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首辅娇娘 > 709 祖孙相见(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孩子们陆陆续续出来了。


        

张德全站在院门口的东侧,仔细地看着每一个出来的孩子。


        

奇怪了,出来这么多了孩子了怎么就是不见自家小郡主呀?她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不能啊,自己与神童班的吕夫子打过招呼,说是国君口谕,让他无比照看好小郡主。


        

一个小小的书院夫子,不至于不将国君的口谕放在眼里。


        

张德全左等右等,而课室里的小郡主正在慢吞吞地收着书。


        

她从没干过这种事,她去上课都是不带书的,太傅会发,走的时候也有宫女给她整理。


        

可是到了这里她什么都得自己来。


        

她手忙脚乱,完全不知该从哪一本书开始收拾。


        

万幸是自己的小同桌也还在收拾,不然课室里只剩她一个学生,她会很有压力。


        

吕夫子坐在讲台上,单手撑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差点儿就给睡着了。


        

小净空收拾东西太慢,磨叽到吕夫子怀疑人生,如今吕夫子也算是找到了应对之策,你收你的,我睡我的。


        

小净空磨磨蹭蹭地收拾完最后一本书,距离放学已过去一刻钟,他看了眼被小郡主弄得如同大型车祸现场的书桌,问道:“你怎么还不收拾?”


        

小郡主手足无措:“我不会。”


        

吕夫子一个小鸡啄米险些从讲台上啄下来,他成功晃醒,看到小净空已经收拾完了,只剩下小郡主了,他立马精神抖擞起来,打算起身过去帮小郡主收拾书袋。


        

结果就听见小净空说:“我教你。”


        

吕夫子的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他来不及阻止,小净空便已把好不容易收拾完毕的书哗啦啦地倒了出来。


        

吕夫子内心崩溃!


        

你放开!让我来——


        

小净空将自己的书摆成与小郡主桌上一模一样的车祸现场,连压在上的角度都分毫不差。


        

由于小郡主的桌子实在太乱了,单是还愿现场就花了小净空半刻钟。


        

小净空将书袋平放在了左手边,袋子的开口朝书这边,一板一眼地教道:“现在,像我这样打开书袋,我装一本,你装一本。”


        

“嗯。”小郡主学着小净空的样子把书袋打开。


        

她打得不够漂亮,四个角不齐整,小净空为她调整了一下。


        

吕夫子嘴角一抽,你自个儿的书包乱成啥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怎么还好意思去教人家小郡主的?


        

吕夫子笑了笑:“小雪啊,夫子帮你收拾吧?”


        

小净空淡淡说道:“夫子怎么不帮她吃饭呢?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是夫子您亲口教导我们的。”


        

吕夫子:“……”


        

这是何等逆徒!


        

“先装,再装……”


        

小净空的收纳能力为负,装得乱七八糟,但他的样子又很正经严肃、很经验老到。


        

小郡主看着二人那鼓鼓囊囊的、被横七竖八的书籍支棱出各种棱角的书袋,隐约觉得这和宫女收拾得不一样。


        

但小净空迷之自信的气场,又让小郡主觉得或许这才是正确的收书方式。


        

吕夫子又打完一个盹儿,抬袖擦了把嘴角的口水,迷迷糊糊道:“收完了吧,该走了吧?”


        

随后他听见小净空对小郡主说:“好了,刚刚是手把手教你,现在你自己收一遍。”


        

说罢,小郡主在小净空的帮助下哗啦啦地把书全部倒了出来……


        

吕夫子咚的一声倒在讲台上!


        

他生无可恋地望向顶上房梁,来个人杀了我吧!


        

……


        

沧澜女子书院也放学了,萧珩过来凌波书院接净空。


        

从凌波书院过来有数百步的距离,他以正常的速度走过来,小净空还没出来。


        

习惯了。


        

小净空并不是天天这么磨蹭,只有在抗议自己不能去找顾娇的时候才会报复性地磨蹭一下。


        

萧珩从不催他,事后也不会凶他。


        

小孩子就是这样,你越是在乎,他就越是知道这一套能影响到你。


        

萧珩在书院大门口耐心地等着。


        

张德全在东侧,他在西侧,二人之间只隔了一条大门的通道。


        

凌波书院的学生足有上千人,一到吃饭或放学的时辰,大门口便如同泄洪一般,人潮涌动。


        

然而就算是被如此多的人遮挡,也就算张德全要分心去留意小郡主,张德全依然在一个不经意的扫视下看见了对面的萧珩。


        

萧珩穿着沧澜书院的院服,戴着面纱,遮了大半面容。


        

张德全是太监,他看女人与看一朵御花园的花无甚区别,再美也就那样,他不稀罕多看第二眼。


        

可今日不知怎么回事,他看了那个学生好几眼!


