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189章 自恋的王子殿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想负责?”胥晚把问题抛回给他。


        

墨野紧紧握着拳头,看着她满不在乎的神色,沉声道:“我是吻你的第几个人?”


        

胥晚诧异的看着他。


        

看不出来,墨野还有些直男癌。


        

“第几个……有区别吗?反正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发生什么,好了,你去睡吧,我还要工作呢,别误了明早的飞机。”


        

墨野咬牙道:“胥晚!我问你话呢,你能不能别这么漫不经心的样子。”


        

“不然你想让我怎么样,拿这件事缠着你,让你娶我?墨野,你我都已经是成年人了,不要像小学生这么幼稚好不好?刚刚的事情……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你出去吧。”


        

她一次次赶他走,他的颜面都没了。


        

墨野冷哼一声,真的走了。


        

胥晚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摩挲着自己的唇。


        

虽然刚刚的那个吻很轻、很快,可是她竟是那么的迷恋、满足。


        

胥晚啊胥晚,你爱这个男人真是爱到无可救药。


        

墨野出去之后,没去睡觉,而是去沙发上躺着,拿出手机刷视频。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心跳很奇怪,满脑子都是刚刚和胥晚接吻的画面。


        

“难道真是我过得太洁身自好了,没接触过女人,所以才会这么放不下?”


        

可他也和一些女星一起吃饭喝酒……虽然没有和异性接过吻,但他又不是没见过女的二愣子。


        

明明觉得胥晚是个女汉纸,这会儿他竟觉得这个女汉纸有些可口。


        

很,可口。


        

越想越觉得口干舌燥的。


        

咳咳,饥不择食大概就是这意思了。


        

居然连身边的妹妹都想吃,真是可耻。


        

墨野自我鄙视了一番,看了看时间,都已经一点多了,那个女人还在里面工作,真是工作狂一个。


        

他默默把飞机时间改了,然后上楼,去书房。


        

“你干嘛?”


        

“跟我去睡觉。”墨野一本正经的拉看胥晚。


        

“我不,我……”


        

“我已经改航班了,你明天上午都可以在公司安排之后的工作,我们下午出发。”墨野打断了胥晚的话,沉声道。


        

胥晚愣了愣。


        

这男人是在帮她?


        

为了她,改时间吗?


        

可童童是他最疼爱的妹妹,他为了她改了去看受伤的妹妹的时间?


        

“墨野,你……”


        

“别说话了,睡觉。”墨野没好气道。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怎么那么担心这女人睡不好呢,他还真是多管闲事。


        

……分割线……


        

云国。


        

墨童时不时又疼醒,每次醒来都能看见守在身边的皇甫阙,看着男人担忧温柔的眼神,她好像也没那么疼得厉害了。


        

“怎么,又疼了?”


        

“没有,我有点渴了。”墨童小声道。


        

“我给你倒水。”


        

皇甫阙端着杯子过来,坐在床头,小心翼翼的把她扶起来,生怕碰到她的伤口,然后体贴的喂她喝水。


        

一系列动作要多体贴有多体贴,墨童忍不住感慨道:“原来受了伤之后有这么好的待遇,真好,下次再受伤就不那么纠结了。”


        

“这说的什么话。”皇甫阙没好气道,“你若是不受伤,我一样对你好。你知不知道,看见你替我挡子弹的时候,我的心跳都停止了。童童,答应我,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他宁可自己死,也不愿看到她受到一点点伤害,她知道吗?


        

“皇甫哥哥,对不起嘛,我下次不这么冲动了,我一定好好保护自己,不让你担心。”墨童还是很会看人脸色的,当机可怜兮兮的讨好男人。


        

皇甫阙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记住你的话,别一到下一次,又给忘了。”


        

“肯定不会忘记的。”墨童笑道。


        

突然想到一件事,墨童忍不住问道:“皇甫哥哥,你真的要支持布莱恩吗?我看他的敌人那么多,如果你支持他的话,以后会不会……”


        

“你不用操心这些事。”


        

“那之前他推你出去顶罪,又是什么事儿?卢梭明明说,他不讲情义,让你替他受罪,你为什么还要支持他?”


