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雏鹰的荣耀 > 112,剧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雏鹰的荣耀正文卷112,剧本“当你们看到我的这一刻,你们就已经得到了此生最好的机会!”


        

艾格隆话刚刚落音,他的话,立刻被旁边的埃德蒙-唐泰斯翻译成为了希腊语,然后大堂立刻就陷入到了死寂当中。


        

虽然他个人表现得慷慨激昂、自信满满,但是面面相觑的众人,却并没有因此而热血沸腾起来。


        

很明显,在场的人都是成年人,早已经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经受了太多变乱,怎么可能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激动起来?


        

相反,看到一个貌似乳臭未干的少年人在这里空口大言,他们没有当场哄笑,就已经是给了艾格隆的面子了——当然,也是顾忌旁边那些卫兵的面子吧。


        

艾格隆对他们的反应并不感到惊讶或者愤怒,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这年头,想要说服别人,得拿出真正的干货才有用。


        

他也不再多说话,而是回头,对着埃德蒙-唐泰斯做了一个手势。


        

接着,大门打开,又有两个人走进了厅堂。


        

这两人,正是他的护卫队长安德烈-达武,以及他的老师福雷斯蒂上尉,而他们的手中,则抬着一个箱子。


        

虽然箱子沉重,但是他们两个的手非常沉稳,步伐也丝毫不乱,能够看得出来身手不错。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他们把箱子抬到了厅堂的中央,然后放到了地上。


        

接着,他们两个一起看向了旁边的少年人,等候他的指示。


        

和他们一样,在场的所有人们,一瞬间也把视线又集中到了少年的身上。


        

犹如是戏剧的高潮一样,艾格隆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得到了命令之后,立刻将手放到了箱子的盖子上,然后抓住拉环向上重重掀开。


        

瞬间,珠宝的璀璨华光,遮盖住了房间里原本的烛光,让厅堂好像顿时就亮了几分。


        

“哇!”伴随着珠光的,是众人几乎抑制不住的惊叹。


        

对宝石心驰神荡的原始本能,几乎让他们一瞬间忘记了思考。


        

“怎么样?现在你们说,我的话还有没有道理?!”艾格隆对着他们大声问。


        

现在不需要埃德蒙-唐泰斯翻译,所有人就都能够猜到他的意思了。


        

确实,在世上,还有什么比金银珠宝更加有理呢?


        

有钱就是最大的底气。


        

这时候众人才明白,面前这个少年人,不仅仅是空有一个响亮的姓氏而已,其手中还掌握着巨额的财富。


        

而这也是艾格隆想要让他们知道的。


        

到了这个时候,艾格隆最重要的不是隐藏自己,而是尽快打出自己的名声,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


        

所以,现在也不需要隐藏,是时候让世人知道自己手中拥有巨额的财宝了。


        

有安德烈-达武和福雷斯蒂上尉共同守护,他相信这些财宝已经足够安全了——至少他们都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履行义务的。


        

当然,他也必须为财宝编织出一个让人信服的来源来,不过这难不倒他。


        

“不瞒你们说,我父亲在帝国覆亡之前,为了给我的未来生计做打算,曾经委托给他最后的支持者,携带了大批他收藏的珠宝,隐姓埋名躲了起来。这些支持者为了我们家族蒙受了巨大的灾难,但是他们的希望并没有被辜负,我离开了维也纳,找到了他们,而他们也由此含泪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上帝赐予我财富,我当然要把它们用在最正义的事业上!所以我来了,为这片土地的自由而来!”


        

埃德蒙-唐泰斯一句一句地翻译了少年人的话。


        

在场的众人当中,只有他知道,对方的话不尽不实,但是他也深信这份宝藏确实是被波拿巴家族的支持者找出来的——不然陛下又怎么可能找到它呢?


        

只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知道,找出宝藏的人到底是谁,想必陛下为了守密也不可能说出来吧……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埃德蒙-唐泰斯也早已经放下了那种不甘心和遗憾。对他来说,宝藏落到陛下手里,正好可以物尽其用,而只要自己忠诚卖命,陛下也不会亏待自己的。


        

“先生……”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他看向了少年人,“这就是您带过来支援我们的财富吗?”


