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隋末我称王 > 第三十七章 蜂蜜到底有什么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奏疏来了。


        

不来时一份没有,来时得四个太监抬。


        

望着眼前品字形叠在一起的百十份奏疏,正在练字的杨侗问了阿姑这么一句:“会写字么?”


        

“在楚公府的板子下练过。”


        

杨侗撂下了笔,将书桌前的位置让出,留下了一句:“写给朕看。”后,抬手拎起一份奏疏便看了起来,而那四位太监立即转身走出了书房。谁不知道当今陛下不喜欢下人没事就在眼前晃悠啊,除了阿姑,没事就往陛下眼前晃悠的没有一个好结果,所以,该撤就撤。


        

阿姑写了四个字——不慕自华。


        

字意不提,光是这几个字写的就不像是个女人,那一笔一划苍劲有力,跟战场上武将拎着刀捅入敌腹、咬着牙拧动刀把非要转出个血窟窿差不多。


        

杨侗看见这字都笑出声了,指着纸上的字:“杨素教的?”


        

阿姑也不隐瞒:“板子教的。”


        

杨侗叹了口气,挥挥手说道:“去叫端娘来吧。”这两笔字儿哪怕是比自己强点也不能往大臣的奏疏上写啊,好歹那也叫天家颜面,看起来练字的事得抓紧了。


        

阿姑退身离去,整个书房内只留下了杨侗一人。


        

这是杨侗第一次看奏疏,光从奏疏上他就能看出大隋的衰落的确是有道理的。手里这份奏疏是如今洛阳城内的文武百官所写,奏有十折则八则都是阿谀奉承,最后两折总算点题了还只是说如今物价飞涨乃战乱导致,只要陛下平息战乱,便可无为而治。这已经不是中庸了,简直就是懈怠,这群官员吃着最好的食物,用着国家俸禄,真到该出力的时候光拿的出一笔好字。


        

啪。


        

杨侗随手就把奏疏扔在了地上,此刻,一人将其缓缓捡起,他随口说了句:“传旨,将此人罢官免爵。”


        

这群官员是欺自己年少啊,以为糊弄两句就可以蒙混过关,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一个小小著作郎都拿皇命这么不当回事,不杀鸡儆猴看样子不行了。


        

那个身影手捧奏疏缓缓走出。


        

杨侗再拿第二份,这第二份好歹有些内容,提议说夺下洛口、回洛二仓,开仓冲击粮价,以粮价为带动,物价自然而然也就降了下来。这不是扯么?回洛和洛口两座大仓如今都在王世充手里,洛阳城内库存粮食不足三个月,只要敢开仓冲击粮价怕是那王世充会即刻提兵杀来,更何况你写奏疏文笔那么好干嘛?就算是写下华彩文章又如何,能让老百姓吃饱肚子么?


        

还有,杨侗问的不光光是物价飞涨,那百姓心中对国家的信心如何重新竖立呢?百姓不信任国家,你重铸新币又有什么用?


        

“华而不实,发还重写,命其再想办法。”


        

杨侗将奏疏递了出去,一双玉手轻轻接过,至书桌边提笔刷刷点点,几句写完,平铺晾干,人又站回到了他的身侧。


        

整整一上午,杨侗别的什么都没干,光看这些东西便将时间匆匆放过,像是平躺在流水之间,任河流冲刷身躯。


        

呃……


        

坐到腰酸背痛时,杨侗总算处理好了近百份奏疏,再抬头,端娘正弯着腰往地上平铺最后一份奏疏晾干墨迹。


        

“陛下。”端娘一见杨侗看着她,赶紧走了过去,站在身后替其揉捏肩膀问道:“累了吧?”


        

“那也先请陛下过目,看端娘替陛下执笔写下的这些回执是否还看得过去。”


        

端娘随即跑过去拿起一份奏疏又走了回来,将墨迹以干的回执处指给杨侗看。


        

从笔迹上来看,倒真不像是女人写的,虽然说字写的没什么让人夸赞的地方,但,要是把这字安排在一个十六岁的皇帝身上,也还说得过去。可以看得出,端娘用心了,甚至还怕别人看出来自己笔体娟秀,故意往雄健了落笔。这让杨侗很满意,将奏疏折起重新放回到她掌心说道:“就这么着。”


        

端娘如同得了什么夸奖一般低着头轻微拧动身体,无意间竟然露出了小女人神态。


        

杨侗一边起身,一边问了一句:“裴将军那儿,还没有什么消息么?”


        

听见这句话,端娘才回过神来立即回答:“陛下,端娘在这儿的一个上午并没有人来禀报过任何消息。”


        

“这王世充是不打算来了么?”


        

杨侗皱着眉说了一句:“让裴行俨下城回家休息吧,命庞玉上城驻守,从明天起,城门照常开放,斥候多放出十里盯着王世充动向。”


        

说罢,由上书房内走了出去。


        

端娘赶紧跟门口的太监嘱咐了两句了,立即跟上了他的脚步,并没有夫妻之实的小两口一前一后奔着后宫而行。


        

才走了没几步,杨侗才回头说道:“阿姑,先带朕去看看蜂蜜。”


        

蜂蜜?


        

不是去吃饭么?


        

端娘记着陛下有吃会食的习惯,每到中午都会吃点东西,今天怎么想起来吃蜂蜜了,流食能吃饱么?


        

“诺。”


        

阿姑几步上前,在前方引路走向了库房。


        

让杨侗想起这些蜂蜜的是天气,他竟然在处理那些奏疏的时候感觉到了热。对,在四月初的天气感觉到了热。这让他觉着有点不对,起码是时节不对。这也连带着想起了了解隋唐历史周边的一些小事,比如唐朝少旱灾多水灾,冬天十九次无雪,喜欢唐朝的历史学家还因此觉着起码在唐朝前中期是的确度过了一个温暖期的,所以在这个朝代会有制冰、会有冰镇葡萄酒这样的创举。


        

而杨侗在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天下,只有库房里存放的蜂蜜。


        

三人走至库房后,阿姑打开上锁的库房房门,杨侗在里边看见了满满一库的蜂蜜,随手敲碎最近处一坛封泥,掀开封口布,这才用食指挖了一指头蜂蜜送进嘴里……还好,没坏。不过夏天就快来了,要是不赶紧用掉这些蜂蜜,怕是也坚持不了多久,最关键的是,这件事也该进行了。


        

他一回头,正看见端娘望着自己,杨侗没多想,挖了一指头递了过去:“想吃?”


        

端娘顿时整张脸都臊红了,这可是日盼夜盼才盼来的接触,可旁边阿姑就站在那,不懂事的宛如一块木头……


        

阿姑:“再不吃该掉地上了。”


        

……


        

杨侗又加了一句:“真快掉地上了。”


        

……


        

端娘一闭眼,彻底不管了,张嘴过去……甜。


        

杨侗很认真的说道:“这是野生蜂蜜,虽然好吃也不能多吃,否则会拉肚子,要是真想吃,让人上锅蒸一下就可以了。”说完,冲着阿姑吩咐道:“给我准备一间安静的屋子,附近不能有人,这件事只能我自己来。”


        

望着满屋子蜂蜜,杨侗皱起了眉头,有些事,是时候该进行了。


        

阿姑不解的问道:“陛下,老奴一直想问,可之前人多嘴杂,也就没开口,这蜂蜜,究竟有什么用?”


        

“大用”


        

杨侗再次露出了神秘的微笑,阿姑记得,那个会放烟的小瓷瓶被弄出来之前,陛下好像就是这么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