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猎妖高校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旱魃、皇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是麻烦呐。”


        

巫妖导师乌利希爵士的注意力从内堡上空收回,看向外堡城下那些高喊着‘博父氏’冲锋的高大身影,不由皱起眉:“这才刚刚开始交手,学校的巫师们就展开了二阶战阵……我们的孩子们应付起来恐怕有些困难啊。”


        

在老派巫师——包括妖魔——印象中,大型战争是一场漫长而残酷的劫难,交战双方从入场、到试探、再到交战、激战、决战,直至最后收尾,往往需要耗费数月、甚至数年不等的时间。有时参战双方高阶巫师打的兴起,还会攀扯时间线,将战场扩展至交战时刻上下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范围。


        

所以,在乌利希爵士看来,这场爆发在黑狱世界的战争,从利维坦破界而至,到四位传奇存在离开战场,都属于战争完全爆发的前奏,巫师与妖魔双方尚在试探攻击之中。


        

但眼下,试探攻击尚未完全结束,守御古堡的巫师们竟然已经展开了二阶战阵,将战争烈度瞬间推至激烈的程度,难免令它感到不适。


        

砰!


        

一个身影从高空坠落,重重砸在乌利希爵士脚下的祭台上,将构筑祭台的骸骨砸飞不少,岩浆四溅。


        

“嚎!!”


        

那个身影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翻身爬起,身后的五条尾巴仿佛长鞭,在空气中抽打出爆裂如雷的声响。


        

似乎听到乌利希爵士的抱怨,这个从天而降的身影回过头,露出一张毛茸茸,恍若虎豹的面孔,额前一根弯角上闪烁着哔哔啵啵的电光。


        

它看向巫妖导师,张开口,声音如金石交加,铿锵冷硬: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头儿,打起精神!”


        

“对面很多巫师都是参加过新世界开拓战争的家伙,他们可不像老派巫师那样,干什么事都磨磨蹭蹭,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如果可以,他们肯定希望一天之内结束这场战争!”


        

“如果你还有什么后手,一股脑用出去吧!”


        

乌利希爵士垂下眼皮,看着祭台下那头气势张狂的赤狰,半晌,才慢声细语回答道:“你还是继续跟多罗罗一起对付那头蝎子吧……后面的事,有后面的人安排。”


        

赤狰暴躁的甩了甩尾巴,冲老巫妖怒吼一声,纵身一跃,再次冲向不远处的战场。那里,在烟尘与地火的幽光中,有天蝎举起双螯,竖直长尾;有多头怪鸟沙哑嘶吼着,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嘴,淌下一片片犹如重度酸雨的涎水。


        

爵士收回视线,继续目光阴沉的打量中对面那些高大的拟态巨人。


        

妖魔战士、亡灵大军、以及利维坦驱使的魔兽,在那些巨人面前宛如一群群虫子,被打的四处乱飞,漫天挥舞的巨大武器,擦下就死,磕下就亡,几乎无法对巫师的攻击造成任何阻碍。


        

甚至原本坚固的地狱方程式法阵,也变得岌岌可危,法阵中林立的索伦之柱,已经有许多被巨人们掰断了,连同索伦之眼都被夺取好多颗,变成巨人们的战利品,被它们按在额头中央,用魔力驱动着,四处乱射。


        

一道枯瘦的身影如同落叶般,悄无声息飘落在乌利希爵士身旁。


        

正是战场上另外一位大巫妖,黑狱的囚徒,苏甲德。


        

“不能任凭他们嚣张下去了。”


        

苏甲德咔哒着下颌骨,空洞的眼眶中,两点幽深的红芒格外醒目:“黑狱的亡灵非常有限……骨头被打碎了,可以用魔力重新黏合,但灵魂之火被打灭,很难找到合适的替代品。”


        

“我们也需要展开下一步计划。”


        

乌利希爵士默然不语。


        

它已经知道,在原本的黑狱中,最宝贵的就是充满魔力的存在——不论岩浆、石头、还是死尸——所以,黑狱世界并不像亡灵们攻略的其他异世界,地底埋藏无数年积累的天量亡灵资源。


        

死掉的囚徒,会迅速被其他囚徒们分食;它们的骨头,如果魔力丧失殆尽,会被打磨成武器或者法器,如果还有一丁点儿魔力,都会被饱受魔力缺乏的饥饿囚徒们仔细吮吸,直至嚼碎成骨粉,咽进肚子里,一丝一毫都不会浪费。


        

“真的是……有的太快了啊。”乌利希爵士并非死板之人,在确认正面战场处于劣势之后,它并未犹豫太久,只是低低叹息一声,便重新张开了双臂:


        

“旱魃为虐,如惔如焚!”


        

“伯兮朅qie兮,执殳shu前驱。”


        

“神具醉止,皇尸载起!”


        

“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


        

黑暗之风从深渊最深处吹出,寒冷、冰凉,即便头顶有两轮太阳洒下无穷光辉、地底有炽热岩浆翻滚流淌,仍旧无法阻止那股寒意在战场上弥漫。


        

低沉的咒语声,是古老巫师在高塔里的歌谣,咿呀怪异,巫师们听来仿佛细长铁丝刮擦着玻璃,尖利刺耳,但妖魔与亡灵们听来,却像婴儿床前母亲的摇篮曲,婉转动听,令它们沉醉。


        

幽风卷起岩浆,丝丝缕缕,犹如血管,挂在亡灵们的身上;死去妖魔的残躯血肉,如飞蛾扑火,落在那些炽热的血管之上,将其包裹,一重又一重,最终包裹出一个个椭圆形的大蛋,蛋壳上炽热岩浆与血肉相互重叠,勾勒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复杂魔纹。


        

更远一些的地方,如潮水般涌向外堡的虫怪们,又如潮水般退了下来。但它们并未远去,而是在距离巫师不远的地方,开始互相吞噬。


        

原本紧密协作犹如精密仪器的虫群,互相厮杀起来,也毫不手软,断肢残角,像漫天黑色的雪花,沙沙的啃噬声,令最胆大的巫师都感到心惊。


        

只用了很短时间,妖魔联军便在前沿阵地催生出成百上千红色与黑色的巨卵。红色巨卵中是亡灵用血肉堆砌的旱魃,黑色巨卵里是虫怪用养蛊之法豢出的皇虫。


        

巫师们并未坐视乌利希爵士的这道天灾式魔法。


        

但无数亡灵与虫怪悍不畏死,蜂拥而上,将巨人们的脚步牢牢阻隔在巨卵孵化地之外。死去的亡灵与虫怪,又在乌利希爵士的魔法召唤下,化作一道道流光,落回那些巨卵身上,催促它们成熟的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