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23章 未来婆婆很可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的唇很甜美,也很迷人。


        

陆湛在刹那间,丧失了理智,只想探索更多、更深。


        

“唔。陆湛,别……”


        

感受到男人的手掌变得滚烫,甚至在她的身上四处点火,胥晚不自觉的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晚晚,我想要你。”


        

陆湛的声音,炙热又隐忍。


        

胥晚知道,只要她不点头,他就不会伤害她,强迫她。


        

可是……


        

就在胥晚犹豫之际,门外响起了急促的门铃声。


        

刺耳的门铃声打破了房间里荡漾的春情。


        

陆湛的眼底滑过失落之色。


        

胥晚赶紧从他怀里爬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我去开门。”


        

陆湛看了眼自己下身某处被这个小女人勾引得无法藏起的地方,低低叹了口气,迅速拿起一个抱枕放在身上,假装在沙发上休息。


        

胥晚压根不知道他的尴尬,她只知道,她很尴尬。


        

照顾他的这几天他都挺老实的,怎么今天突然就……


        

门铃声继续催促着她。


        

胥晚把门打开后,看见一个雍容华贵的贵妇站在门口打量着自己。


        

眼神很挑剔,也很直接。


        

“你就是唐胥晚?”


        

胥晚心中一惊。


        

“阿姨好,我是胥晚。”


        

“叫我陆太太吧,叫阿姨太亲密了点,我不习惯。”


        

这个贵妇,就是陆湛的母亲,陆夫人。


        

陆湛听到外面的动静,想要起来,但一想到自己受了伤,还有那个遮不住的小帐篷,只好继续坐在沙发上,加大了音量:“妈,进来坐。”


        

陆夫人旁若无人的走进去,一副冷漠的样子。


        

看着这么个未来婆婆,胥晚的内心有点乱。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我以为你有了别人之后连妈妈也不要了,家族也不要了呢。”


        

陆湛闻言,已经猜到了是谁在陆夫人面前胡说八道。


        

他道:“钟情来了?”


        

“哼,人家巴巴来看你,你倒好,躲在这个小破地方就不肯回家了,打了几次电话你都不回去,我只能来接你了。”说完,陆夫人看向正在厨房那边给自己倒茶的胥晚,冷冷道,“就是为了她?我看她长得也没有钟情漂亮嘛。”


        

“妈!晚晚是我的女朋友,我希望你能够尊重她。”


        

“你的女朋友如果得不到我和你爸爸的赞同,那也只是个名义上的女朋友。陆湛,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看中的儿媳妇是钟情,也只有钟情那样懂事体贴的女孩子才适合做你老婆,知道吗?像这种小小年纪就出来勾引男人的姑娘,我们陆家不要。”


        

陆夫人这话说的过分了。


        

陆湛看见胥晚的手被热水烫到,他立即扔下陆夫人和抱枕跑到厨房去。


        

“没事吧?我去给你拿药。“


        

“不用了,我自己能处理。”


        

胥晚知道陆湛对自己是真心的,可他母亲口口声声说这些伤人的犀利言辞,她还是有些受不了。


        

“不就是被烫到一点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陆湛,我还坐在这儿呢,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妈!”


        

“过来!”


        

胥晚推了推陆湛。


        

“我没事,你过去吧。”


        

“我不,你是我女朋友,是我认定的伴侣。我……”


        

“陆湛,你不过去,就是让我更为难。你妈妈已经很不喜欢我了,我不想因为你的忤逆让她更认定我不是个好女人。”


        

闻言,陆湛只得同意了她的话。


        

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沉声道:“妈,我从来都不喜欢钟情,那是你们喜欢的,不是我喜欢的。还有,晚晚是个好女孩儿,她小小年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撑着一家大集团了,何况晚晚在A国也是名门千金,并不存在你们眼中的那些鄙夷和不堪。”


        

陆夫人本来只是来看看儿子,顺便叫他回家和钟情见一面,谁知道会被儿子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


        

儿子还口口声声说唐胥晚有多好,他有多喜欢唐胥晚。


        

“那钟情就不好了?钟情也是名门千金,还和你从小认识,你们是青梅竹马!”


        

陆夫人的情绪有些失控,在厨房里的胥晚听到这话,手指颤抖了两下。


        

她只知道,她喜欢上陆湛,但她从未问过陆湛这些事情。


        

她甚至不关心他的家族是不是能接受她,但是今天陆夫人的态度让她开始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一个家庭不能接受你,那这个男人就注定要被夹在中间为难。


        

她喜欢他,不想让他为难啊。


        

陆湛严肃道:“我只把钟情当妹妹看待,没有别的。也许钟情也只是因为你们的洗脑才会以为她自己喜欢我,我觉得她并不是真心喜欢我的。”


        

“你、你、你为了拒绝这门婚事,居然连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陆湛沉声道:“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只想做个普通的大学教授,我也只想娶我自己喜欢的女人,我不希望你们干涉我。”


        

“我们什么时候干涉你了?如果不是我在你爸爸面前说好话,你能当这什么劳什子的教授?”


        

“这件事我一直很感激您的帮忙。”陆湛道。


        

陆夫人要崩溃了。


        

怎么就是说不清楚呢!


        

“行了,我不和你说了,你今晚必须回家吃饭。唐小姐,我要走了,你可以送我吗?”


        

“妈,我送你。”


        

“我不要你送。”陆夫人打了一下陆湛的手臂,站起身对厨房那头道,“唐小姐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的。”


        

胥晚从厨房里走出来,“陆夫人,我送您。”


        

不管她有多不喜欢自己,自己都要把该尽的礼仪尽到。


        

陆湛有些不安,看见胥晚对他笑了笑,他就知道胥晚可以搞定。


        

她可是公司女总裁,怎么会搞不定一个女人呢。


        

陆夫人故意走得很慢,想看看胥晚的性子。


        

她对胥晚最大的印象就是“不咸不淡、云淡风清”。


        

“你很喜欢我们家陆湛吗?”


        

“是的。”


        

“你就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害羞?”


        

胥晚道:“我是女人,当然会害羞,但是我不会欺骗长辈。”


        

“很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问你,除了我们家陆湛,你还喜欢过谁吗?”


        

胥晚的心脏微微一抽。


        

她垂着睫毛,“我还喜欢过墨野。”


        

“那你现在还喜欢他吗?你是不是把我们陆湛当备胎,还是因为他救了你,你想要以身相许?”


        

陆夫人的话,字字句句,可谓血色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