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40章 皇甫逸的夺权大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和淼淼选了这个最靠近魏玄的房间,她尝试着看看什么地方比较方便偷听,于是往里面走了一点。


        

不对!


        

有呼吸声!


        

和淼淼的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掏出武器。


        

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意,墨沉也做好了防备的姿态。


        

这个突然闯入房间的人绝对不是魏玄的人,不知是敌是友。


        

深吸口气,墨沉故意现出了身形,压低声音:“等等。”


        

和淼淼没想到这里面真的藏了个人,还是个男人。


        

两人都能在黑暗中视物,相互对望着,对方都戴着面具,把面具下的脸藏的很隐秘。


        

“你是什么人?”和淼淼轻声说道,很轻很轻,除了墨沉,没有第二个人能听见。


        

“魏玄的敌人。”他道。


        

和淼淼一愣。


        

魏玄的敌人?


        

这么说,还是同道中人咯?


        

她轻哼一声,重新靠近了墙壁,一面防备着墨沉,一面偷听魏玄和那个神秘人的谈话。


        

墨沉见状,知道她已经放弃和自己动手的打算,便安心的也凑过去。


        

两人都很清楚,如果动手的话,惊动了魏玄的人就不好了,所以只要对方不出手,他们都不会主动出手。


        

魏玄并不知道自己暗中见皇甫逸的事情正在被人偷听。


        

“既然你这么希望皇甫阙死,咱们倒是可以好好合作一番了。”


        

魏玄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皇甫逸,“毕竟只有皇甫阙死了,你才有可能夺下皇甫家族的家主之位。”


        

皇甫逸沉声道:“你已经刺杀他三次了,这一年来,我给了你不少钱,但你一次都没有成功,我这一次对你可没什么信心。”


        

“那是之前我还束手束脚,怕顾长安发现我私下里接这样的生意,现在不一样了,我已经离开了长安阁,我要做的事情再也没人可以阻止我。”


        

“你离开了长安阁,那你就没有再让我花钱的资格了。”皇甫逸冷漠道。


        

皇甫逸是皇甫阙的三叔,也是皇甫阙死了以后最有能力和资格成为家主的人。


        

难怪他一心希望皇甫阙死在魏玄的手里。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看不起我?”


        

“因为你的实力太差了。”


        

“你——”魏玄气的咬牙切齿,“皇甫逸!你可别忘了,虽然我离开了长安阁,但我带走了长安阁的大部分精锐。”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童园的那一位又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你知道?”魏玄不解的看着皇甫逸。


        

皇甫逸冷笑着:“你和布莱恩王子的交易我当然知道。可惜了,你选错了人。”


        

“你什么意思?”魏玄皱着眉,突然想到了什么,“难道你私底下支持的人是爱德华?可你们皇甫家族不是保持中立的吗?”


        

“那是皇甫阙保持中立。等我成为皇甫家族的家主之后,皇甫家族就会站在爱德华王子的那边。你若是聪明,就不应该选择布莱恩。”


        

魏玄一字一句道:“你选爱德华的原因是什么?”


        

“他有能力,还有林家的支持,最重要的是,他知道重视人才,什么叫礼贤下士,等你熟悉了就知道了。布莱恩那个猖狂的蠢货,一次次被娜塔莎连累,还一心想要抢夺皇甫阙的女人,关键你想抢就抢吧,还抢不过,哼!”


        

“这么说,墨童成为皇甫家族的家主夫人这件事也是你暗中推波助澜的?你想让布莱恩为了一个女人和身边最大的靠山离心?”


        

皇甫逸扬起嘴角:“事实证明,我成功了。布莱恩竟然要联手你杀了皇甫阙,他一定不知道,一旦皇甫阙一死,他就彻底得不到王位了。”


        

闻言,魏玄整个人都沉默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一次,真正的黄雀不再是他魏玄,而是那个算无遗策的爱德华。


        

想不到布莱恩王子的敌人这么可怕。


        

“既然你瞧不上我的实力,又站在爱德华的那边,为什么还要单独见我?你就不怕我告诉布莱恩王子真相吗?”


