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三国之弃子 >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机灵的孙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在密谋给士燮来一次狠的孙权和孙翊,得到了士燮邀请他们参加寿宴的请帖。


        

哪怕是孙翊都觉得情况不对了,说道:“兄长,士燮这个老不死的居然请咱们赴宴,会不会有诈?”


        

孙权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之前想着趁士燮没发现的时候出其不意,可士燮突如其来地请他们两个赴宴,这就打乱了他的计划了。


        

孙翊问完之后就不敢出声,免得打乱了孙权的思绪。


        

孙权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他不就是想要把交州高层一锅端么?士燮请他赴宴,不就是最好的动手时机么?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士燮这个老匹夫,他的寿宴,交州上下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在。我们要是突然袭击,那就是一窝端了!”孙权说着说着就有点兴奋了。


        

孙翊一拍大腿,说道:“对啊,吾怎么就想不到呢?”


        

孙权见孙翊同意,立刻就说道:“三弟,你我在番禺城可以动用的兵力只有三百人。汝派出心腹前往军营,等黄昏时分突袭东门。你带三百士兵打开东门,内外夹击。为兄先去士燮那处,迷惑那个老匹夫,为你争取时间。”


        

“兄长,那样是不是有点危险。须知士燮那个老匹夫可不是好相与的。”孙翊感觉孙权如此安排,心中有点不安。


        

对于孙翊对自己的关心。孙权心中一暖。


        

孙权哈哈一笑,说道:“交州上下没有一个能够入吾眼。贤弟放心,为兄的安全不用多虑。”


        

孙翊见孙权这么自信也就放心起来。兄弟二人更是密谋了起来。


        

孙权看起来信心满满,内心却是很担忧的。士燮偏偏在这个时候邀请去赴寿宴,别以为孙权不知道士燮想弄死自己。士燮的生日,孙权很久之前就知道,根本就不是今天。孙权已经明白士燮的用意,这老不死的要拿自己两兄弟的人头换取他的富贵。


        

孙权直接来一个将计就计。孙权回复使者,他们兄弟二人一定会前往,而且还会给士燮带上一份大大的寿礼。


        

使者非常快速地返回给士燮和士壹汇报。士燮年纪大了,根本就看不出其中有诈,还以为孙权中计。士壹在一旁冷眼旁观,他知道孙权肯定有所动作,这个正好是他的计划之中。


        

士壹不动声色地将监视东吴军营的眼线给调走,专门监视孙权和孙翊的府邸,算是帮了孙权和孙翊一把。


        

整个番禺城开始热闹起来,士府张灯结彩。一点动作都没有的话,怎么可能瞒得住孙权和孙翊呢。


        

周围的百姓都看起了热闹,不知道士燮今天要办什么喜事,难道是要娶小妾?若是如此,真的老不羞了。


        

大人物要做什么,平头百姓是改变不了的,只能茶余饭后来点评几句。


        

临近黄昏,孙权带着一个像是孙翊的人从自己的住所出来,进入了一辆马车。马车的后面是一个大箱子,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看抬箱子的民夫那吃力的样子,里面最绝对是分量大大的。看来绝对是一份大大的重礼啊。


        

躲在马车里面的孙权微微一笑,这箱子里面当然是一份重礼了,绝对可以让士燮终生难忘。


        

坐在孙权旁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在孙权进入马车之前,就有一人在里面了。而这两人是孙权和孙翊的替身。孙家这么多年也是培养了不少的死士,孙权自然不会让自己去冒险。为了掩人耳目,孙权让其中一个死士的发须都染了颜色。要不仔细看,真的认不出来了。


        

“待会发生动乱,你们就驾驶马车往东走。”孙权对两个替身死士说道。


        

两个死士打扮成孙权和孙翊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他们都是从小被孙家养大的,没有孙家,他们早就死了。现在孙权让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义无反顾地干。


        

从孙权登上马车,交州的细作就开始把重心给盯上了马车。


        

而孙翊则是悄悄地聚集了三百人手,等待着时机杀向东门。


        

士燮在自己的府邸之内等候,他的内心隐隐有种不安。


        

“士壹,你觉得孙权和孙翊真的会乖乖到来?”士燮很担忧士壹的计划会失败。


        

士壹安慰道:“大哥,你就放心吧。保证万无一失。为了预防万一,吾已经在大门外的一条大街之内藏了大量的兵马,只需您一声令下,就可以让其死无葬生之地。”


        

士燮见士壹还提前做了准备,心中倒是安定了不少。


        

孙权的马车中,警惕的孙权可以明白自己四周绝对是有着大量的细作在盯着自己。如今的他已经换上了寻常的衣服,时刻准备着逃命!孙权下意识地掀开车帘,看向了窗外,楼顶闪过一个人影。孙权大惊失色,急忙将车帘放下。


        

“不好!士燮居然在街道上准备动手!停车!马上停车!”孙权急忙对马夫命令道。


        

“吁!”马夫快速将马车给停了下来。


        

一看孙权的马车停下,埋伏起来的交州士兵立刻察觉到不对劲。领头的武将更是死死地盯着马车,他十分担心孙权发现了什么状况。


        

在马车内的孙权脑袋快速转动,他本来设计好了在一条弯道的时候偷偷地下车,然后潜入小巷之中离去,届时孙翊肯定是攻打城门,孙权就可以全身而退。


        

如此完美无缺的计策,却忽略了交州要弄死孙权的决心。


        

马车就停在了路中间,吸引了好多百姓的注意力,他们不明白这么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这里干嘛。


        

智力不差的孙权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计策。孙权立马拿出一袋子铜钱,而后快速洒在了马车的周围。


        

周围的百姓一看到那么多铜钱洒在地上,眼睛都绿了。


        

交州的百姓生活算是可以,但好多人没见过这么多钱。


        

孙权在马车里面高声说道:“刺史大人今天大寿,这些赏赐给你们,与民同乐!”


        

孙权对两个死士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二人随即会意,各自拿着一袋钱走出马车,不断地在街道上洒着铜钱。


        

百姓们见是赏赐给大伙的,立刻就骚动了起来。除了一些有骨气的,其他人都纷纷涌过去捡钱。


        

在一边监视和埋伏的交州士兵见“孙权”和“孙翊”出来,为了避免被发现,在长官的安排下,躲藏了起来。


        

而真正的孙权就是头上包好了头巾,趁其不备转进人群之中,和百姓们捡着地上的铜钱,然后不动声色地混入了小巷子之中。


        

“多谢将军!”捡到铜钱的百姓们陆续表示对孙权和孙翊的感谢。


        

两个死士快速进入马车中,他们也害怕被发现。


        

随后马车开始继续前进,百姓们也都为其让开道路。


        

孙权躲在小巷子中的黑暗处,嘴角冷笑,自言自语道:“士燮,这份大礼,你可要好好地享受啊!”


        

说完之后,孙权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