        

虽然她没有见过那个爱德华,但这个布莱恩好像也不是很正义刚强的人,就看他对娜塔莎公主那种没底线的宠爱就知道了。


        

如果一个人真的足够刚正,足够自律,也足够顾大局,他就不会纵容一个人,更不会让这个人毫无底线的伤害王室的颜面。


        

皇甫阙挑着眉,笑道:“你懂得倒是多。”


        

“我听爹地和妈咪讨论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知道一点,我的意思是,这个布莱恩可以第一次背叛你,也可能会有第二次,万一他……”


        

“没有万一,我心里很清楚。你别担心,不管我选择谁,最后我都会是最大的赢家。”皇甫阙意味深长道。


        

他的神色看起来十分深邃,复杂,墨童完全看不透他心底在想什么。


        

“我相信皇甫哥哥,你和我爹地一样厉害,你们肯定都会赢的。”


        

“有小童童相信我就够了。”他揉了揉她的秀发,柔声道,“好了,继续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皇甫哥哥也睡一会儿吧,你一直这么守着我,我睡着了也会有压力哦。”


        

皇甫阙闻言,笑道:“你那么爱动,我睡哪儿?”


        

“和我一起睡啊,就因为我爱动,你才要和我一起睡呢,这样正好可以给我盖被子。”墨童嘻嘻道。


        

这种时候她可不管什么男女之别。


        

反正她和皇甫哥哥都已经相互承认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了,只是睡在一起而已,又不是要发生点什么,有什么不可以的。


        

皇甫阙看着她亮晶晶的单纯眸子,也不想太多,抱着她睡下。


        

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


        

布莱恩已经在童园等了一个小时了。


        

因皇甫阙吩咐过,不准任何人去打扰墨童养伤,因此布莱恩来了之后,也没人敢去叫墨童起床。


        

至于皇甫阙,他怕手机的声音会吵到墨童,就把手机关机了,两人这么睡过去,布莱恩谁也联系不上。


        

直到皇甫阙出来,他才知道皇甫阙竟然和墨童睡在一起。


        

尽管墨童受了伤,两人可能什么都没做,可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睡在一个房间,睡在一起,那还了得?


        

墨童可是他看上的女人。


        

“昨天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吗?”布莱恩沉着声音,冷冽道。


        

他原本是想耐心等墨童出来的,这会儿等到的是皇甫阙,心情自然不好。


        

“还在调查中。”皇甫阙懒懒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又道,“殿下来这里,是看童童的?”


        

“她昨天不顾生死,替我挡子弹,我当然要来看看她,她没事吧?”


        

皇甫阙闻言,眉头动了动。


        

童童是帮布莱恩挡子弹?


        

唔,布莱恩可能误会了什么。


        

“她很好,只是需要休养。”


        

“我去看看她。”


        

“她还在睡。”


        

布莱恩直视着皇甫阙的眼睛,一字一句道:“King,我是王子,我要见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也要拒绝?你莫非真的被卢梭挑拨了,想和我成为敌人?”


        

“布莱恩,你想的太多了。”


        

听见皇甫阙叫自己的名字,布莱恩反而安心了一点。


        

如果他客客气气的称呼自己王子殿下,他就更要担心皇甫阙是不是背叛了自己。


        

“你知道爱德华即将和林家千金林夭结婚的事情吗?”


        

“林夭?”皇甫阙挑眉,“爱德华要娶她?”


        

“不错,父亲已经答应了,婚礼会在下个礼拜举行,不过爱德华和林夭都说结婚要低调,应该不会请太多宾客。”


        

“你有什么计划?”


        

在皇甫阙看来,布莱恩已经把爱德华当做最大的竞争对手,在对方婚礼上,他不会一点计划都没有。


        

“我还没想好,不过我会让你看到,只有我才是最适合坐在王位上的人。”布莱恩这话,带着几分傲气,几分霸道,还有几分警告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