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63章 不需要爱情的两个怪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义父和姐姐的关系还很复杂,虽然豆豆的手术成功了,两人也算是和解了一半,但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她的身份更是尴尬,见到顾长安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是叫姐夫呢,还是继续叫义父?


        

对着姐姐,是叫姐姐,还是叫义母?


        

要疯了的节奏!


        

这不,在她快疯之前,来找墨沉打一架,看看自己这段时间的严苛训练有没有效果。


        

“我心情不好,想找你打架,好了,打完了我也该回去了。”


        

墨沉闻言,诧异于和淼淼的解释。


        

她竟然会主动开口解释?这可奇了。


        

沉吟了会儿,墨沉道:“上车。”


        

“不用,我……”


        

“我陪你打架,你陪我说话。”


        

和淼淼愣住,“说什么?”


        

“我要去机场,你和我一起。”


        

“我不去。”


        

和淼淼知道,他要去机场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接他妹妹墨童。


        

能够让这位亲自去机场的人,只有那么一个。


        

万一被墨童看到自己,误会了什么,那可就不好了。


        

“到机场之后,你自己开车回来。”


        

“啊?”


        

“你不是怕被人瞧见?这辆车暂时借给你,让你开回来,可行?走吧。”


        

看着男人沉稳俊美的脸,还有他眼底漆黑的瞳孔中闪现的不容置疑的坚定,和淼淼沉默了许久,点头:“好。”


        

上车之后,很长时间都是安静的,没人开口说话。


        

很久之后,和淼淼忍不住了,“不是要我陪你说话?”


        

“恩。”


        

“你想说什么?”


        

“你说就好。”


        

和淼淼尴尬了,这男人是想安慰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吗?


        

她叹气道:“其实我也没什么想说的,对了,之前豆豆的手术,多谢你爹地和妈咪了。”


        

如果不是他们把庄羽和明媚请回来给豆豆手术,后续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闻言,墨沉道:“应该的,我们家和长安叔叔的纠葛你应该很清楚。”


        

“你想说,你们家欠了我义父,对吗?”


        

“恩。”


        

“你还真是直白。”


        

“这段时间他很纠结,但是他有了一个女儿,以后的人生应该会渐渐圆满起来。”


        

“真的会圆满吗?你别忘了,豆豆的母亲是我姐姐,是义父曾经收养的义女!”


        

“没有血缘关系,年龄也从来都不是不能相爱和结合的理由。”


        

这是和淼淼最不能接受的一点,可就是这一点,在这个男人的口中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那什么才是理由?你说啊,你告诉我,他们要怎么面对对方,要怎么告诉豆豆,他们的关系?”


        

“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过去的关系,可以让豆豆知道他们新的关系就好了呀。过去的事情,有几个人知道?就好比你虽然是长安阁的少阁主,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你还有个姐姐?”


        

和淼淼愣住了。


        

是啊,姐姐不喜欢长安阁里的勾心斗角和打打杀杀,她从小就是住在外面的,只是会偶尔来看看她和义父。


        

对长安阁的人来说,她是贵客。


        

对外界的人来说,她只是个普通平淡的女人。


        

“况且长安阁只要有心隐瞒,不会有人知道和漪是长安叔叔的义女,那也只是个名分,是个称呼,不是吗?”


        

墨沉不太理解女人的心思和想法。


        

为什么她们最在意的是身份,是隔阂,而不是爱?


        

不,女人似乎最在意的,还有爱。


        

就好像墨野和陆湘湘。


        

陆湛和唐胥晚。


        

对墨沉来说,他并不认为这些是错的,但他坚决认为这些是浪费他时间的。


        

他欣赏和淼淼,所以愿意花点时间和把她这些浅显的道理说一说。


        

和淼淼自嘲道:“要是真的这么自我安慰,自我暗示,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多少还是会尴尬。”


        

“时间会冲淡一切东西,包括你口中的尴尬。”


        

和淼淼不解的看着墨沉。


        

这个男人说话的口吻很清冷,很淡漠,仿佛没什么事情可以让他情绪波动,也没有谁能够打动他的心,他是端坐在云端上的神祇,俯视着别人,旁观着别人的故事。


        

吸了吸气,和淼淼道:“你有过喜欢的女孩儿吗?”


