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77章 被情网锁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么说,你一定要和君赐离婚了?你可想过,以前的你是那么想嫁给他,好不容易在一起十五年,也有了十五年的夫妻感情,就这么结束,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吗?也许吧,不过我已经想清楚了,清霜,你真的不用再劝我了,这一次我是认真的,和他离婚我绝不后悔。”


        

虞清霜闻言,叹了口气,道:“我只是觉得可惜。”


        

“十五年的真心守候都换不来一个孩子,你觉得这很可惜?”季琉璃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忽而想起自己当初爱上君赐的时候,又想起了君懿当年为了得到虞清霜设计爆炸案的事情。


        

她转头看着虞清霜,一字一句道:“你当初有没有喜欢过君赐?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喜欢,有吗?”


        

虞清霜冷不丁被季琉璃这么一问,她都有些愣了。


        

“为什么这么问?”


        

“我只是觉得……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吧,如果你当初没有半点喜欢君赐,他为什么会对你如此念念不忘呢?你们之间一定也有过很好的回忆,那些让他无法忘记的回忆,对吧?”


        

她败给了君赐和虞清霜之间的美好回忆。


        

这样的话,她就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无知和可悲了。


        

闻言,虞清霜道:“我和君赐的确有过一些美好的回忆,我与你说实话吧,当初我喜欢过君赐。那个时候我还小,是个年少的姑娘,我遇见了墨临渊,遇见了君赐,我当时很喜欢他们两个,只是不知道更喜欢谁一点。母亲说,长大以后我想嫁给谁,那我爱的就是谁,我还没想明白,就出了那样的事情。”


        

虞清霜深吸口气,继续道:“母亲惨死,家也没了,就连我自己都被催眠了记忆,仿佛一切都离我而去。”


        

“你……”


        

“我是喜欢过君赐的,但我第一个遇见的,是墨临渊。我失忆之后找到我的,也还是墨临渊。我始终相信,这就是我墨临渊的缘分,我爱墨临渊是命中注定的,我和君赐错过了就错过了,不管多喜欢,都是错过。”


        

虞清霜说这些话的时候,君赐正在听着。


        

季琉璃的身上有录音器,直接连通着君赐的耳机。


        

她答应了君赐,会在离婚之前问个清楚,为他,也为自己。


        

闻言,季琉璃叹息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看来你不是不喜欢他,只是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喜欢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这个人是很健忘洒脱的,很多东西我都已经忘了,倒是你,如果你真的想明白要离婚的话,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够过得洒脱一点,幸福一点。”


        

“多谢。”


        

虞清霜眯起眼,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老了,可能是心态的关系吧,等你放开这些烦恼之后,相信你也会过得越来越年轻的。”


        

季琉璃和她差不多大,可现在两人坐在一起,只要稍微对比,就可以看出两人这些年过得如何了。


        

季琉璃弯起眉眼,道:“我会的,我可是季家大小姐,我季琉璃就算离婚了也要活得比谁都肆意洒脱。”


        

虞清霜不再劝说季琉璃,而是说起了孩子们的事。


        

夏紫萱和季沉的儿子季寒和女儿季夏也快满十八岁了,两人相约等到两个孩子成人礼那天出去好好喝一顿。


        

另一边,君赐和墨临渊对视着,两个男人隔了这么多年,始终能够轻易看透对方的心思。


        

“你是故意让季琉璃提出离婚的?”


        

“你知道了。”君赐淡淡道。


        

“一开始不太理解,但我现在理解了。”


        

“哦?”


