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逍遥小地主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残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观云城,长明殿。


        

秋已经过去,冬再次来临。


        

贾南星坐在大殿的门口,膝盖上搭着一条毯子,大殿里还生着两盆炭火,按说该温暖才对,可他还是觉得有些冷。


        

“怎觉得今岁这个冬比以往寒冷一些呢?”


        

“贾爷,要不小的再为您生两盆炭火?”


        

贾南星想了想,“扶我起来,去院子里再看看。”


        

侍候他的小太监赵厚连忙将贾南星搀扶了起来,“贾爷,外面更冷,莫如就在这里烤烤火?”


        

“得活动活动,哎,老了,这人一老就不中用了,若不是我这身子拖累,陛下可是会去大定府看看的。”


        

说着这话,贾南星在赵厚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迈出了门槛,他歇了一下,抬头看着这灰蒙蒙的天空,“远北道初立,陛下本来有许多事需要安排,却因为我只好打道回府……哎,”


        

他摇了摇头,又颤巍巍的向前走去,“小赵啊,你这小子还算激灵,改天陛下若是有过来,老夫向陛下推荐一下,到时候你也去侍候陛下吧。”


        

赵厚大喜,连忙谢道:“奴才多谢贾爷的赏识,只是侍候贾爷也是奴才的本分,至于侍候皇上,奴才这毛手毛脚的,担心冲撞了皇上反而不美了。”


        

贾南星淡然一笑没有再说,一老一少慢慢的走入了这花园里。


        

花园里贾南新曾经种下的那些花已经掉落,就连菊花,那花瓣也落了一地。


        

贾南星站在花园旁仔细的看着,忽然觉得这人和花没有什么区别——时候到了就都得死了,最终归于这尘土里,一生的繁华就这样烟消云散。


        

“小赵,陛下是个随和宽厚的人,服侍陛下极为轻松,只要用心,就算犯了点错误陛下也能容忍。”


        

赵厚看向了贾南星那佝偻的后背,总觉得这次旅行回来贾南星的心态似乎有些变化——他好像是在交代后事了!


        

如此一想赵厚心里咯噔一下,“贾爷,侍候贾爷也是陛下交代的事,奴才会尽量先将这件事做好。”


        

“嗯……去那亭子里坐坐。”


        

亭子里没有暖炉,风还很大,吹起了贾南星的一头白发,他那张原本就显得苍老的脸似乎变得更加苍白了一些。


        

赵厚心里有些担心,“奴才去取两个火盆来。”


        

贾南星没有拒绝,还说了一句:“对了,再取两根红薯来,咱们烤着吃。”


        

“好!”


        

凉亭里燃起了两盆炭火,贾南星烤着火顿时觉得温暖了许多,“将这红薯埋在炭火下面,一会儿煨熟了尝尝。”


        

“这一次去旅行,老夫算是涨了见识。”


        

贾南星的话匣子打开了,他烤着火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说着一路之所见,说着和陛下聊的那些话。


        

“瑶县码头很多,船运非常繁忙。”


        

“西山别院很是不错,陛下推着我去看了田里的庄稼,听陛下说了许多当年的事。那是陛下起家的地方,你以后若是有机会,也应该去看看。”


        

“金陵依旧那样美丽,我们住在陛下曾经的府邸里,那府邸最初叫傅府,后来叫定安伯府,现在叫圣国公府……就在玄武湖畔,见证了陛下从西山来金陵青云直上的历程。”


        

“……”


        

“老夫这一辈子值了!老夫这一辈子做得最得意的一件事……不是练成了圣阶,更不是在落梅山和我那哥哥游北斗打了一架,而给陛下当了个门房。”


        

“陛下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老夫本想给陛下当一辈子门房的……终究,终究有些遗憾。”


        

贾南星抬起了头,望着荒败的花园,他回忆着过往的点点滴滴,回忆着在金陵和陛下认识之后的大小事情。


        

他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也不知道是这火光的映衬还是心里有些激动。


        

这是一个最美的时代!


        

大夏一统天下,疆域更是无比广阔。


        

吏治清明、八方歌舞升平,老人有所依,孩童有所养,百姓们在为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而努力的劳作。


        

大夏有强大的军队,有勤劳的人民,有这壮阔美丽的山河,还有一个千年以降都未曾出现的明君。


        

这样的大夏,当锦绣!


        

然而自己终究老了,老得不能再给陛下当门房,老得走路都要人搀扶,老得没有办法再去看看这壮美山河。


        

赵厚从火堆了刨出了红薯,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他听得心驰神往,想着若是真的有幸能够服侍皇上,能够去看看那外面精彩的世界,会有多好。


        

他将红薯在石桌子上拍了拍,拍去了上面的灰烬,小心翼翼的剥去了皮递给了贾南星。


        

“贾爷,趁热吃……贾爷,您老能活一百二十岁,有娘娘为你开的药,你的身体不会有问题。下次随陛下出行您老捎上奴才,奴才服侍你也顺便去瞧瞧这锦绣河山。”


        

贾南星接过这热气腾腾的红薯,咧嘴一笑:“一百二十岁,老夫也想啊,可那岂不是成精了?”


        

“老夫活得明白着,知道时日无多了,倒不是娘娘的药不管用,而是年岁已经到了,年岁到了老天爷就要收了。”


        

他吃了一口红薯,软糯香甜,“唔,好吃,另一个你吃。”


        

“奴才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我还不是陛下的奴才?陛下叫我吃我就吃,行了,别矫情,你记住,以后到了陛下身边也别矫情,陛下不喜欢这一套。”


        

“哦!”


        

赵厚见过数次陛下,陛下的亲和他是知道的,但陛下终究是陛下,他也不是贾南星,这其中的差距是天渊之别。


        

“要走进陛下的心很容易,你诚心待他,他自然就会诚心待你,但君臣有别,许多事情还是不要逾越的好。”


        

“奴才记住了!”


        

一老一少二人吃完了红薯,贾南星在这里静坐了一会,看着一阵风来,那菊花最后的残红飘落在了地上,他的心没来由的一紧,一口气差点没有接上来。


        

“走吧,回去,怕是要下雪了。”


        

“我若是死了……你就告诉皇上,将我埋在……埋在落梅山上。不,落梅山太远了,还是埋在寒山上吧。”


        

“埋得稍微高一些,能够看见这观云城就好。”


        

“寒灵寺的暮鼓晨钟,好些年没有去听了,死了之后躺在地下再好生听听。”


        

贾南星回到了大殿里,在赵厚的服侍下躺在了暖床上,安然的入眠。


        

次日,当寒灵寺的那第一道晨钟响起的时候,他面带微笑,悄然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