        

“如果您这么认为,倒是没有错。”艾格隆微笑着回答,“只是我支援你们的方式不是捐款,而是以我的财富作为资金来武装自己,最终帮助你们赢得你们的独立。”


        

还没有等帕诺斯反应过来,他又看向了在场的人们,“看到了吗?诸位!我带来的不仅仅有正义,还有大笔的财富,无论你们中的任何人,只要愿意帮助我,为希腊民族的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那我一定会做出应有的酬谢!上帝作证,我绝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帮助过我的人!”


        

他的话被翻译了之后,立刻又引起了场中的骚动。


        

至少,他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足以收买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了。


        

当然,他绝不会走拜伦的老路。


        

拜伦带着钱来到希腊,结果被当成了冤大头,各路人马都在欺骗他,试图从他这里搞到钱,拜伦的资产很快就被消耗殆尽;而虽然现在自己的身家远远超过拜伦,但是同样也不可能填满这个无底洞。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要让人知道,想要从自己拿到钱可以,但绝对要付出一些代价。


        

他转头又看向了埃德蒙-唐泰斯,使了一个眼色。


        

埃德蒙-唐泰斯心领神会,悄然走出了大堂。


        

很快,他又走回来了,而这一次,他的身后悄悄地跟着一个人。


        

“伊萨克-巴列奥略!”立刻就有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这个小有名气的山匪头子,此时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以及布满褶裥的福斯塔内拉裙,头上还带着一顶红色的小帽,俨然是一个独立军战士的打扮。


        

他在基督山伯爵的带领下,走到了艾格隆的面前,虔诚地向他脱帽致敬,然后毕恭毕敬地跪倒在了他的脚下。


        

这个人曾经身为约阿尼纳帕夏麾下军官,后来沦落为山匪头子,之前被埃德蒙-唐泰斯收留到了自己的手下,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决定归顺到拿破仑二世陛下的麾下。


        

而今天艾格隆也正好利用他来作为一个宣传材料,让所有人看看自己是一个多么慷慨大方、虚怀若谷的领导者。


        

“归附者,请报上你的名字。”埃德蒙-唐泰斯站在一边,然后严肃地问对方。


        

“伊萨克-巴列奥略。”跪在地上的山匪,以虔诚和庄重的语气回答。


        

“你为何而来?”埃德蒙-唐泰斯又问。


        

“我曾经流落四方,为了生计而不得不沦为盗匪,甚至对同胞拔刀相向,对此我深感愧疚,我无数次地祈求上帝给予我救赎的机会……”伊萨克-巴列奥略按照事前已经给他说好的台词,流利地回答,“而现在,上帝将这个机会赐予了,我深信,这是我赎罪的最好机会,也是我为同胞而战的最好机会!所以我志愿加入到枫丹白露骑士团当中,我祈求团长大人给我机会,为我敞开大门,我必将用我的生命来履行我的誓言!”


        

艾格隆听不太懂对方的话,不过没关系,他自然知道对方到底会说什么。


        

这家伙看起来很懂事……很好,值得栽培。


        

他隐蔽地向埃德蒙-唐泰斯眨了眨眼睛,赞扬对方办事得力,而埃德蒙-唐泰斯也轻轻点头,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


        

“我很高兴,在这片伟大的土地上,还有这么热血的义士。你对民族的热爱、对自由的向往都值得我敬佩,我答应你的请求。”他严肃地回答。


        

接着,他说出了自己想要对所有人说的话。


        

“在我眼里,没有什么法国人希腊人,只有忠诚的战士和胆小的懦夫!只要敢于奉献牺牲,敢于冲锋陷阵,那就是我敬佩的勇士!所以,我接纳你,伊萨克-巴列奥略,我承认你是我骑士团的一员,享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待遇。我跟你保证,只要你来到我的麾下,我一定不会有任何歧视,而是一视同仁地对待你们。但,这一切的先决条件,是你必须成为一个勇士,并且必须接受我的指挥,无条件地为我效劳……你能做到吗?”


