生是不可能的,那她之前的记忆又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自己就是死了以后重生回来的呀。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奇怪。”虞清霜转移话题道,“师父,你可以让我想起以前的事情吗?如果想不起来,我总觉得自己不是和霜,她的命运我也不想背负。”


        

“你本来就不该背负和霜的命运!”


        

向来没个正经的的龙煜天突然露出如此严肃又气愤的神色,虞清霜吓得心跳都加快了。


        

师父这是怎么了?


        

他好像很不想让自己变回和霜。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师父,你知道水玲珑和叶顷的事情吗?”


        

闻言,龙煜天的表情再次变得笑哈哈的,“当然知道了,当初水丫头和青野在一起,还是我第一个发现呢。其实和妤也没说要阻止他们俩在一起,只是水丫头自己钻牛角尖,还听信了和影的话,以为她不离开青野,青野就会遭到影子的追杀。这个青野的身份有些特殊,水丫头知道他不会独自离开,于是就自导自演了一场戏。”


        

“难道这场戏就是叶顷口中说的那件事?”


        

叶顷说,水玲珑接近他是为了得到他上级的资料,因为这件事,水玲珑险些把他害死。


        

“青野那个小子什么都告诉你了?”


        

“对啊,都告诉我了,特地来找我,我十分怀疑他的企图。师父,过了这么多年,叶顷和水玲珑还能走到一起吗?”虞清霜有些想看到那个清冷得让人不敢靠近的女人脸上露出幸福笑容的样子。


        

也许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个最柔软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不是所有人都能触碰到的。


        

“这我可说不定,我又不是月老。”龙煜天懒洋洋说道。


        

虞清霜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大家都不是过得安稳幸福的,都有自己的烦恼。”


        

“这是自然,你也就因为有墨临渊护着,才能享受一段时间的安宁和幸福。”


        

龙煜天又提起墨临渊,虞清霜心里越发愧疚了,如果不是她冲动的话,墨临渊也不会被气吐血。


        

“你脸色不对。”龙煜天突然一把捉住了虞清霜的手腕,给她把脉。


        

“我就是这几日没睡好,吃不好,自然脸色不对了,师父你不用管我,你赶紧回御景去,我怕墨临渊难受了找不到医生。”


        

龙煜天嘴角抽了抽,咬牙道:“你都怀孕了,居然还这么活蹦乱跳的惹事情,你胆子真是太大了!你担心墨临渊那小子干嘛,你应该多担心你自己,因为你这段时间的多思多虑,害的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安稳,这胎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