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3606章 心机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秘书将热好的包子拿回来,还有外卖过来的营养汤和蔬菜搭着一起吃。


        

符媛儿心头一沉,她记得公司以前是有食堂的,而且饭菜做得挺好。


        

现在公司这个情况,估计食堂已经停了。


        

虽然心中这样想,但她脸上什么也没表露出来。


        

“新工作也是秘书岗位吗?”她关心的询问了几句。


        

秘书点头,“待遇没有程总这边好,但想找到同等待遇的工作不是那么容易,先干着再说吧。”


        

符媛儿轻叹:“我没想到他会破产。”


        

“我也没想到……”秘书感慨,“其实以前公司不是没有碰上过危机,也许这次的危机更大吧。”


        

这次不是危机更大,符媛儿在心中说道,这次是程子同两相权衡的结果。


        

秘书也没再多说,两人沉默的吃了一会儿。


        

忽然,符媛儿放下了筷子,捂着心口有点想吐。


        

秘书赶紧给她倒来一杯水,她喝水后好了点,但脸色还是发白的。


        

“太太,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吧。”秘书可不敢怠慢。


        

“我有点不舒服,但没那么着急,”符媛儿靠上沙发垫,“你先吃饭吧,我休息一下就好。”


        

“那怎么行,必须去医院看看,确定没事才好。”


        

秘书着急的说道:“我家有个邻居也是感觉肚子闷痛,但她没当回事,再去检查时孩子已经没心跳了!”


        

说完见符媛儿脸色更白,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慌到舌头打结。


        

符媛儿莞尔:“谢谢你的提醒,但我和医生预约的是五点,我休息一会儿再过去。”


        

秘书连连点头。


        

吃完饭她将餐盒收拾出来,想来想去,还是给程总发了一条消息,告诉他符媛儿下午五点要去医院产检。


        

发完消息她想起来了,之前于翎飞到这里,也留言给程总,说六点在老地方见。


        

这……她只能两件事都告诉程总,该怎么办让程总自己决定吧。


        

她是当不了时间管理大师的。


        

符媛儿准时五点来到医院,刚到走廊,便瞧见产科候诊室外的大厅里坐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紧盯着大屏幕上的排号情况,一动不动等着叫到符媛儿的名字。


        

符媛儿眼眶一热,差点流下眼泪。


        

她强忍住自己的情绪,带着一脸平静走了过去。


        

“程子同。”她轻唤一声。


        

程子同浑身微震,转过身来看她,眼神有点闪躲。


        

准确来说,是有点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符媛儿打破尴尬,问道:“早上你怎么先离开会所了,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程子同见她神色如常,有点捉摸不透,“你……后面程奕鸣还说了什么?”


        

“你还说呢,”她撒娇似的嘟嘴,“他正说到起劲处你忽然走了,他发现外面有动静,什么也没说了!”


        

程子同垂眸片刻,转开了话题:“你哪里不舒服,感觉怎么样?”


        

她捂着小腹坐下:“总感觉肚子闷闷的,说不上痛,但就是不舒服。”


        

“孩子在长大。”他说。


        

她点头,“还是听听医生怎么说吧。”


        

两人的目光同时转向大屏幕,她的名字已经轮到第二位了,但前头那一位的状态一直在诊断中。


        

符媛儿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六点只有十分钟。


        

他静静坐在她身边,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急躁。


        

但符媛儿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焦急。


        

女人的第六感准到不可思议,尤其是对身边最亲近的人。


        

这时,他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去旁边接电话了。


        

接了电话回来,却见符媛儿已经不在候诊区了。


        

不远处传来她的声音:“……这是你们没有安排妥当,跟我没有关系……”


        

她在护士站和两个护士理论,情绪有点激动。


        

“本来约好是五点,现在已经六点二十,我的时间是白来的吗?”她质问护士,“如果是这个情况,你们应该提前安排好,而不是浪费我的时间!”


        

“我们也很忙的,不可能顾及到每一个病人,”护士的态度很不客气,“我们这还有很多快要生产的,不比你更加着急?”