        

“你不想再耽搁她了,十五年的时间,你还是不能忘记霜儿,还是无法重新喜欢别人。哪怕这个女人在你身边陪伴你十五年,你依旧不能给她你的真心,既然如此,索性还她自由,让她重新开始。”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很快就能知道我做事的缘由。”


        

“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能放下。”


        

君赐闻言,笑了:“当初君懿把她带走的时候,你不也执着了三年?我想,如果你一辈子找不到她,你将会执着一辈子。”


        

君赐想告诉墨临渊,他对虞清霜的爱并不是别人能理解的,墨临渊有多爱虞清霜,他君赐就有多爱。


        

他的爱没有圆满,却可以让他这一辈子都不孤单。


        

“我很佩服你。”


        

“你是那个幸运儿,你也只能佩服我,如果她爱上的人是我,我也会佩服你。”


        

这两个男人都很清楚对方有多爱虞清霜。


        

那种爱,刻入骨髓之中,很难解脱。


        

但这爱也是甜蜜的,是让人舍不得放弃的。


        

“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就这么孤单一辈子?”


        

“谁说我孤单了,我还有小童童呢,还有墨沉、墨野,我并不孤单。”


        

墨临渊笑了笑,“也对,他们都是你的孩子。”


        

“好了,你就不要再操心我的事情了,你带着她离开吧,出去多走走,我看她现在还和当年一样,就知道你在她身上是花了心思和精力的,她能够这么一直幸福无忧下去,就是我对你最大的恳求。”


        

“这是我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你不必恳求我。”


        

君赐笑而不语。


        

过了会儿,墨临渊突然道:“君懿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已然记不得很多事了,你、要去看看他吗?”


        

君懿一直被囚禁在疗养院中,衣食无忧,但被囚禁还是让他越发的古怪。


        

他的精神本来就很不稳定,过了十五年,他的身体也开始不行了。


        

“他还有多久时间?”


        

“医生说,最多三个月,如果他配合治疗的话,至少还有一年。”


        

“他不肯配合治疗?”


        

“是的。”


        

“他还记得霜儿吗?”


        

闻言,墨临渊点点头,意味深长道:“现在的他只记得霜儿了。”


        

他把所有人都忘了,包括他的亲哥哥君赐,唯独没有忘记虞清霜。


        

“看来他对霜儿的爱也低于我们俩。”君赐语气莫名道。


        

“但是他的方式错了,这是不可原谅的。”


        

“我明白。这样,等我和季琉璃把离婚之后的事宜处理好了,我就去A国,希望君懿可以配合治疗,我也想给自己放个假,好好陪他一段时间。”


        

如果君懿真的只有三个月了,那他就在那边守着他三个月。


        

如今的他,不也是个孤家寡人吗?


        

“对了,童童的事情……你真的不准备插手?上次她来,我就发现了皇甫阙一直在暗中跟着她,之后还把她带到云国。皇甫阙在云国虽然是公爵的尊贵身份,但也因为他这个身份,要承担的东西很多,你确定童童可以和他一起承担?”


        

君赐是真心喜爱这三个孩子,尤其是墨童。


        

现在关系到她的事情,君赐比谁都关心。


        

墨临渊道:“皇甫阙和我们保证过,一定会好好照顾童童,至于童童最后的选择是什么,作为父母,我们可以关心,但绝不会干涉她。”


        

“你若是不干涉她,她被情网锁住,该怎么办?难道你以为她和霜儿一样,可以和心爱的人白头偕老?”


        

君赐的言外之意十分明显。


        

皇甫阙身份特殊,遭遇的暗杀数不胜数,他随时可能会死。


        

即便他是真心喜爱童童,但他无法留住性命护着童童、陪伴童童,那他也不配得到童童的爱。


        

墨临渊眯了眯眼,神色格外的凝重。


        

“你说的我也考虑过,所以我在想,要不要让沉沉开始接手一部分的势力,让他帮皇甫阙一把。”


        

“皇甫阙在云国的敌人不少,你帮他?”


        

不怕给自己也招来麻烦吗?


        

“我看得出童童挺喜欢他的,这些年他对童童付出的心血很大,他始终不敢和童童见面,就是怕有了开始却没有结局,这次他主动到童童三兄妹的成年礼,想来是考虑的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