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62章 不爱的只能将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混乱、尴尬。


        

墨临渊站在原地,目色冰冷的看着君懿,而君懿毫不示弱的回望他,怒道:“墨临渊!都已经过去三年了,你竟然还没有放弃,我告诉你,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和你无关。”


        

墨沉淡淡道:“爹地,这个人就是当年做错事的坏蛋吗?既然是这样的话,不如把他交给君赐叔叔好了。”


        

墨临渊依旧没有说话。


        

聪慧的墨沉道:“妈咪失忆了,我们能想办法让她想起来的,爹地你别难过,也别生气。”


        

虞清霜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她知道小童童的哥哥们都是天才,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墨沉如此老成持重的一面。


        

这份心性,冷静,简直让人惊叹。


        

“不,你们可能弄错了,我只是和你们的妈咪长得相似而已,这位墨先生,麻烦你放了我丈夫,有话好好说。”


        

虞清霜看见君懿狼狈的样子,看着他不舍的眼神,她的心底一痛,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墨临渊冷厉道:“先回去吧。”


        

墨九和墨十三对视一眼,连忙把君懿给带走。


        

虞清霜也想追着上那辆车,结果被墨沉和墨野、墨童三个小的给拉到了墨临渊的车上。


        

“妈咪,你真的是我们的妈咪,你以前叫虞清霜,你的丈夫是墨临渊,你有三个宝宝,真的,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把你的个人资料给你看。”墨沉一字一句道。


        

他必须在回到酒店之前把妈咪的思想扭转过来。


        

墨野明白墨沉的意思,也跟着道:“妈咪你是不是失忆了,记不住以前的事情了?这就是君懿搞的鬼,他是君家的人,君赐叔叔就是他的大哥,三年前君赐叔叔带他来看你和我们三个,结果他策划了一场绑架和爆炸,把你带走了。”


        

墨童一直赖在虞清霜的怀里不肯下去,这会儿也明白了两个哥哥的意图。


        

她亲了一下虞清霜的脸蛋,糯糯的说道:“妈咪,你不相信童童吗?你不是也很喜欢童童和哥哥们的么,这就是天性。妈咪,虽然你很难接受这一切,但是你跟我们回家,很快你就会知道真相的。”


        

墨沉又道:“我们会通知君赐叔叔,等他和琉璃阿姨来了,就一切真相大白了。”


        

虞清霜也不是愚蠢的人,很多事情都对不上来,被墨沉一说,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三年来,君懿对她,的确有些古怪。


        

他们逃到了阅城的乡下,按理说,他们就算破产了,也应该是出国,而不是拿着一大笔钱住在农村。


        

还有这三个宝宝。


        

他们明明对她来说应该是陌生人,可是她看到他们就很喜欢,这是一种血脉亲情的联系,不是吗?


        

墨临渊从后视镜看到虞清霜的神色,他脸上的冰霜终于有了融化的迹象……


        

……分割线……


        

M国。


        

君赐接到电话之后,立刻让人订机票,把工作交代清楚就回了君家。


        

“你回来了?今天怎么会这么早?”


        

“琉璃,我们得去A国一趟。”


        

“怎么了?三小只的生日还没到呢,不是还有一个多月?”


        

两人准备在三小只生日的时候去看望他们,这不是还有时间吗?


        

“不是这件事,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


        

“她和君懿,都找到了。”


        

季琉璃闻言,不由瞪大美眸:“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墨临渊坚持找了三年,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真的找到了。”


        

说完,季琉璃又好奇道:“是在哪里找到的?”


        

“海悦岛。”


        

“怎么会在海悦岛呢?”


        

“其实这三年,君懿带着她一直藏在阅城的一个村子里,墨家之前是在阅城,但是之后到了京都,墨临渊就没去阅城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君懿把这一点看得很清楚。”


        

墨临渊一开始以为君懿把虞清霜带出国了,这些年主要就是找国外,没想到君懿会藏在国内,而且还是在阅城。


        

季琉璃唏嘘不已:“既然是藏在阅城了,怎么会又在海悦岛出现呢?”


        

“说来也是巧合,三年之后君懿以为没动静了,带着她去海悦岛度假,谁知道墨临渊和林月歌是在海悦岛谈生意,而那三个不省心的小家伙也跟着去了海悦岛,还是童童发现她的呢。”


        

“童童?”


        

季琉璃感慨了一会儿,忍不住道:“看来这就是天意了。我还以为林月歌会有机会呢,毕竟都已经过去三年了,谁能想到,三年之后还能找到人。”


        

“墨临渊不会喜欢林月歌,就算找不到她,他也不会爱上别人。”


        

季琉璃看着君赐眼底坚定的神色,心头微凉。


        

是啊,他和墨临渊都是同一种人,一旦爱上了一个人,就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区别只在于,一个得到了,永生只要一人,一个没有得到,将就了另一个人。


        

而她,就是被将就的那一个。


        

这两年君赐对她这个妻子很好,他们可以说是相敬如宾,但她心里清楚,他们的这段婚姻里,缺的不是钱,也不是利,更不是关心,而是爱。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


        

无论她怎么用自己的这颗心去爱他,都没有办法焐热他的心,因为他已经把心给了他最初爱上的那个人。


        

“去收拾东西,我们出发。”


        

“好。”季琉璃知道,他不只是要去处置君懿的事情,也是想去看看她。


        

她失踪了三年,如今回来了,除了墨临渊,只怕最高兴的,莫过于君赐了。


        

季琉璃敛下心底的难过和遗憾,去收拾东西。


        

这次去A国,也不知道要住多久,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吧。


        

君赐坐在椅子上,等季琉璃去收拾东西,想起自己接到墨临渊电话的时候,他当时真的激动得连心跳都停止了。


        

虽然他娶了季琉璃,圆了季琉璃嫁给他的梦想,可他的心还是无法给季琉璃。


        

他曾经想过忘记霜儿,忘记过去的一切,重新开始,好好和季琉璃过日子,但他想做,却做不到。


        

没有什么比爱上一个人又得不到更痛苦,也没有什么比压抑着这份爱,假装自己已经不爱了更痛苦。


        

而他,注定这辈子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都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