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859章 请示(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梁簌脸上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凝固。


        

——所以你不想申请柏城时装协会的会员,只是因为它是终身制,你觉得很麻烦?


        

但恰恰这个终身制,就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啊!


        

一旦成功入选,此后将一直站在时尚圈生态链的顶端,拥有极高的地位和极大的话语权。


        

无数品牌竞相追捧,轻而易举就能获得最好的资源。


        

谁不想要?谁不动心?


        

然而这些在沈璃眼里,竟全都成了累赘!?


        

过了好一会儿,梁簌才轻声喃喃:


        

“还好这话没被别人听见……”


        

要不然真可能把人气个半死。


        

沈璃难得见她这个反应,忍不住笑起来。


        

梁簌嗔了她一眼。


        

“你还笑呢!换别人能有你这样的才华,早就按捺不住去申请了!也就你,才会觉得麻烦。”


        

“是麻烦啊。”


        

沈璃道,


        

“一旦绑上,谁知道每天要应付多少事儿。”


        

梁簌算是明白她是怎么想的了,当下也不再多劝。


        

“其实这个事儿,我是代洛奈先生问的。”


        

沈璃一愣。


        

梁簌道:


        

“上午的那场大秀结束后,洛奈先生和我多聊了几句,顺便提了这个,意思是想问问你的打算。”


        

现在清楚了,沈璃根本没打算。


        

洛奈那边的意思是,他很看好沈璃,如果她申请,他会投她的赞同票。


        

这几乎已经是明示了。


        

所以梁簌才会对这事儿这么积极。


        

谁能想到沈璃居然是这个态度?


        

沈璃抿了口咖啡,浓郁的苦涩香气在唇齿间弥漫开来。


        

她满足地眯起眼睛,桃花眼弯弯,像是慵懒餍足的猫。


        

“唔,那麻烦您帮我跟洛奈先生说清楚吧。”


        

梁簌看着她这样,也忍不住笑了,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


        

“你啊,坏人就知道让舅妈去做。”


        

沈璃冲她一笑。


        

“谢谢舅妈!”


        

梁簌对她是真的没脾气,瞧着她开心,自个儿也跟着高兴。


        

“对了,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G&S的女装发布会是在时装周首日举办,男装则是排在了第二周的首日。


        

沈璃届时会出席。


        

这也是为什么,她这次要在这边待上一周。


        

而除了这一场,其余品牌的发布会,她是可以任意选择是否出席的。


        

所以时间上比较自由。


        

沈璃道:


        

“明天上午有两场秀要看,下午打算去爸爸在柏城在这边的住处看看。”


        

这也是她这次来柏城,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


        

梁簌微愣了下,随即唇角弯起一抹温柔笑意。


        

“好。”


        

……


        

梁簌陪着沈璃用了下午茶就离开了。


        

她是做高定珠宝设计的,这次来柏城,和几个奢侈品牌都有合作,所以本身行程也安排的比较满。


        

沈璃回到酒店36层。


        

她本来是想直接回自己房间的,但目光落在隔壁的那扇门上,脚步一顿。


        

这个时间,陆淮与应该在睡觉吧?


        

她想起昨天的情况,微微抿唇。


        

她抬手准备按门铃,但最后还是没按下去,而是刷了房卡,推门而进。


        

陆淮与并不在客厅。


        

沈璃左右看了圈,听到有声音从卧室中传来。


        

好像是陆淮与在打电话。


        

沈璃脚步一转,就打算先去客厅等。


        

然而刚走出一步,就听到了一句。


        

“不用过来,有阿璃在。”


        

沈璃身形微顿,又往卧室那边看了眼。


        

对面不知说了什么,陆淮与道:


        

“顾听澜,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沈璃眉心微微蹙起。


        

原来是顾听澜的电话,


        

那他们是在说昨天的事儿么……


        

她正想着,卧室房门忽然被人打开,陆淮与从中走出。


        

他一抬眼,看到沈璃,脸上闪过一丝意外。


        

“阿璃?你什么时候来的?”


        

沈璃道:


        

“就刚刚。”


        

陆淮与下颌轻点,很快收敛了那一丝意外,抬脚朝着她走来。


        

“顾夫人走了?”


        

“嗯,舅妈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忙。”


        

陆淮与揽住她的腰,把人抱入怀里,笑道:


        

“我还以为,顾夫人今天不会把你还给我了呢。”


        

沈璃在他怀里蹭了蹭。


        

“二哥不要休息吗?”


        

陆淮与尚未开口,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沈璃无意看了眼,好像是易斌的电话。


        

这个时间已经是国内的晚上,他怎么这个时候打来?


        

“易特助应该是有要紧事找你?”


        

陆淮与不知想到什么,眸色微动,点了接通。


        

“喂。”


        

“二少。”


        

易斌恭敬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沈璃从陆淮与怀里退出,走到一旁,打开小冰箱,打算拿瓶水。


        

陆淮与不知在和易斌聊什么,声色慵懒:


        

“没遇上。”


        

沈璃拉开小冰箱柜门。


        

这里面摆了挺多饮品,另外还有酒。


        

陆淮与停顿片刻,挑眉。


        

“夏巍干了多少年了,现在连盛光一个初出茅庐的后辈都应付不来了吗?”


        

沈璃扶着小柜门的手微微收紧。


        

易斌也很头疼。


        

这事儿哪儿看年龄?


        

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不就是您吗?


        

想当初您毫不留情收拾那些商场上的老前辈的时候,他们可是比现在的夏巍更想吐血啊!


        

当然,这话他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二少,他们那位副总虽然年轻,但的确很有能力,而且显然对我们的情况非常了解。夏总和他们谈了一整天,都没能讨到什么好,现在还在僵持着。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想请您给个指示,您看——”


        

陆淮与道:


        

“先前的合同条款,一条都不许改。”


        

易斌道:


        

“二少,夏总跟他们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他们副总刚刚出去了,好像也是打算向上面那位请示一下。”


        

陆淮与淡淡“嗯”了声。


        

“另外——”


        

话刚出口,一道手机铃声响起。


        

陆淮与一顿,顺着这声音缓缓抬眸,看向沈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