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48章 劝她去见和影最后一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霜儿喜欢这几个名字?”墨临渊搂着虞清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她给自己说了皇甫阙想的那三个名字,不由再问了一遍。


        

还是问清楚的好,万一回头她不喜欢了怎么办。


        

“当然喜欢了,你看啊,老大叫墨沉,小名沉沉,老二叫墨野,小名小野,咱们宝贝女儿叫墨童,童话的童,小名就叫童童,多好。”


        

墨临渊想了这么多天的名字,没一个是自己满意的。


        

这三个名字听来倒是不错。


        

“既然霜儿也喜欢,那我赞同。”


        

“那就这么定下了,为了感谢皇甫阙给咱们三个宝贝想出这么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我决定满月酒的时候给他发个大大的红包。”


        

说到发红包这事儿,虞清霜又道:“琉璃之前可答应了我,要给我包红包的,也不知道这姑娘说话算不算话了。”


        

“她现在和君赐在一起,知道你生了孩子之后,一直想过来,不过君懿的老婆刚刚流产,只怕……”


        

虞清霜闻言,大吃一惊:“君懿的老婆流产了,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墨临渊心里斟酌了会儿,道:“据说是意外。”


        

君家对外称是意外,但君懿结婚之后独自住在外面,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意外。


        

对于豪门而言,这样的意外数不胜数,真真假假,说不清楚。


        

墨临渊好几次都想把和影得了胃癌、而且已经活不长的消息告诉虞清霜,想劝她去见见和影,但看到她这么开心满足的模样,他真的不忍心让她再次皱起眉头。


        

“你今晚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虞清霜发现这男人的脸色不对,好几次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墨临渊道:“你醒来之后没有问过你生三个孩子那天的事情, 我有些奇怪。”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平安生下孩子,皇甫阙也没被那些杀手伤害,一切都很好,有什么值得追问的吗?”


        

“真的不想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虞清霜定定看着墨临渊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说过不会骗我的,现在我要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墨临渊沉吟了会儿,道:“我知道你可能不太想听到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事,但这一次我必须告诉你。和影得了胃癌,很快就要死了。”


        

虞清霜的心脏骤然一停。


        

良久,她自嘲的勾起了嘴角,“这不是好事儿吗?他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报应终于到他身上了。”


        

“霜儿。”


        

“我不会难过的,我也不会同情这样的人,我说过,我和他只是两个陌生人,我不想知道他的死活。”


        

虞清霜说完,挣扎了下:“你放开我,我去看看孩子。”


        

“霜儿,你听我说完。”


        

虞清霜扬起头,“还有什么可说的吗?你瞒着我见了他,还帮他说话,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背叛。”


        

“我不是!我没有瞒着你见他,我也没帮他说话,我只是……罢了,是顾长安来过了,顾长安说,他不想打扰你,他想就这么死去,算是赎罪,那天顾长安把你带到了临安别墅,其实也是想让他看看你和孩子。”


        

“你说什么?”


        

她最相信的顾长安,竟然这么算计她。


        

“顾长安说,他对过去的事情很愧疚,也无法做出更好的弥补,他不会来见你,打扰你的生活,他没有让顾长安来找我,是顾长安自己不忍。”


        

“呵呵……那他杀人的时候就忍心吗?”


        

“霜儿。”


        

“你难道忘了吗,当初我也怀孕的,是他亲手夺走了我孩子的命,你让我怎么原谅他?抱歉,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他。”


        

“如果我说,这次你在手术中大出血,险些不行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和你血型不匹配,是他站出来把血给了你。医生也说,不能在同一个人身上抽那么多血,但他坚持,霜儿,他已经快死了,他宁可把全身的血都给你,其实在我看来,他或许悔改了,他……”


        

“悔改?墨临渊,一个好人想要变坏很容易,但要把坏人变成好人那太难了,他当初杀了那么多人,还联合外人害死了我的母亲,你让我原谅他,让我相信他已经变成了好人,这不是很可笑吗?”


        

虞清霜的情绪十分激动,墨临渊都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了。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要去睡了,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妻子,就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男人。”


        

语罢,虞清霜扔下墨临渊,兀自回了卧室。


        

他们的卧室是连通婴儿房的,虞清霜把卧室这边的门锁了,墨临渊只能从婴儿房那边进来。


        

看到她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样子,墨临渊有些心疼。


        

其实他可以不告诉她的,他只是怕她现在不去见和影,以后会后悔。


        

虞清霜知道墨临渊进来了,但她一动不动,假装自己睡着了。


        

她的心里十分复杂,如果说和影那天真的救了她,她该去看看他吗?


        

可是一想到和影之前联合别人害死和妤,还杀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尽管那个孩子没有成形,但也是她的孩子呀。


        

她不能接受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父亲,也不能接受他对自己的弥补。


        

她觉得太荒谬了。


        

碍于虞清霜现在不想和墨临渊交谈,墨临渊也就没有上床和她一起睡,而是在卧室的沙发上将就了一晚上。


        

皇甫阙一大早就到婴儿房来看孩子,冷不丁看见沙发上的墨临渊,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墨叔叔那么疼爱霜姨,他们怎么会吵架,霜姨还把他赶到沙发上,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他是个聪明的小孩子,哪怕心里同情墨临渊,觉得虞清霜做得不对,也不会真的说出来。


        

唔,还好看见的人是他,如果是佣人的话,墨叔叔的面子就一点也不剩了。


        

皇甫阙抱着墨童出去玩,另外两个弟弟虽然也喜欢,但不如妹妹那么喜欢,抱着妹妹的皇甫阙坐在楼下的花厅里,突然听见了父亲皇甫曜的声音:“你很喜欢孩子?”


        

皇甫阙的身体僵了僵,倔强的不说话。


        

“虞清霜告诉我,你想知道过去的事情,想找到你的妈妈,对吗?”


        

皇甫阙咬着唇,依旧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