        

艾格隆说完之后,严肃地看着对方,静待埃德蒙-唐泰斯翻译给跪在地上的对方听。


        

当然,其实他就算不翻译,伊萨克-巴列奥略也知道面前这个少年会说什么。


        

但是剧本必须要走完流程,哪怕所有人知道是演戏,他们也必须一脸严肃地把这场戏给演下去。


        

在各国的政坛上,每年每天都会上演多少类似的戏剧呢?


        

权力和金钱,会给哪怕最矫揉造作的表演赋予庄严感。


        

“我荣幸之至!”伊萨克-巴列奥略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大声回答,“请赐予这份荣誉吧!大人!”


        

艾格隆也不发一言,而是从旁边的卫兵那里抽出了一把佩剑,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以这种方式来招收了他骑士团第一个希腊籍成员。


        

他当然知道,伊萨克-巴列奥略之前是个山匪头子,虽然并不是那种无恶不作的匪徒,但是手下还是有不少血债,可是现在谁又在乎这个呢?


        

从杀人犯摇身一变登堂入室的人,这世上又岂止他一个人而已。


        

人的命运,就是如此不可预料。


        

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艾格隆完成了自己简短地骑士团册封仪式。


        

而后,他立刻走到了被打开的箱子面前,伸出手来从里面轻轻一抄,从里面拿出了一小块宝石,然后放到了对方的手中。


        

“作为对你忠诚的奖励,我将这份礼物赐予你,我希望你能够一直保持心中的勇气和正义感,为我的事业,为你的民族的事业而战!愿上帝保佑我们。”


        

“愿上帝保佑!”跪在地上的伊萨克-巴列奥略用双手接过了这块宝石,虔诚地向少年人匍匐致敬,然后才毕恭毕敬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这一幕结束之后,大厅里的寂静才重新被打破,仿佛时间终于开始流动了一样。


        

大厅里的人们重新开始窃窃私语,但是这一次,他们的视线当中,开始多了几分贪婪和热切。


        

艾格隆的表演让他们知道,这个少年人手里有大笔的钱,而且愿意慷慨地花出去——但是他的条件也很简单明白,那就是必须加入到他的麾下,并且宣誓效忠于他。


        

这究竟是不是划算的买卖?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打算和衡量尺度,但是很明显,他的这一幕表演至少已经给所有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被这场突然袭击,弄得有些惊愕,好不容易才恢复了镇定。


        

“您从没有跟我说过您今晚打算这么做。”他走到了艾格隆的旁边,然后小心翼翼地向他抱怨。


        

“怎么,我没有在希腊招募人手的权利吗?”艾格隆不动声色地反问。“难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把钱交给你们,然后自己在一边默默看着吗?”


        

这个问题,让帕诺斯一时哑口无言。


        

“毫无疑问,您当然有这个权利……”片刻之后,他只能如此回答,“但是我认为,您暴露出来的财富,可能会干扰到人心,会起到坏影响。如果人人都只金钱,而不是想着尽职尽责,那我们应该怎样去抵御敌人呢?”


        

他这么说,一部分也确实是心中的担心。


        

他们父子现在手里绝对没有这个少年手里那么多钱,如果面前这个少年人真的到处撒钱收买人,那还有多少人会听从他们父子的命令?


        

艾格隆也知道,自己某种意义上已经触碰到了对方的基本利益。


        

今天还是回到大陆上的第一天,他不打算也不需要这么快就和自己的盟友关系破裂。


        

对他来说,今天打响名号就已经够了。


        

“您放心吧,我的钱也是来之不易的,我也不会见到一个人就胡乱扔钱……我会非常审慎地招募我需要的人手,绝不至于影响到你们父子两个的权威,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艾格隆诚恳地看着对方,“我也不想让我的骑士团变成希腊军团,因为对我来说,我的归宿永远不在这里,而在另外一个地方。”


        

他的保证,总算让帕诺斯稍稍放心了一些。


        

“那我祝您光复大业早日实现。”他只能如此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