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大周内卫 > 第1045章 莽古尔泰投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周内卫第1045章莽古尔泰投降公孙剑问道:“毛将军怎么说?”


        

“禀陛下,毛将军说陛下不用派兵解围,城堡内的粮食能支撑十天,加上马匹,如果省吃俭用的话,半个月是没问题的。而鞑子缺衣少食,围在此处没有补给,未必比我军更久。”


        

公孙剑细品这句话,说明毛文龙对形势有清醒的认识。


        

皇太极兵围孤山堡,战略目的绝非消灭毛文龙的东江军那般筒单,他在使用女真人这些年常用的战术:围点打援。


        

简单一点说,毛文龙只是诱饵,吸引明军去救援,皇太极在中途设下埋伏,利用女真骑兵消耗明军的有生力量。


        

公孙剑让军卒下去休息,命人喊来军师陈奇瑜,问他的看法。


        

陈奇瑜回答:“鞑子虽只剩万余人,除了我军主力,仍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包括毛文龙,包括郑芝龙,也包括科尔沁人。”


        

那么,只要不是我军主力推进,皇太极依然保有优势。


        

如果我军主力弃城而出,虽不至于被他破城,却也追不上他。


        

公孙剑想想也是,女真骑兵机动灵活的优势仍在,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对于孤山堡被围,陈奇瑜觉得,“鞑子的做法很奇怪,既然没把握困死堡内的人,为什么还要围昵?只有一种可能,皇太极还有援兵。”


        

刘文炳在场,闻言差点笑出声,“军师多虑了吧?你看看这方圆几百里内,谁是皇太极的援兵?”


        

东面的朝鲜是大周坚定的盟友,西北面的科尔沁已经铁了心对付女真,内喀尔喀是他们的死敌,而且实力已经严重下降。


        

至于女真内部,皇太极已经征调几乎全部的能战之士,北面深山老林或许还有些人口,短时间内却无法聚集并训练,而且人家未必听命于已经落魄的皇太极。


        

这种局势下,谁还能援助皇太极?


        

陈奇瑜说:“几百里之内没有,几百里之外昵?否则的话,皇太极哪来的自信?”


        

这种情形下,毛文龙部不能被歼灭,必须保全。


        

同时,明军不能冒进,必须避免被伏击。


        

公孙剑懂他的意思,先下一条旨意,让科尔沁部进攻赫图阿拉。然后,公孙剑率主力出城,汇合郑芝龙部,向孤山堡进发。


        

同时,孙传庭的秦兵和袁崇焕的义乌军即将抵达,让他们在沈阳休整两日,然后向孤山堡方向进发。


        

布代齐统领科尔沁大军直奔赫图阿拉而来,既然大汗已经下定决心助明灭清,他现在要做的是完成任务,端了女真最后的老巢。


        

沈阳丢了对女真打击很大,那是他们的国都“盛京”,皇太极与一众贵族的家眷同时沦陷。


        

但是,沈阳成为国都只是近两年的事,女真真正的根基不在沈阳,不在辽阳,而是赫图阿拉。


        

这座城池不大,城墙也不高、不厚。对于布代齐而言,他们的军队在几次增加后,现在足足有三万大军,其中不少还配备了大周赠予的迅雷枪,拿下赫图阿拉难度不大。


        

急速行军之后,眼看赫图阿拉的模样映入眼帘,布代齐高声喊叫着,命令前锋乌克善攻城。


        

乌克善是海兰珠的亲哥哥,也是科尔沁蒙古中最骁勇的战士之一,他严格遵守率领,带着本部人马直奔城门方向。


        

布代齐旁边的杨嗣昌发现蹊跷,急忙提醒这位斗志满满的主帅,城内情况似乎不对劲。


        

城门紧闭,城墙上有人防守,状态却是懒洋洋,似乎没看见大兵压境,更不知道恐惧是什么玩意。明明没什么防守力量,这份从容是哪来的?


        

布代齐觉得,应该是玩你们大周国的空城计吧?


        

杨嗣昌很无语,看来喜欢看三国的不止女真人,科尔沁人也熟知三国故事。


        

正在科尔沁大军猛烈攻击城池的时候,号角声吹响了,在己方的左右两侧。


        

布代齐第一个反应是女真的主力返回,他们不过万余人的规模,来了又有何妨?


        

喊杀声已经响起,布代齐这才感觉不对劲。


        

从左右两侧都有军队杀到,而且看起来数量比自己都多。


        

布代齐终于明白,来的不是女真人,而是与科尔沁同源同种的蒙古人,他们被外界称为外喀尔喀。


        

在最近一些年的草原争霸中,先是察哈尔部的林丹汗,然后是女真的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他们有望成为草原的新霸主。外嘻尔嘻七部向北迁徙,躲避在沙漠的后面,直至贝加尔湖畔,他们准备在那里繁衍生息,躲避南面草原上没完没了的争斗。


        

想法很好,无奈碰到小冰河期,干旱与寒冷同样侵袭了他们的领地,导致牧草干枯,牛羊成群结队的死


        

去。


        

在又一个荒年到来之时,女真的皇太极送来亲笔信,约他们瓜分草原,并向更南边的大周国进发,如此才能抢掠急需的物资,平稳渡过又一个冬天。


        

这一次伏击科尔沁是谋划已久的,单单是埋伏就已经进行了三天,可以说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了。


        

这时候科尔沁人攻城,将自己的左右两肋露了出来,外喀尔喀的骑兵立即发动进攻,活像是恶狼终于见到了食物,发疯一般扑上来。


        

