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30章 用命爱他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悠悠已经报复过唐词一次了,这次应该不会……”


        

“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二个笑话了,林悠悠的确没报复唐词,但唐词无才无能,怎么可能坐得稳高管的位置,他还算聪明,知道去求林悠悠。”


        

虞清霜诧异的看着夏紫萱,“你这消息来得确切嚒,唐词当初可是把林悠悠害的很惨的,连他们的孩子都被害的没能出世,这会儿……”


        

“就因为那些恩怨,唐词当众恳求林悠悠回头,想要和她复合的好戏就唱的更精彩了。”


        

“唐词的脸皮真的很厚,居然还敢当众恳求林悠悠回头,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总之呢,唐词丢了唐家的脸,也让那么多人看了笑话,他自己是没脸出来了,唐锦年把他安排到一个小公司里做中层管理,以后想出头,怕是难了。其实唐锦年这个人做事看起来果断狠辣,但仔细想想,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目标,达到了预期目标,他就不会继续绝下去。你看他对唐词的安排,是不是挺人性化的?”


        

虞清霜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唐氏集团被南家和顾家齐齐围攻,许多项目都丢掉了,唐锦年这会儿要是把唐词开除,那不是影响唐家的声誉嘛。


        

他用温水煮青蛙呢,等着唐词自己扛不住了喊停。


        

这是聪明人的做法。


        

“紫萱,说起林悠悠,我突然想到另一个人了,你知道他的消息吗?”


        

“你是想问墨家大少爷墨麟吧?”


        

“恩。”


        

墨麟本来是要娶林悠悠的,两家联姻其实是好事,不过自从墨麟的事情出了之后,林家就没了态度,而墨家也不再喊着联姻。


        

虞清霜想,大概是林萧萧不肯让自己的侄女嫁给一个私生子了。


        

“墨麟是墨老爷子的私生子,虽然是被原配夫人养大的,但你知道,这种事情被翻出来,对他的名声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这不,墨麟出了这事儿之后就一直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了。他的事情,知道的没几个。”


        

夏紫萱看她眉头紧蹙,不由道:“这种事情交给男人操心就是了,那是墨临渊的大哥,有什么问题墨临渊自己会处理的,再说了,这个不省油的灯,你以为墨临渊不会让人盯着点?”


        

“也对。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晚上烧烤吃什么吧。”虞清霜说道。


        

花厅外,墨临渊正和墨九等人说话,看见虞清霜和夏紫萱聊天时露出的微笑,他缓缓勾起了嘴角。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露出这么温暖的笑容了。


        

希望夏紫萱能够待久一点。


        

“三少,有件事……必须向您报告一下。”


        

“什么事?”


        

“容冽。”


        

墨临渊皱着眉,“找到容冽的行踪了?”


        

“自从容家破产,容冽失踪之后,我们就一直在找他,现在终于有了他的消息。您还记得被唐锦年送到监狱里的和徐吗?”


        

墨临渊沉声道:“莫非容冽投靠了和影?”


        

“他手底下管着两个公司,这两个公司都是违法的。”


        

“谁的公司?”


        

“和徐的公司。”


        

墨临渊的脸色越发黑沉,墨九低着头,轻声道:“您要去见他吗?”


        

“安排一下。”


        

墨临渊没想到容冽会自甘堕落进了和影的阵营,还帮和徐做违法的事情,他要是不见见容冽,以后真的站在对立面,要如何做决定?


        

不过想到虞清霜现在有着身孕,又有心事,墨临渊并没有马上出发去见容冽。


        

知道虞清霜晚上想吃烧烤,墨临渊也参与了准备活动中。


        

君赐接到虞清霜的电话邀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不过等到他在御景看到季琉璃的身影后,他赧然明白了虞清霜的目的。


        

星夜当空,微风习习,气氛很好。


        

季琉璃望着英俊尊贵的男人,连忙把眼底的倾慕和热量全都掩盖下去。


        

君赐吸了吸气,走到虞清霜的面前,道:“听说你的好消息了,恭喜。”


        

“谢谢。”虞清霜意味深长的看着君赐,“我已经结婚了,现在还有了孩子,再过不久孩子就要出生了,作为朋友,你可不要太落后哦。”


        

墨临渊也凑趣道:“君赐,你的条件好,想嫁给你的女人不知多少,也别太挑。人生苦短,珍惜现在。”


        

这两人都开口了,更别说其他几个人了,尤其是冷飞扬,说起好话来,那叫一个顺溜。


        

君赐和季琉璃对望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不过等到烧烤结束,君赐还是答应了虞清霜的请求:送季琉璃回她住的酒店。


        

季琉璃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敢去看君赐的脸色。


        

她回忆着今晚他的淡漠和优雅,那种看似平和却躲避的目光,季琉璃忍不住道:“其实你真的可以不用在意今晚的事情,这都是他们好心,想帮我。我不知道你在京都,我只是想来看看清霜,谁知道……”


        

“我没有怪你。”


        

“你也不要怪他们,好吗?”


        

“我谁也没怪。”君赐道。


        

季琉璃沉默着,不敢再说什么。


        

蓦地,君赐突然踩了一脚刹车。


        

“啊——”季琉璃条件反射的尖叫出声。


        

君赐停稳车子,看清对方手里的东西后,沉声道:“待在车里别出来。”


        

季琉璃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君赐跳下了车,她还看见有人拿着枪对准了君赐。


        

没有枪声,一切,寂静得仿佛只是一场幻象。


        

季琉璃没记住君赐的叮嘱,她满脑子都是不能让君赐受伤,看到君赐身后有一个人准备偷袭他,季琉璃打开车门就跑了下去:“君赐小心,后面有人。”


        

那人没想到车上会下来一个人,君赐也因她的提醒避开了这一枪。


        

那人气的厉害,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季琉璃的身上,对准她就开了一枪。


        

季琉璃当场中枪。


        

“琉璃!”


        

季琉璃浑身都疼,疼得她的灵魂都在颤抖,可她在昏迷前能够听到君赐叫自己的名字,他的语气中满是对她的担心,她觉得很满足。


        

就算为此而死,她也没有遗憾了。


        

君赐被暗杀,季琉璃中枪,一切都发生在猝不及防之间。


        

墨九和墨十三带人赶到,只看见满地的狼藉和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