        

是学生吧?


        

穿的是沧澜女子书院的院服。


        

个子高了些,不过当年的轩辕皇后也是个子十分高挑的美人。


        

怪了,该打嘴。


        

怎么拿一个沧澜书院的学生与已故的轩辕皇后相提并论?


        

不看了不看了,不能再看了。


        

一会儿把小郡主看丢了。


        

张德全强迫自己从萧珩的身上收回视线,踮起脚尖,继续从大门涌出来的人群里张望。


        

小郡主小小个,在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学生潮里太不起眼了,一不下心就被淹了。


        

“可是这个人真的……”


        

张德全的目光又不自觉地被萧珩吸引了过去。


        

怎么就老想着看她呢?


        

我一太监也不能是对一个姑娘家见色起意了啊。


        

张德全又看了几眼后将自己的好奇归咎于萧珩的那双瑞凤眼。


        

眼眸细长,眼尾微微上翘,眼有眼光,流而不动。


        

太女与轩辕皇后都长着这样一双瑞凤眼,比无辜的杏眼多了几分沉静迷人的气质。


        

任谁看到这样一双眼睛都会挪不开视线。


        

张德全看得太出神,浑然没留意到小郡主已经从书院里出来了。


        

她和小净空一起出来的,小净空又不认识她的家人,他一眼看到了坏姐夫,带着小郡主一起走过去。


        

于是萧珩就看到一个小豆丁领着另一个小小豆丁从人群里挤出来。


        

小净空背上背着一个书袋,怀里还抱着一个书袋。


        

小孩子看小孩子,看不出男女,萧珩这样的大人还是能分辨的。


        

萧珩挑眉看着小净空,什么情况?


        

小净空正色道:“我同桌。”他又转过头,对小郡主介绍,“我姐……姐。”


        

小郡主礼貌地说道:“姐姐你好,我叫小雪。”


        

萧珩嘴角一抽,臭小子,让你去上学,没让你拐回一个小姑娘。


        

小净空对小郡主解释道:“我姐姐不能说话。”


        

“哦。”小郡主长辈心理爆棚,立马用一种关爱残障晚辈的眼神关爱起了萧珩。


        

萧珩:“……”


        

另一边,太子府中,一名侍卫神色匆匆地前来到书房门口:“启禀殿下,韩世子那边有消息了!”


        

太子放下手中的公文:“快进来!”


        

“是!”


        

侍卫入内,对太子拱手行了一礼,正色道:“韩世子的心腹刚刚来过,留了两则消息,一则坏消息,一则好消息。”


        

太子蹙眉道:“什么时候了还好啊坏的?是萧六郎的消息吗”


        

侍卫道:“是!”


        

太子问道:“好消息是什么?”


        

侍卫如实禀报:“是韩世子根据南宫将军留下的线索,推敲一番后查到了萧六郎的下落,原来萧六郎一直就在盛都的内城,而南宫将军之所以没能查到他头上,是因为他换了身份,乔装进入了沧澜女子书院!姓顾,正是来的第三日便跻身美人榜前十的昭国千金!”


        

太子不关心美人榜,但能差出萧珩的身份就是天大的喜讯,接下来只要直接去沧澜书院抓人就是了!


        

太子难掩激动:“还不赶紧让韩世子把他给我抓起来!”


        

侍卫满脸愁容:“韩世子不能动手抓他。”


        

“为什么?”太子问。


        

侍卫硬着头皮道:“这就是韩世子让人带回来的坏消息……国君在书院!”


        

太子倒抽一口凉气!


        

张德全去了许久了,国君的折子也批完了,车内没人打扇着实闷热。


        

国君让车夫将马车听到了凌波书院的大门口。


        

张德全已经见到小郡主了,正在等小郡主与新结识的小伙伴道别。


        

他也没料到神童班有小郡主的同龄人,还正巧是这位女学生的弟弟。


        

小郡主一眼看到国君的马车,她呼哧呼哧地跑过去,站在比自己还高的车轮子旁边,仰起头望向车窗道:“伯伯!我交新朋友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是吗?”国君挑开帘子。


        

“就在那里!”


        

小郡主遥手一指。


        

国君朝萧珩与小净空的方向望了过去。


        

而萧珩似有所感,也抬眸,朝国君的马车看了过来。