一边是准备良久,一边是想都没想过,双方在状态上相差太大。同为蒙古人,科尔沁无疑处在下风。要不是迅雷枪缓解了第一批冲上来的骑兵,他们的境遇只会更差。


        

外嘻尔喀的军卒似乎毫不畏惧死亡,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立即跟上,完全不顾自己的损失大小,很快和科尔沁军队搅和在一起。


        

攻城的吴克善回来了,带领本部人马加入战团。


        

这场战斗已经没什么阵型,大家在赫图阿拉城外混战在一起。


        

随着时间推移,外喀尔喀准备充分的优势显现出来,加上他们原本人数更多,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胜势。随着赫图阿拉的城门打开,守卫的军卒杀了出来。


        

布代齐知道,今天的战斗已经输了,他只好下令撤兵,损失了大半的人马。


        

公孙剑率领的大军刚刚拿下抚顺,听到科尔沁大军在赫图阿拉兵败的消息。


        

军师陈奇瑜的猜测是对的,女真一定还有援兵,既然几百里内没有,那一定来自千里之外。


        

这群从贝加尔湖畔赶来的外喀尔喀骑兵非常厉害,居然轻松击败拥有三万多人的科尔沁军队,让逃走的布代齐仅剩几千人。


        

陈奇瑜立即跑来向皇帝建议,用最短时间占领抚顺附近的几个关口,包括抚顺关、东州堡等十余个,并派出机动部队随时增援。


        

公孙剑问:“军师的意思是稳守待援?”


        

“外喀尔喀加入战争,既然能大败科尔沁人,说明他们的兵力和战斗力都不差,再加上皇太极的一万多人,我军在野战中未必能讨到好处。”


        

公孙剑表示同意,不如等孙传庭的秦兵和袁崇焕的义乌军赶到,拥有足够把握后再考虑如何决战。


        

陈奇瑜看着天空,风是从北边吹来的,这片黑土地将更加寒冷,也不知第一场雪什么时候会降,到时候日子会更难一些。


        

好在对方也不好过,陈奇瑜的谋划一方面是为了等待增援,另一方面是想挡住皇太极和外瞎尔嘻。


        

皇太极没有多余粮食,外喀尔喀也不会带太多食物,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会出现供应危机,到时候只要静观其变,他们双方自然会产生矛盾,强大的敌人会不攻自破。


        

公孙剑现在苦恼毛文龙的事,如果毛文龙没有被围住,完全可以采取陈奇瑜的建议,封锁各个关口,与他们打寸土必争的保卫战,一直拖到他们筋疲力尽,双方起了矛盾再说。


        

问题出在毛文龙被围孤山堡,最多十五天的时间,毛文龙的军队会断绝粮草,只能选择饿死或者投降,也可能提前发起突围战。


        

陈奇瑜心肠够狠,他建议皇帝不要管毛文龙,饿死是为国捐躯。


        

投降不可能,皇太极接收一群饥肠辘辘的降卒,自己都吃不饱,给他们喂什么?


        

突围战几乎是必然的,等毛文龙接近弹尽粮绝的时候,他一定会做最后一次努力,成败与否并未可知,能活着出来的估计不会太多。


        

公孙剑承认陈奇瑜分析的有道理,如果采纳这个建议,皇太极毫无胜算,最多也就是吃掉毛文龙率领的军队。


        

对整个战局而言,皇太极取得的胜利意义不大,他的确消灭了东江军和登莱军,却耗费了太多的时光,军中会更加缺少粮草,等待他们的是更严酷的考验。


        

但是,公孙剑不会这么做,他这个皇帝之所以被人崇敬,更多的光辉来自人性,在于他收获了非常广泛的民心。


        

战场之上,虽然毛文龙一败再败,仍旧是他忠心耿耿的将领。公孙剑不会放任他被敌人消灭,对自己人见死不救是非常掉粉的行为。


        

因此,公孙剑拒绝了陈奇瑜的部分建议,稳守此处是可以的,但时间最多十天,然后便要主动出击,帮


        

助毛文龙从孤山堡突围,或者顺势打垮女真与外喀尔喀的联盟。


        

陈奇瑜提醒道:“陛下还有一招妙棋隐藏着,既然皇太极亮出了杀手锏,我等是否也该有所动作?”


        

公孙剑本想将这步棋留到最后,直到皇太极绝望之下选择逃跑的时候,到那时一击致命取得彻底的胜利。


        

谁能想到外喀尔喀的骑兵会加入,敌人的实力瞬间拔高一大块,看来只能将这一招提前,先取得优势再


        

说。


        

孤山堡外,爱尔礼抚着自己的长胡子,看到外面突然热闹起来。


        

一个消息传来,琐诺木从明国逃回来了,他早已被女真视为叛徒,刚一露面便被抓了起来,此时呈现五花大绑的状态。


        

三贝勒莽古尔泰冲了出来,琐诺木是他的姐夫,为琐诺木鸣不平是他的职责。


        

人人都说他投靠了大周朝,还出卖了女真的情报网络,几百人因他被抓。


        

女真在战斗中处处被压制,和他们的信息获取不充分、不及时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说,琐诺木是女真今日愁云惨淡的罪魁,他是全体女真人的仇敌。


        

莽古尔泰表面上替他说话,背地里小声问他,“为什么要逃回来?不知道回来就是个死吗?”


        

琐诺木留在大周朝,虽然会失去自由,却也有吃有喝。


        

在无数个夜里,他辗转反侧,为什么所有人都说他是叛徒,唯独自己清楚,其实什么都没干。


        

终于有一天,他突然顿悟了,女真人中一定有一个叛徒,可那个叛徒不是自己,而是他的搭档,曾经认为最好的朋友爱尔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