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虞清霜叶倾 > 第285章 墨家的儿子年轻却不简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一开始只知道墨野和魏澜有仇,所以才会找到自己,想利用自己对付魏澜,但是她没想到,真正想要魏澜身败名裂的,竟然是魏澜的表弟,陈思远。


        

“怎么会是你?”


        

当年王薇雨和魏澜在一起的时候,见过陈思远几次。


        

她记得,陈思远和魏澜的关系很好,现在他怎么会利用这件事对付魏澜呢?


        

陈思远眯了眯眼,打量着王薇雨一身的名牌,看着这个有几分姿色但是气质远远没法儿和名媛千金比的女人,嘴角冷笑:“王武死了,是你做的?”


        

“不是!”王薇雨想也不想就否认了。


        

“昨天晚上你去找他了,之后你换了酒店,紧接着他就跳楼自杀了。王薇雨,如果我替王武报警的话,你说,警察能查出来吗?”


        

王薇雨被这话说的结巴了。


        

“我、我说了,不、不是我,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既然不是你,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我们去警局吧,报警,让警察顺着线索查一查,对了,忘了告诉你,那家酒店在我的旗下,监控记录我全都拿得到。不过昨晚的,我已经封锁起来了,警察暂时也查不到,如果我心情不好的话……”


        

王薇雨紧紧握着拳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如果他心情不好,他就要把监控给警察吗?


        

可是天台有监控吗?


        

不过她和王武离开酒店房间去天台,肯定是有监控拍到了的。


        

一时间,王薇雨的心都在颤抖,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把东西交给警察,她就是杀人凶手,什么荣华富贵,可都没有了。


        

“你想怎么样?”王薇雨咬牙切齿的问道。


        

“我想怎么样?我不过是想和你继续合作而已,只要你把魏澜过去的丑事都告诉我,我就可以帮你过上富人的生活。”


        

“我凭什么相信你?”


        

“答应给王武的一千万,我只给了十万的定金,等魏澜身败名裂的,一千万我给你。”


        

王薇雨犹豫了。


        

一千万虽然很多,但她更想要的是魏家的女主人的位置。


        

可是现在魏澜已经知道了她的全部事情,他还会再要她吗?


        

可如果真的和陈思远合作,陈思远会守承诺吗?他会不会等事成之后把她一脚踢开,或者是把她推王武掉下楼的监控拿出来?


        

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陈思远扬起嘴角,意味深长道:“魏澜已经开始怀疑你了,你别无选择。王薇雨,只要你帮我,我把监控给你,之后也会给你一笔钱,让你带着你的儿子离开,去过自由自在的富贵生活。”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魏澜?你和他可是亲亲的表兄弟啊。”


        

“这话问得好,我为什么要对付他,还不是因为他自大,张狂,他就活该被所有人对付。”


        

陈思远一直深爱着林夭,但是魏澜为了让魏家取代林家在云国的地位,竟然主动把林夭推到了爱德华的身边,不但如此,爱德华夺位失败之后,他对林家落井下石,让他连给林夭献殷勤的资格都没有。


        

这一切,都怪谁?


        

魏澜利用高智对陆湘湘的感情算计了墨野,这下好了,墨家也开始针对他了,这次墨野打前站,他在后面煽风点火,好不美哉。


        

王薇雨没想到陈思远对魏澜的恨意会这么浓烈,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她几乎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


        

吸了吸气,王薇雨道:“可你们毕竟是兄弟。”


        

“兄弟?魏澜这个人可没有把谁当过兄弟,他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舍得为了利益嫁给凌飞扬那种人,你觉得他会把我当兄弟?王薇雨,你不要再对这个男人抱有任何幻想了,否则到最后倒霉的,都是你。”


        

王薇雨咬着唇,道:“如果魏澜找我,我该怎么办?”


        

“你的孩子我会让人帮你照顾,至于他找你……你只管说是王武做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一时半会碍于舆论,他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不但要让你把他所有的丑陋秘密都抖出来,我还要你亲手一点点揭开他的恶毒面具。”


        

“什么意思?”


        

“我要一些他虐待你的照片。”陈思远直言道。


        

王薇雨神色一变。


        

她虽然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是如果这些照片真的给了陈思远的话,魏澜的人设就彻底立不住了。


        

原来他打的是这样的算盘。


        

“不要和我讨价还价,我没那么多耐心。”陈思远打断了王薇雨的想法,沉声道,“好了,你该去见你的新婚丈夫了,记住哦,如果你违背了我的意思,警察就会找上你。”


        

陈思远站起身,弯下腰在王薇雨耳畔轻轻说了一句话:“呵呵,杀人凶手。”


        

……


        

A国。


        

“魏染,你怎么把我的房子变成这个样子了?”凌风两天之后回到家,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如果不是他记忆力超群的话,他都要以为自己迷路了。


        

家里这些粉色、黄色的所谓沙发、窗帘、墙布,全都是新换的。


        

而此刻坐在一个竹藤椅上,喝着奶茶,看着书的女人格外悠闲的打量着他,讨好的问道:“我的功劳哦,我是不是很厉害?”


        

凌风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他天生就不喜欢这些暖色系的东西,这不符合他的审美和风格。


        

“我再警告你一次,给我恢复原样,否则的话……”


        

“不要。”魏染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拉着他的手,“你看看,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的,看起来很好看的,整体风格也很搭,之前的房子看起来冷冰冰的,住起来有种阴森森的感觉,你本来就不爱笑,如果不把住的地方装饰的更加温馨一点,我怕你会一辈子都单身哦。”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给我换回来。”


        

“你这个男人怎么就是听不懂呢,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很好看很温馨吗?我可是要长期住在这里的,如果住之前的那个房子,我会心情不好。”


        

凌风垂眼,看着女孩儿白皙细嫩的手紧紧拉着自己的手臂,他有那么一瞬的怔忪。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如此靠近他。


        

他的冷冽肃杀,他的酷烈疏远,注定了不会有女人愿意待在他身边三米以内。


        

魏染没听到凌风的反驳,笑嘻嘻道:“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我会说到做到的,你吃了吗?我去做饭,我今天在超市里买了好多菜呢。”


        

“你……”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生气会变老哦。”魏染赶紧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饮料递给凌风,“好啦,你先看会儿电视,我去做饭。”


        

看着女孩儿忙碌的身影,凌风的怒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电视里播放是最近比较火的一个偶像剧,他不喜欢看电视,但此刻也坐在了沙发上,假装自己在看,余光不停的朝厨房那边瞥去,想看看这个女孩儿做饭是什么样的。


        

她真的会做饭?


        

做出来的东西不会有毒吧。


        

这两天他一直在关注魏澜那边的事情,没想到魏澜现在会变成云国的火爆人物,不过都是负面新闻,倒也能让魏澜忙活一段时间了,凌家的人一直在找魏染,有他在,凌家的人永远也找不到她。


        

看她笑得那么灿烂,肯定还不知道魏澜已经出事了。


        

他就知道,墨野的手段没那么简单,墨野这是把炸弹放在魏澜身边,把魏澜一点点逼疯,然后炸弹轰隆一声炸了,魏澜也就彻底失去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他一直墨野只是个少年,为情所困,就算是复仇,也只是借助家族的力量打压魏家,或者对魏澜做点什么,没想到他用的办法不但不犯法,反而还让魏澜声名尽丧。


        

不得不说,墨野的这一招真的很厉害,不愧是墨临渊和虞清霜的儿子,即使年轻,也绝对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