        

墨沉的手,握紧了方向盘,“没有。”


        

“没有?真的?”


        

他偏头看了她一眼,“你呢?”


        

“我也没有,我不需要爱情,也不需要男人。”


        

“我们是一类人。”墨沉道。


        

和淼淼沉吟道:“你爹地和妈咪很相爱,你的妹妹也有一个相爱的未婚夫,就连你的弟弟,也尝试过喜欢的滋味。”


        

“你想说,我是个怪物?那正好,我身边也坐了一个怪物,我并不觉得孤单。”


        

“你说什么呢。”


        

“实话。”


        

和淼淼觉得吧,这个男人真的是个直男,而且不懂得怎么和女人聊天,他只会说道理。


        

这不,说完了道理的他一点也不可爱。


        

和淼淼道:“你们墨家真的要把女儿嫁给皇甫家族的人?”


        

“有何不可?”


        

“皇甫家族只有皇甫阙稍微能看一点,那里面乱七八糟的事情可不少。上次王室夺权只是一个导火线,等到了后面,你妹妹就有的忙了。”


        

“皇甫阙会照顾好她,我们墨家的女儿也不怕麻烦。”


        

这人,说话还真是自负。


        

和淼淼似笑非笑道:“难道你们墨家愿意一辈子替你妹妹收拾残局?”


        

“有何不可?除了我,还有墨野,以后还会有别人。只要小童童需要,我们都在。”


        

不知怎么的,和淼淼很羡慕墨童。


        

羡慕她有这么好的哥哥,有这么护短的父母,还有这么强大的家族背景。


        

“你妹妹真幸福。”和淼淼道,“好了,让我下车吧。”


        

“现在?”


        

现在可是在机场高速上,她确定要下车?


        

“对,就是现在。我能想到办法回去,你去接你妹妹吧。”


        

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她就越是渴望这种家庭的温暖。


        

她知道,她的身份不允许。


        

她是长安阁的少阁主,等义父离开之后,她就是阁主。


        

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允许她有儿女情长呢。


        

墨沉也不多问,把车停在路边,让她下去。


        

“注意安全。”他道,随后开车离开。


        

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恋呢。


        

和淼淼叹了口气,独自走在机场高速的路边,顺便让人来接自己。


        

墨沉把和淼淼放下车之后,好几次看了后视镜,之后想想,她的身手好,背景强,一个电话就会有人来接她,有什么可担心的。


        

到了机场之后,墨沉去了VIP通道这边等待。


        

没多久,皇甫阙和墨童、墨十九等人就出来了。


        

“大哥!大哥我好想你。”墨童一看到墨沉,激动地跑过来把他抱住,“好想你,呜呜呜。”


        

“好了,这不是见到了?不准掉眼泪。”


        

要是被母上大人知道妹妹掉了眼泪,他会被骂的。


        

皇甫阙看着心爱的小女人露出这么单纯幼稚的一面,嘴角微扬,“这次我们多住几天。”


        

闻言,墨童欢喜了,“恩恩!皇甫哥哥最好了。”


        

“大哥不好?”墨沉故意问道。


        

“大哥当然好,大哥也最好了。”墨童从墨沉的怀里出来,给他介绍道,“大哥,这位是钟情,十九哥哥的女朋友。”


        

十九道:“大少爷。”


        

钟情对墨沉点了点头,不知道该叫什么好。


        

墨沉不是特别刻板严肃的人,在墨童面前,他就是个亲和的大哥哥,他道:“十九,欢迎回国。钟小姐,这边请。”


        

尽管他接得很低调,但他们人多,行李多,还好提前准备了别的车子。


        

墨童和皇甫阙坐在墨沉的车上,墨童对墨沉八卦道:“大哥,你不问问钟情是做什么的,是哪个国家的人吗?”


        

“我不问,你就不说?”


        

墨童囧了囧,“大哥你真讨厌。”


        

“说吧,我想知道。”


        

其实是妹妹想说,他只能这么附和。


        

他对别人的恩怨情仇并不感兴趣,不过他是真心祝福墨十九找到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