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教育当先谁比肩(第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柞蚕蛹就干煸的好吃,烤的和油炸的都不行。


        

蜈蚣毕构以前没碰过,蝎子有吃,吃得最多的还是豆虫和柞蚕蛹。


        

桑蚕的如今大家不碰,跟李易时候的有区别,更容易使人过敏。


        

桑蚕的蛹小,需要缫丝,缫丝拿不出来活蛹,不具备那个技术。


        

煮完了,丝缫好,里面的蛹全是水,个头小,养桑蚕的人都不吃,再吃‘中毒’会死人。


        

柞蚕的茧大,从一端上面开小口,把蛹弄出来就行。


        

缫丝的时候损失一点点,损失的一点点是不成连贯的丝。


        

但缫出来小头的那一端,还能制做蚕丝被填充物,丝线很乱的那种。


        

李易那个时候柞蚕蛹贵,割茧的时候也没有人从中间割,选一头的上边。


        

这些蚕茧大部分是从契丹、渤海运来,另外当地的都护府也带领百姓养殖。


        

五个干煸的蛹送来,中间的内脏被取出。


        

干煸不是用辣椒一起,否则容易刺激胃肠道,明明柞蚕蛹蛋白质不过敏,结果辣过敏了。


        

救治的时候麻烦,究竟是哪一个引起的过敏?


        

“好吃,河南道应该大量养殖,何必非要高价收购渤海的柞蚕?”宋璟跟着吃一个,问李易。


        

李易吃蚂蚱,不回答,战略策略早说清楚了,还问?


        

“让,让他们离不开我,我们!”手上抓个蜈蚣吃的小家伙突然出声。


        

唰!周围人全看他。


        

小家伙不怕,把指头放在嘴里吸吮几下:“买他们的东西,卖他们东西,他们……嗯!习惯啦,离不开我们。对呢!”


        

‘啪啪啪~~’李易鼓掌,自己这个不是弟子的弟子,没少琢磨呀!小家伙!


        

‘哗哗哗~~’宫女太监最先反应,拍巴掌。


        

随后其他人也以掌声称赞,只有宋璟拍手的时候满脸尴尬之色。


        

他以宰辅之尊询问,结果嫡皇子以幼童之龄作答。既如此,要宰辅何用?


        

李易给大弟子和二弟子使个眼色。


        

“宋爷爷所考校果真让人孩童易懂,宋爷爷肩负国事,还不忘关心幼小。”冯青黛出声。


        

“宋爷爷果然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无愧宰相德;沰儿亦为项橐年七岁教孔子之存,更以知之才。”


        

李抚宽跟着说,夸宋璟不耻下问,接着一转,说小家伙是当年孔子老师项橐那样的存在。


        

“唉!可惜项橐无自保之力,不如小易!”李旦突然出声。


        

项橐最后是被人刺杀死的,别人来抢他,就像特种部队一样,抢不到就干掉。


        

项橐死时十二岁,小易最开始被发现是舞象之龄,差不了多少。


        

孔子说项橐是生而知之者,现在的小易就是啊!


        

不同的是,项橐无法自保,小易谁能动得了他?


        

看他现在的武装,还是那么胆小,出门除非是飞,要么保证护卫环绕。


        

三个人一说话,宋璟的尴尬消失,他连忙谦虚:“宋某比不得仲尼。”


        

“此言差异,孔仲尼笔删春秋,以儒学教天下人,天下终究分合无休。


        

宋爷爷不以德行求大唐万民,万民却增衣添食。


        

孔仲尼若行天之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宋爷爷行人之道,为而弗争,大唐百姓方得所授。”


        

李抚宽又一次抬高宋璟,把孔子都给比下去了。


        

孔子能给百姓带来什么实际好处?看咱们的宋宰辅,百姓安居乐业,不信瞅瞅京兆府。


        

宋璟倒是尴尬了,这孩子……


        

“师弟,百言百当,不如择趋而审行也!何以为道德经之道德比孔子先人与宋爷爷之今为多才又分财之贤?”


        

小丫头赶紧纠正,你太狂了,少说两句。顺便又捧了宋璟一下。


        

“知道了师姐。”李抚宽缩脖,就怕这个师姐。


        

他自己刚才显摆一下学问,用了、、的内容,


        

结果师姐直接以、、来训。


        

人生艰难,不过如此。


        

师父讲的故事三国演义中的周瑜就是这么被诸葛亮欺负死的不?既生瑜,何生亮!


        

自己会的师姐全会啊,自己没有任何优势,一直被碾压,从未曾反杀!


        

毕构的心情突然又不好了,徒弟呀!去晚啦!


        

就算是这个男孩子被小丫头压制,他也可以去压制其他孩子啊。


        

没了,全跑到小易家里来了。


        

那谁呢?对,裴耀卿,应该让他来呀!他不是童子试嘛!让他看看,他考童子试考的是什么?


        

童子试?咱大唐的童子举考试是:凡十岁以下能通一经及、者均可应试,每卷试诵经文10道,全通者授,通七以上者予出身。


        

裴耀卿你狂啊,你过来,看看九岁的两个孩子都会什么???


        

人家四书五经、杂经、杂学全娴熟。


        

不需要紧张地应对考试,而是需要的时候直接拿出来用。


        

你庆幸吧,没以同龄之岁遇到小丫头青黛,不然她在学问上碾压死你,把你欺负趴下,还能给你把脉瞧病,再让你爬起来。


        

另一个孩子,实在是一年多前没接受过啥教育,跟小丫头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


        

“呵呵!”宋璟在弹指间就恢复了,跟人家孩子比什么?现在的孩子……


        

其他人的心情莫名其妙地好起来,天,似乎都不热了。


        

这三个孩子实在是太过优秀,关键他们属于大唐,而他们的师父,刚刚解决了两个重要的难题。


        

全是自己家的孩子,小家伙年岁小一点,却也懂事儿呢!


        

“往后孩子就应该在李家庄子住,不求学什么本领,但凡快乐即可。”


        

豆卢贵妃突然就虚伪了,她怀着孩子呢。


        

让孩子快乐的方法多了,有钱基本上就行,何必在李家庄子?


        

看看李易教的孩子,一个个又懂事又活泼,不是那种老实,孩子们一点都不乖巧,所有的乖巧都是装的。


        

但遇到正经的事情时,孩子们又明白怎么做。


        

比如说去烈士陵园上香的时候,孩子们没有一个嬉笑和打闹,平时越淘气的孩子,那一刻越肃穆。


        

李家庄子的教育,简直逆天。


        

“冻的小螃蟹还能吃不?给我炸几串儿呗!”


        

永穆公主突然大声说话,把众人的关注转回吃饭上。


        

“海边那里直接冰镇,前天送来,我检测一下看看,不能吃的话就做成酱,发酵后就好了。”


        

李易起身去找小螃蟹,这玩意儿不好养活,都是在海边当天捉就当天吃,过不得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