        

符媛儿正要开口,程子同高大的身影站到了她前面:“注意你的态度!”他声音冷沉。


        

护士的眼底闪过一丝畏惧,但仍是不甘心:“态度就这样,想要看诊重新挂号。我们都很忙的,不能围着你一个人转悠。”


        

说完护士推起装药的小车就要走。


        

“站住。”程子同低喝一声。


        

护士不自觉的停步。


        

程子同已走到她面前,电话贴在耳边,“工号382,科室产科……”


        

护士惶恐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别这样,”符媛儿过来拉他的胳膊,“小事而已,别让人家丢工作。”


        

护士面露惊恐,她不相信他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自己失去工作,但他沉冷的眸子和威严的气场,却又让她不敢不相信。


        

“程子同,我没事,你别这样。”符媛儿再拉,总算将他拿着电话的手拉了下来。


        

“你忙你的去吧。”符媛儿瞅了护士一眼。


        

护士感激的连连点头,“你去挂号,吴医生这时候应该有空。”


        

说完,她推着小车快步离去,唯恐程子同反悔。


        

等护士远去,符媛儿才往他手机上瞧:“刚才你给谁打电话?”


        

他勾唇坏笑:“你配合得不错。”


        

他给她看手机,他的电话根本没打出去,纯属演戏。


        

而符媛儿的劝阻,让这场戏更加完美了。


        

符媛儿好气又好笑,“原来你还有这种小聪明!”


        

程子同理所当然的耸肩:“全都是大智慧,很累的。”


        

闻言,她心底又不禁感伤。


        

是啊,他既有小聪明又有大智慧。


        

小聪明刚才用来吓唬护士,大智慧,则用来对付她了。


        

她的神色如常,心里的情绪一点都没表露出来。


        

“刚才是怎么回事?”程子同问。


        

“我预约的医生一个小时前去做紧急手术了,但她们没有提前通知我。”符媛儿无奈的抿唇,刚才都算是白等了。


        

程子同的眼底也闪过一丝无奈,“我重新给你挂号。”


        

说完他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身影,符媛儿感觉到他


        

浑身散发出来的,忍耐和急躁。


        

现在快七点了,于翎飞约他在老地方见面,还会不会等他?


        

他一定想着先陪她做完检查,再去老地方赴约吧。


        

如果不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怎么能让她产生更多的愧疚呢。


        

好可惜,今天的检查注定没那么快结束。


        

因为今天发生的状况都是她安排好的。


        

故意预约有手术的医生,拜托护士在叫号屏幕上做点手脚……等会儿给她检查的吴医生,还会提出一些问题,让她浑身上下查个遍。


        

反正不将时间拖到九十点,是不可能检查完毕的。


        

对,她就是选今天这么一个日子,看看他会在她和于翎飞之间怎么选……


        

她也觉得自己很心机,甚至有点绿茶那啥的意思,但她能怎么办。


        

她如果不这样做,如果不折腾起来,她会难受到无法呼吸的。


        

终于,当吴医生看完所有的检查结果,肯定的点点头:“胎儿没有问题,孕妇要多注意营养和运动,放松心情。”


        

这时候已经十点多了。


        

程子同松了一口气。


        

却听符媛儿问道:“吴医生,心情不好会影响孩子发育吗?”


        

吴医生反问:“心情郁结会引起多少疾病?为什么就不会影响孩子发育?”


        

闻言,程子同的眸光微沉。


        

离开医院后,他便开车载她回家。


        

整个过程中,他没接过电话,没看过一次手机,他对孩子的紧张是显而易见的。


        

但这份紧张,等到他的公司破产,也会随之结束。


        

“程子同,今天耽误你很多时间吧,”她摆出一脸抱歉,“我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问题。你把我放路边去忙工作吧,我自己能回去。”


        

程子同目光微顿,有那么一刹那,他对她的提议也是犹豫了的吧。


        

他一定是在想,这会儿赶去约定的地点,于翎飞是不是还等着他。


        

他大概是给了自己否定的回答,于是出声:“我送你回去。”


        

声音低沉不容抗拒。


        

符媛儿也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他的表情。


        

他并非没有表情,看上去虽然不动声色,但眼角忍着不耐,嘴角带着急躁。


        

平静的海面下,其实暗涛汹涌。


        

她坐在副驾驶位上,感受着他弥散在空气里的淡淡香味。


        

忽然,她将窗户打开,让风进来吹散了这个味道。


        

两人回到公寓,符媛儿洗漱一番后,依旧来到客房的床上睡觉。


        

没多久,他也进来了。


        

他还没有换衣服,脸色也是严肃的,随着他一只手轻轻一扔,一个东西落到了床上。


        

她定睛看去,不禁脸颊发红,他怎么把那一盒计生用品丢在这儿……


        

“这个不是我的。”他盯着它说道。


        

“不是你的是谁的?”她反问,“这房子里还有第二个男人?”


        

程子同从盒子里拿出一个,当着她的面打开。


        

符媛儿:……


        

“程子同,你不用展示得这么详细,我不是没见过……”


        

“我是想要你看清楚,我的尺寸没这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