        

“你不会的。我了解你,在你的面前,权力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愿意支持爱德华王子,愿意帮他除掉那些阻碍他的人,他能给你一切。”


        

对于暗杀皇甫阙的计划,皇甫逸和爱德华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次来见魏玄,不过是为了多一个帮手,况且这个帮手还是以杀人起家的。


        

有了魏玄的加入,那些碍事儿的人都会无声无息的死去。


        

“看来你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说服我,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就是爱德华的 人, 相信你承诺给我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闻言,皇甫逸扬起嘴角,“早就知道你会有此怀疑,我已经把东西带来了。”


        

皇甫逸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魏玄。


        

“这是定金,只要你答应站在爱德华王子这边,杀了那些碍眼的人,还会有更多。”


        

魏玄看着文件里的东西,眼底露出贪婪之色,“好,我答应你。”


        

他和布莱恩只是说好联手一起杀了皇甫阙,又没有说要一直站在布莱恩的那边。


        

……


        

一前一后跳出院子的两人在附近的巷子里打了起来。


        

墨沉招式凌厉,敏捷,而和淼淼的身手也很好,谁也没有让谁,仿佛都在逼着对方使出最后一招。


        

“你究竟是什么人?”


        

和淼淼已经连续几招都落了下风,不由低声问道。


        

墨沉挑眉:“你又是谁?”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我猜,你是和淼淼,长安阁的少阁主。”


        

轰隆——


        

和淼淼的招式陡然凝固住。


        

墨沉退了两步,目光清冷无比,直视着面具后面的双眸,“我猜的果然没错。”


        

和淼淼眯起眼,一字一句道:“你居然知道我,这么说,你是布莱恩的人?”


        

“不。”


        

“那你就是皇甫阙的人?”


        

墨沉想了想 。


        

皇甫阙是他未来的妹夫,知道皇甫逸要夺权的他,当然是要站在皇甫阙的这边的。


        

“不错。”


        

和淼淼冷哼一声,再一次出手。


        

这一次和淼淼没有留手,她恨不得摘下对方的面具,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墨沉察觉了她的意图,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下一秒,和淼淼的面具就捏在了他的手里。


        

“传说中,长安阁的少阁主和淼淼是个丑女,我看传言也不能尽信。”


        

听见墨沉这么说,和淼淼气的脸色发沉。


        

“你登徒子!”


        

“面具还你。”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失常,墨沉立即把面具递给了和淼淼。


        

奇怪,他平日里做事十分谨慎,对人想来冷漠,怎么会突然对这个和淼淼有了兴趣?


        

大概是刚刚和她动手的时候,觉得她的功夫不错,这人的性子也不错。


        

和淼淼接过面具,目光陡然凝固了一瞬。


        

她突然凌厉出手,想要摘下墨沉的面具,但墨沉早有防备,没让她得逞。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看到了我的样子,也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


        

“为何?”


        

“方便我他日找你复仇。”


        

复仇?


        

闻言,墨沉的眼底飞快闪过一道精光。


        

“那你倒是要先和我说说,你们长安阁对魏玄如此放纵,究竟是什么目的?难道你们也想插手云国的权势交替?”


        

“这是我们长安阁的事,与你无关。”


        

“我的容貌也与你无关,今晚我没有戳穿你,你也没有故意暴露我,我们谁也不欠谁。”


        

语罢,墨沉转身就要走。


        

和淼淼是第一次败在别人的手里,还是个男人,她如何能甘心?


        

“你等等!”


        

“你说。”


        

“今晚我不甘心,我们约定好,一个月之后再战一次,我不会再输。”


        

墨沉觉得有意思,笑了笑:“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能超越我?”


        

“你别小看我。”


        

骨子里的争强好胜是避不开的,和淼淼怕他拒绝,又道:“我是长安阁的少阁主,早晚能查出你的身份,你最好现在答应我,否则我知道你的身份之后一定让你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